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听雨,忆念师恩

教师节的这一天,秋雨连绵。忙完工作,我坐在自己的书斋里,听窗外似有似无的雨声,追忆似水流年里的那些与师恩有关的片段,内心充满了感激和愉悦。

我生来调皮,农村的男孩子胆子又大,刚上小学时,我有时会去山上抓一条大蛇带进教室里,吓唬女生;有时会去村外的树林里掏鸟窝,抓只雏鸟到学校里,和一群同样顽皮的男孩们把它当宠物玩,挖蚯蚓喂养它。

我还曾经发明了地坑取暖法,我们湖北冬天是没暖气的,乡下就更加的没有什么保暖的办法了。学校穷,买不起玻璃,教室窗户是用装化肥的塑料袋或者编织袋封的。冬天的时候,风吹进来很冷。

我们的教室里也不是水泥地而是普通的土质地面,我就在自己的书桌下挖个小小的坑,上面再铺上一个小木板做成的盖子。上课前往坑里放点木炭和谷壳之类的可以烧着而又没什么烟的东西,点着后盖上盖子,把脚放上去取暖。没多久全校几个年级都效仿起来了,结果就是满校教室里都被挖得坑坑洼洼。

我那会儿还痴迷挖井,我们学校后面有一个小山坡,我无意间用一根棍子在那里挖出了一口可以渗出地下水的小水井,然后自己就对这件事情乐此不疲,每天下课或者放学就喜欢跑到那里去挖井。

这件事情比枯燥的学习有趣多了,所以不久便有很多同学跟着我学,学校后的小山坡上也被我们挖得坑坑洼洼。后来居然还把不知道什么年代封死了的一口废弃的沼气池也挖开了。

我小时候就是那么的顽皮和淘气,学习一塌糊涂。我父母根本不看好我的前途,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哥哥身上。我哥哥总是考第一名,而我的成绩总是在班里垫底。我父亲当时觉得我今后可能会靠摸鱼钓黄鳝为生——我们那里有人专门干这种营生。

村小的老师们,基本上都是我们同一个村里的长辈,其中有一个教我语文的还是我二姨父。我们村里的家长们对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是:“孩子顽皮,在学校不听话的话,你们这些老师就打,我们不会怪你们的。”

惩罚教育在我那个年代的乡下的村小里,实在是再普遍不过了。我的小学班主任曾经打过我板子,揪过我眉毛,在教室的课桌上放张凳子,再让我跪在凳子上,跪到我服气为止,但是我异常倔强,怎么跪都不怕。下课的时候,全校的学生都会来围观我挨罚。

按照现在的教育理念,这么粗暴的教育方式,应该会把孩子们教出心理疾病来。不过我记得受这种惩罚的,也不止我一个,我和我的那些发小们,倒是个个都心理健康得很,对老师也从未记恨过。或许,我们适应了乡下学校的这种环境。

我的启蒙老师们也很不看好我的前程,他们觉得我兄弟俩今后肯定会一个是饱学之士,一个是吊儿郎当的混子。

但是我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具体已经记不清楚哪一年了),有一次我写的作文被我们乡教育站的一个老师看到了,他以一种特别欣赏的态度来看我的作文,他说这个学生是个不可多得的可造之材。

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突然发现原来我也不是一无是处。从那以后我的成绩突飞猛进,只几个月的时间便从班里垫底跃为第一名,而我也从一个顽劣异常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很有上进心的人。

一个好的老师就像一盏灯,他能点亮我们的人生。

我那些启蒙老师都是很厚道的乡下老师,对我其实都不坏。我虽然调皮捣蛋,但是大概为人还不算太坏,所以老师们只是对我的调皮捣蛋感到头痛,没有怀疑过我的品行。我小学六年,是在这群启蒙老师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

小学毕业后,我一贯重视教育的父亲不肯把我留在村里的初中读书,他把我送到了一所离家二十里地的学风不错的初中去上学。

我很恋家,上初中的第一天,晚上上完晚自习后,就翻山越岭,穿过了很多坟地回家了。我半夜十二点回家叫门,我父母吓了一跳,深感后怕。母亲眼泪都出来了,她很是心疼自己的儿子,想把我转回村里的初中上学。

但是在教育子女的问题上,父亲向来独断得很,母亲没有发言权。我最终还是不得不屈服于父亲的威严,第二天一大早又回学校去了。

在初中度过的三年的时间里,我遇到的老师中,有喜欢我的,也有不喜欢我的,但是我们那里所有的老师,都是尽职尽责的在教育我们。

我在初中三年,堪谓叱咤风云。自己立下了宏大的志向,想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物。当了学校学生会主席和班里的班长,学习成绩也马马虎虎,被选为奥赛选手,每周末都没有多少假期,要参加学校安排的奥赛集训。这种集训基本贯穿了我整个中学时代,以至于我完全适应了没有假期的生活,直到现在仍然如此。

过了最初的一个多月,我便适应了学校里的生活。我的老师们每一个都非常好,确实都是在把学生们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记得有一次我在学校发烧,在宿舍里卧床休息了几天,教我语文的涂老师每天都会去宿舍里探望我三到五次,监督我吃药,去水房里给我打开水。

