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单纯的中医研究走向综合医学研究

很多找我求助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眼睛很难从电子屏幕挪开,有些孩子甚至无法离开智能手机或者平板电脑超过五分钟,超过五分钟他们就又哭又闹。
电子设备是诱发神经母细胞瘤的两大罪魁祸首之一,另一大罪魁祸首是酒精,嗜好饮酒的父母所生的孩子更容易患神经母细胞瘤。关于电子设备对人的肾上腺和神经系统的不良作用我会另外撰文介绍。可以肯定的是,频繁使用电子设备对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并无好处,但是很多患儿的父母却无法帮助其孩子摆脱对电子设备的依赖,他们常常把电子设备当作电子保姆使用,拿这些会加重他们孩子病情的东西来安抚他们生病的孩子。
也有很多成年的癌症患者嗜好烟酒或高脂肪、高热量、高糖、高蛋白食物,无论我们如何告诉他们要戒烟戒酒,减少摄入高脂肪、高热量、高糖、高蛋白食物,他们都很难改变自己的这些习惯。
这些其实都是成瘾行为在作怪,成瘾行为是和癌症患者的癌症有很大关系的另一种令人棘手的问题,它属于精神疾患。单纯的依靠药物来解决癌症患者的成瘾问题很不现实,中医也没有很好的解决成瘾问题的方案。医学分科太细,肿瘤科的医生对成瘾行为缺乏研究是客观事实。
作为一个父亲和儿子,我在现阶段的生活中承担着照顾我的儿子和父亲的责任,在这一老一小的身上,我看到了医学教科书上所忽略的东西。
我的父亲和儿子,也不同程度的存在成瘾行为。我的儿子与目前全世界绝大多数的青少年一样,对电子设备和网络着迷,而我的父亲则在饮食和生活习惯上存在着一些很难被改正过来的不良习惯——不良习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一种成瘾行为。
我在教育儿子和照顾父亲的过程中,颇为他们的成瘾行为感到头痛。尽管深知这些成瘾行为具有一定的危害性,但是戒断他们的一些成瘾行为却需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那么我自己身上是不是也存在一些成瘾行为呢?客观的说是存在的。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不良习惯,然后努力改正。但是正如弘一法师出家后说过的一段话那样:虽然意识到自己一身的毛病,但是改过来的却很少。
中国有句古话叫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所谓的秉性,确切地说是一系列的成瘾性习惯,其中有一些习惯并不是好习惯,而且有部分坏习惯还在一个家族里的所有成员的身上都有。因为环境的力量实在太强大,所以这样的习惯就非常的难改过来。
而人的习惯与人的健康的关系不亚于基因与人的健康的关系,很多健康问题都是不良习惯造成的。医生如果致力于从根本上改变患者的健康状况,就必须帮助患者战胜自己的一些已经成瘾的不良习惯,而这是大多数临床医生办不到的事情。
综合医学是一种致力于实现这种很难实现的医疗目的的医学,综合医学要求整个医疗过程能够全面的考虑患者的各种问题,而非仅仅的开出一张处方。在治疗棘手疾病时,仅靠药物是远远不够的。
患者通常意识不到自己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需要医生的帮助才能认识并解决他们的一系列问题。每个时代都会有新的问题出现,像中医这样的传统医学不足以提供全方位的解决方案,一个医生需要有足够宽的知识面才能进行综合医学的研究。
我在这些年的实践和学习中越来越意识到,即便只治疗某种特定的疾病,医生的认识水平只停留在中医或者西医的专科领域内,也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治疗的病人是多元化的人,他们的认知能力、知识结构、信仰、习惯等都是我们在治病时应该考虑的因素。
这也是我现在和未来努力的方向,对医者来说,学习是永无止境的。​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