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没有确诊不肯为我们治病的医生是认真负责的好医生

我患腰腿痛三四年了,这三四年的时间里,我自己给自己治疗过,也四处求医问诊过。因为我自己毕竟不是骨伤科医生,对这种腰腿疼痛不精通,医不自治,所以我或慕名,或从网络上搜素,四处求医。

我的患者对我很关心,有好几个患者给我介绍了他们本地有名的体制外的骨伤科的医生。或用手法,或用针灸,或用膏药,各种治疗,不能说毫无疗效,但是都不能根治。我的腰腿这几年连续不痛的日子从没超过十天。

前不久我去了北京的某家以骨科闻名的中西医结合三甲医院,挂了个普通号(因为专家号实在太难挂),一个小大夫接诊了我。他看了我之前做的检查,又听了我的症状描述后,坚决的认为我的问题在腰椎。

虽然之前我在他们医院做过一次腰骶部的核磁共振,结果显示腰椎没有问题。也在另一家医院做过同样的检查,结果也显示没有问题。但是他仍然坚持要我做腰骶部的核磁共振检查。

说实话他的这种态度当时令我很难接受,毕竟我之前做过两次核磁共振,其中一次就在他们医院做的,结果都没有问题。但是诊疗要继续下去的话,就不能不听他的去做核磁共振。他们医院核磁共振排队的人很多,无奈之下,我跑到他们的附属医院去做了个核磁共振。

结果显示我的椎管内脂肪厚度达到了8mm,超过了最高限7mm,过厚的脂肪压迫了神经,导致腰腿痛。有了这一诊断后,我自己查询资料,不再去医院,也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的病情了。

最近的这一个月,我通过节食和运动,把体重减了7斤。重点锻炼腰背肌,腰腿痛消失了,至今有约三周不再疼痛了,遇冷也不会再有不良反应。

这是我最近的三四年来,把我自己的腰腿痛问题解决得最好的一次。我很感谢这个小大夫——他不那么世故,处理患者的病情时很坚持原则。也正因为他的坚持,我在做第三次腰骶部的核磁共振时,才发现了自己椎管内脂肪过厚的问题。

同时我也算是亲身体验了一下中国医疗机构的临床误诊率,一路以来,几家医院都没能给出正确的诊断。我的患者帮我找的几个民间高手言之凿凿的认为我的问题可以轻松解决,结果也都没有应验。

我十分感谢一路以来给我治疗腰腿痛的所有大夫。因为我自己在医疗实践中,也经常和他们一样,为患者的病情困惑住,费尽心思也解决不了患者的问题。所以我知道医疗是多么的难。

但是我特别佩服的还是我最近找的这个年轻的小大夫——他没有得到正确的诊断,坚决不肯为我治病,一定要我先去做重复性检查。

说实话,在现在这个医疗纠纷高发的年代,医生要求患者去做价格不低的重复性检查是有一定的风险的,如果我的患者对我表示他们不愿意做这样的重复性检查,我可能就不敢像他那样坚持,怕被患者报复。

这也说明,看起来高端先进的现代医学的检查设备检查出来的结果正确与否,也是取决于具体执行的检查人员的,漏诊和误诊实在是太普遍了。碰上一个技术不过硬的或者不那么认真负责的操作人员,检查就白做了。

我从自身的经历中看到了明确的诊断对疾病的治疗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也看到了临床医学之难。而一个医务工作者要想看好病,需要具有这样的一种没有明确诊断就不随便给人确定治疗方案的严谨的工作作风。

在我写作这篇文章前几分钟,我看到了一篇报道,说上海复旦的某位年仅39岁的肿瘤科骨干医生刚刚因为劳累过度英年早逝,他的不幸令我很痛惜。因为中国的医疗资源匮乏,现在的临床医生们都很辛苦,没有几个不是超负荷的工作的,我真不希望其他同仁遭遇这样的不幸。

这件事情从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了我国医疗事业存在的一些不足,由于人才匮乏,资源不足,我国整体的医疗水平在客观上是受到了影响的。我们的医疗事业在每一个环节上都很粗放,检验人员和临床医生的素质都有待提高,所以整体的水平并不如意。病人治病的效果,受碰到的临床医生和检验科工作人员的水平的影响。

医生累死了,病人的病也治疗得不如意,医务人员和患者都不堪重负。看来我国医疗事业要想达到令患者和医务人员都满意和幸福的程度,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我今后要向我遇到的这位年轻的大夫学习,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仁在看病时能够对患者更耐心更认真些,同时也希望广大患者们能够理解我国多数医务人员的不易,理解医疗本身的难度。医患双方多些换位思考,这样既能提高医疗质量,同时也能改善医患关系。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