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乐观的人和消极悲观的人

看了塞利格曼的《幸福五部曲》后,我有点诧异,原来世界上有塞利格曼这样的人——快乐和幸福对他们来说,是一种需要训练才能获得的人生感受。

这是因为我是一个天性积极乐观的人,尽管我觉得人生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我是极容易在生活的琐事中感到快乐和幸福的人,我很容易满足和喜悦。而塞利格曼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不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

而造成人与人之间的这种巨大的差异的根本原因却是我们改变不了的,从父母那里继承来的基因。也就是说我们这些有快乐的天赋的人,是受到上天赐福的人——冥冥中,造物主让我们从自己的父母那里继承了良好的基因。

乐观的人不太可能理解悲观的人,除非他接受了专业的心理学训练,否则他可能本能的认为那些悲观的人是一群自作自受的想法有问题的人。一般人不太可能体谅和接受自己身边的那些容易悲观、抑郁、焦虑和愤怒的人,只有专业的心理学家才会知道这些人的问题远非调整一下想法就能解决得了的。

在乐观的人看来极易解决的烦恼,在悲观的人那里却是不可迈越的高山。从积极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中国禅宗六祖慧能是一个典型的乐观主义者,所以他的禅修可以通过顿悟来完成,而他的师兄神秀禅师则是一个典型的悲观主义者,所以他必须要靠渐修才能悟道。

而佛祖释迦牟尼本人,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他虽然生在皇家却毫无幸福感,为了解决自己的烦恼选择了去出家。

在我这种人看来,佛经中虽然有不少哲理,但是佛法实在太烦琐了,也只有悲观主义者才发明得出这么复杂的一套玩意儿来战胜烦恼。乐观主义者要快乐会容易很多,一朵花儿盛开,一只鸟儿婉转的歌唱,都能令一个乐观的人立即忘记烦恼。

塞利格曼说得很对,只有像他那样的本性偏悲观的人,才能设计出如此清晰和完整的感知幸福的程序来,对那些乐观积极的人来说,幸福和快乐是不用思考的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乐观主义者几乎从来都不必去训练自己“快乐”、“开心”,对乐观的人来说,快乐和开心无需任何多余的步骤——当我快乐时即快乐,不用观照起心动念。

对于悲观消极的人来说,乐观积极的人也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悲观消极的人从人类祖先那里继承了很多自我保护的基因:愤怒、恐惧、焦虑、多疑、警惕……,这些本是人类赖以自保的一些本能反应。

但不幸的是,很多人身上有太深的这种原始烙印,以至于他们总是活在紧张和不安之中,更可悲的是他们的紧张和不安,身边的人还理解不了。所以他们就像被自我禁锢的囚徒一样,很难从这种紧张和不安中解脱出来。

旁人总觉得就是“作”,觉得只要他们“想开点”,就完全没问题。实际上并不是这样,道理他们很懂,但他们仍然很不开心,因为他们处在一种“习得性无助”的状态。他们的基因不够强大,无法抵御忧愁和愤怒,难以做到宽容和豁达。

塞利格曼促进了我对我父亲和哥哥的理解,因为他们正是悲观主义者。而我则从我母亲那里继承了她的乐观积极的性格基因,我母亲属于极易快乐的人。倘若不是因为贫穷,自小就饿成了胃溃疡,她是不会那么早就因为冐癌而离世的。因为根据美国梅奥诊所的长期调查显示,乐观积极的人比悲观消极的人普遍要高寿很多。

我以前很难理解我父亲兄弟四个为什么都那么容易愤怒和记仇,对我来说,仇恨一个人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我的父亲却在努力训练我去仇恨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只是令他遗憾的是,他一辈子都没有成功,我可以很快就忘记仇恨。

我庆幸我的母亲是个乐观主义者并把她优良的基因传给了我,人类倘若不是两性繁殖的动物,则其后代真是很难改良家族基因。

我一直在努力改变我父亲,希望他少生点气,幸福快乐一些,因为愤怒的人得心脏病的概率比平和的人高五倍。现在看来我以前、对他做的很多思想工作也是徒劳,因为方法不对,我站在我的立场上告诉他想开一点,然而他可能根本就感受不到我的所思所想。

悲观消极的人要想变得积极乐观,需要在专业的心理医生或书籍的帮助下长期的进行自我训练,掌握“习得性乐观”的技能去改变自己的“习得性无助”,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是需要“常常勤拂拭,莫使染尘埃”,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的状态。

所以五祖弘忍禅师一辈子也无法理解和认可和他不是一类人的自己的弟子神秀,神秀也得不到弘忍禅师的衣钵。但是却有很多的人理解并追随神秀,因为神秀的修习方法对他们来说很有帮助,他们的烦恼只能靠“常常勤拂拭”来解决。对于相当一部分的禅修者来说,唯有像神秀一样的常常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才能不生或少生烦恼。

消极悲观的人是不幸的,他们也非常希望自己能平和、幸福和快乐,但就像被一种强大的魔力控制住了一样,他们很难摆脱自己的不良情绪。

而且,消极悲观的人往往事业也不容易成功,因为他们身上㪚发出的抑郁和焦虑的气质,让他们不太容易得到身边的朋友或同事的帮助,他们很容易在无意间把自己的发展机遇葬送掉。对一些重大疾病的患者来说,消极情绪更可能葬送自己得救的机会,医生很容易放弃对悲观主义者的冒险和努力。

所以多数消极悲观的人是宿命论者,而那些积极乐观的人却一直朝气蓬勃,相信自己的命运是自己可以掌握和改变的。因此,对悲观主义者来说,放弃成了家常便饭,只有乐观的人才会坚持到底。而做任何一件事情,要想做好,都需要坚持而非放弃。

悲观主义者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像乐观主义者那样成功,他们最终只能在宿命论中寻找安慰。而人的一生也确实有宿命论的色彩——首先,一个人是积极还是消极的就不由自主,这是由造物主掷骰子决定的,这还不够宿命吗?

当然,这种宿命是完全可以改变的,正如克利格曼自己所做的那样,他可以通过培养自己的积极心理来摆脱困境。

乐观的、容易幸福的人,从一出生便自带好运,所以无论如何我们人类都要谦虚一点对待自己的邻人,当人们说某人运气好时,这话无论是否酸溜溜,都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乐观的人和悲观的人都要努力学习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才能更好的理解自己身边的那些和我们并不完全一样的人,并最终实现彼此间的关爱。不要轻率的把一切归咎于对方“想法有问题”,而应尽量理解人与人之间思维方式的差异以及其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