不说假话,真话不全说

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先生说自己在赴任前曾去请他的老师季羡林先生赐教,季老赠给他一句话:“不说假话,真话不全说。”

季老是我很敬仰的一位国学大师,季老的文章我读了很多,但是季老私下教诲自己学生的这句话,短短九个字给我留下的印象却比他的那些长篇大论的文章深刻多了。

我以前是个畅所欲言的人,而且一直希望尽力做到客观,我认为坦诚是客观的基础。所以我曾经一度对季老的这九字真言不认可,觉得说话吞吞吐吐的不如不说。不过遗憾的是,跟这个社会打几个回合的交道后,我便不自觉的照着季老的九字真言来行动了。

不说假话是做人的底线——但并非每个人都守得住这条底线。有些人太坏了,从根子里就不想守住这条底线,只要有好处,什么假话都说得出口;有些人是被迫放弃这条底线。

真话不全说是我们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最无可奈何的事情,谁不想畅所欲言?但是祸从口出的古训并不是白说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这条古训而命丧黄泉。

我们历来不缺举报自己老师的学生,也不缺陷害亲朋好友的败类,陌生人为自己的个人利益而去构陷另一个人更是毫无心理障碍。

有的人昧着良心专干构陷他人的勾当,我的读者中就有不少这样的人,所以一个人说话时是需要与这些人斗智斗勇的。

活在这个世界上,要学会不给人留把柄,同时也要学会从别人的只言片语和蛛丝马迹中去甄别他们的为人,并判断自己是否应该防范和屏蔽他们。活着活着,就不由自主的活成了林语堂先生所说的老滑的中国人了。

林语堂用老滑而不用老奸巨猾来形容中国人的这一面,大概是因为林语堂想把个体因为无奈而作出的这种选择中性化掉吧。毕竟对于渺小的个体而言,我们在担惊受怕中活着时采取的自保行为实属不得已。

只是时间一长,我听人说话,总是不免多了个心眼,怀疑别人话里有话。而自己说话,也总皮里阳秋,也是话里有话。这样的交谈实在让人难受,所以就越来越沉默了,凡有陌生人在场,我都习惯一言不发。

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够直爽,且美其名曰:有涵养,有城府。其实是满嘴巴的虚应故事,世故圆滑点的人能听话听音,知道别人的话信不得。耿直或不敏锐的人往往就容易上当,成了谎言的受害者。谎言听多了,有些人就傻掉了。

文章写着写着也写成了谜语。写的文章总让人猜谜语,作者会像得了痔疮又便秘似的痛苦——拉出来很痛苦,不拉出来也很痛苦。

忝为学医人,得了痔疮又便秘这种毛病我治得了,说话吞吞吐吐的毛病我治不了。这篇文章就写得吞吞吐吐,话里有话的,好多意思要靠读者自己猜。

我只有有限的几个朋友,偶尔朋友在一起闲聊时,我可以海阔天空的畅所欲言,无所不谈。他们不但理解我,还从不出卖我。这也是人生最快乐的事情,知音难觅,有几个知音总不至于无处倾诉。

古人认为知音是懂我们的人,在现实中,真正的知音除了懂我们,还要具备另一个要件:不出卖我们。这样一来,知音就更难觅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