我喜欢和尊重我的每一个老师,即便有个别老师不喜欢我,甚至谈得上是看到我就头痛,因为我有时实在是太顽皮了。

那时候我们都嘴馋得很,学校里的同学普遍的都是像我一样的农家子弟,大家吃的穿的差不多。为了省钱,我们都从自己家里带腌制的各种菜在学校里下饭。虽然食堂里的菜只需要1-2毛钱一份,但是我们还是吃不起。

我们一周大多数的时间是在吃各种腌菜,嘴馋的时候我们几个玩得好的发小就一起偷菜吃。这件事被我班主任知道后,他很生气。不但免了我的班长职务,还在班会上捐了一毛钱给我并且号召大家都给我捐款买菜吃。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但是多年以后我理解了他对我的爱护之情。他以这种方式根治了我的毛病,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干过类似的事情。

一个人成长既需要有人关心和照顾,也要有人敢于承担责任,矫正我们的不良习惯和行为。那些担当着传道授业的责任的老师们无论是以何种方式促进我们成长,都是值得我们终生感激的。

到了高中后,我的两个班主任和各科的任课老师对我的教益都很大,我也很争气,一度考试成绩在全省都是名列前茅。我认为高中时代是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时代,我甚至直到现在都是在保持着高中时代的作息习惯。

我在高中遇到了对我一生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个老师,他教我语文,他的教育风格是“润物细无声”。他几乎从不主动和我讲大道理,只是默默的观察我,不断的根据我的成长需要给我提供各种书籍。偶尔他觉得要点拨我一下时,他总是把话精炼到只有一两句的程度,让我自己去思考。我的视野被我的老师大大的拓宽了,他让我真正的感受到了求知的乐趣并直到现在仍然保持着求知的热情。他使我明白,学问是这世上最迷人的东西。

也是在高中时期,我的几个老师都在默默的言传身教的教我做人。

那时我仍然需要参加奥赛集训,别的同学有寒暑假,我的寒暑假基本上都是用来参加奥赛集训。假期学校食堂都不开放,我就在我的化学老师家吃了整整一个暑假,师娘总是想尽办法给我做好吃的。我把餐费交给老师,老师收了,等到假期结束了,又全部还给我。

老师对我说,开始时不收怕我吃饭不安心,所以收了。但是假期结束了,他就要我把钱收回,他认为这是师生间应有的情谊。老师的话让我很感动,他们以情义育我成人,我又何敢辜负老师们的栽培呢?

有一次我们学校两个年级打群架,我的物理老师认为我在我们学校的学生中影响力最大,有能力制止这场恶斗。他要求我挺身而出,代表我们年级向另一个年级道歉并阻止我们年级的学生再打架,结束这场恶性的集体斗殴事件。

我当时很不愿意,但是我的老师请我到他家去吃饭,在饭桌上告诉我一个人要有担当,哪怕是要放下自尊,忍受一定的误解和羞辱,也要承担自己的责任。我最后为老师的话打动了,照他说的去做。当了我的同学眼中的“懦夫”和“叛徒”,制止住了这场斗殴。

事隔多年,我很感激我的物理老师让我学会了做一个有担当,有胸怀的人。

我的大学时期是我学生时代中最苦闷的时期,贫穷、青少年时期的心理问题和对自己高考成绩的失望让我过得很颓废。这是我人生的一个低谷。

我的大学老师们被我搞得很不开心。我一直想逃离学校,总是找各种借口,很不诚实,令人讨厌。我很厌倦学校,情绪低落。

后来我申请退学了,但我好心的辅导员还是争取把我的学籍保留了下来,把我的退学改为休学,只是我最终还是坚决的退学了。退学后我就像从樊笼里逃脱出来了,我终于可以按照我自己的意愿去选择我的人生方向,我去学医了。

我在大学里呆的时间不长,大学老师和我接触得远没有中学老师那么深。我的大学老师可能一度认为我是个品行不端的学生,因为我总是有很多古怪的行为,甚至随身携带一把匕首,总想自杀。但即便如此,他们仍然在想尽办法帮我。现在回想起来,这就是我滞后了几年才爆发的青春期反应。

我回想我自己的成长过程,发自内心的感激我的每一位老师。

正是因为他们或以温情,或以当头的棒喝,或晓之以大义的教育我治学和做人的道理,不因我的顽劣而放弃我,我才能够从如此顽劣的状态,转变成今天的我。

也正因为有这样的一群教育工作者,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才能走出山沟沟。中国这些年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说实话,贡献最大的是这群默默耕耘的教育工作者,是他们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的人才。

我的儿子现在在另一群老师的教育下成长着,我也由衷的感谢他的老师们对他的帮助。孩子最近这一学年在突飞猛进的进步,自己的志向也挺高远,我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也由衷的感激他的老师们对他的栽培。

我自己如今也在育人,也在学习我的老师们当一个合格的“师者”,不敢误人子弟。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再过五到十年,我能在一个更大的讲台上,育更多的人,把我所学到的技能,无私的传授给我的学生们,与他们一起成长。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