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抗癌治疗的日本医生近藤诚对不对?癌症要不要积极治疗?

去年9月份,我去浙江绍兴我的一个患者兼好友的老家祭奠他。我在他家住了一个晚上,他留下来的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故友已逝,但是他书架上的书尚存。

夜里我住在他生前睡过的床上,老实说心中多少有点发怵。所以睡得不是很踏实,就起来在他的书架上翻阅他留下来的各种关于癌症的书。看到了一度在日本医疗界掀起轩然大波的近藤诚医生的著作,还有有关葛森疗法的书。

我的这位患者兼好友是一个非常友善的人,他因为找我治病才认识我并与我结交。他慷慨大方,做事果断,也很有眼光。他生前赚了不少钱,有要在中国建立公益性抗癌组织的雄心壮志。

他是一个恶性黑色素瘤患者,也是近藤诚的忠实粉丝。在很长一段时间,他排斥癌症的正规疗法。但是在他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他却不得不在美国艾德森癌症研究中心接受那里的正规疗法——因为他的家人不再同意他固执己见。并最终因为在那里采用了溶瘤病毒疗法,病情迅速发展去世。

他的治疗不能说没有效果,但是不得不说,他是近藤诚的受害者。他最初找我治疗时,我联合使用复方斑蝥胶囊、平消片和西黄丸等几种成药,以及汤药,很快就把他腹股沟一个很大的转移病灶缩小了很多。他的生活因此不再受影响,此后他去了北美——他在美国休斯敦有自己的房子和土地。

因为他长期从事金融和投资工作,所以病情缓解后,他闲不住,到了北美后又去了欧洲和南美,到处寻找投资机会。而且还在想着为我租赁一大片土地,供我种植中药材,邀请我和他一起为他的庞大的抗癌公益计划奋斗。

他很年轻,得病时才40岁,他非常希望能根治掉自己的癌症。经济上又很宽裕,所以他能接受当今世上任何昂贵的治疗。但是看得出,他对近藤诚的癌症不用治疗的理论和葛森疗法的理论很着迷。所以无论是中医的抗癌药还是西医的抗癌药,他都在病情缓解后停止使用了。

当他去世时,他的家人把他剩下的各种中西药都给了我,我才发现他虽然找医生开了处方,也买了药,但是却根本不怎么服药。

令人遗憾的是,他的病在他这种按照近藤诚的对癌症不作为的思想的指导下,迅速的发展。直到后来,发展到终于出现了广泛性的转移,而且他的行动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的时候,他才愿意接受积极的治疗。

只是为时已晚,那时候无论是PD1还是中药,抑或是后来他在家人的坚持下不得不接受的化疗,都对他作用不大。

他在美国冒险的使用了溶瘤病毒疗法治疗后,不到半个月,病情以爆炸式的速度进展。而且各种副作用非常大,他的身体被摧毁得很厉害。等到我再在视频中看到他的时候,一个一年前生龙活虎的壮年人,俨然已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小老头。

他邀请我去美国为他治疗,只是遗憾的是,我去美国大使馆办了几次签证都没有通过,而他那时候已经不能坐飞机回国了。等他再回国时,已经是通过航空托运回来的永远沉睡了的他的遗体。

我去他老家的殡仪馆为他扶棺送行,看到这个熟悉而又亲切的面孔就这样永远的沉睡了,心中既悲伤又沉痛。八个多月后,我再次来到他的老家,去他坟前一祭,以寄哀思。

他是我治病这么多年结交的感情最深厚的一个患者朋友。那天到他坟前时,已经是入夜时分,青山苍翠,虫鸣唧唧,这个有着远大抱负的哥哥的坟头,已经是杂草丛生了。

我不知道近藤诚先生如果接触到这类受他的影响而早逝的患者时会作何感想,这个患者开始的治疗效果很理想,无论是对中药还是PD-1都很敏感。只是惑于近藤成之说,自己选择了放弃。

他遇到我之后,他全程的治疗我都参与过。甚至在他临终前,他对家人的交代是,无论艾德森癌症研究中心的医生要求他做什么治疗,都必须征求我的同意才可以进行,否则就不做。

当他知道自己大势已去时,他甚至要将他的遗产分配给我一些,支持我进行医学研究。只是被我婉拒了,因为我不想最后因为卷入他的遗产纠纷而与他的家人闹不愉快,我也有能力为自己的医学研究筹措必要的经费。

所以这样的患者,对我的信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那个时候,我所能做的也很有限。当他的病情猖獗发展时,我能为他做的只能是缓解他的各种痛苦:疾病带来的痛苦和西医的治疗带来的各种副作用等。

他去世后,我去他家祭奠他,从他家出来时,他的家人看到我在翻他的书。于是对我说,这些书中只要对我有用的,我都可以挑出来带走。我带走的一堆书中,就有近藤诚医生反对癌症治疗的各种著作,和葛森疗法等自然疗法类的书籍,以及一些医学名著。

近藤诚医生的著作在日本获得了菊池宽奖,可见其影响力有多大。我直到最近,才将我的好友留下来的近藤诚医生的这些著作看了一遍。

不得不说,近藤诚医生写的文章和书非常的雄辩,他以翔实的数据来论证化疗等抗癌疗法对肺癌、胃癌等有实体瘤的成年癌症患者一点用处都没有,论证癌症患者不治疗比治疗的生存期和生存质量都更理想。

近藤诚医生所说的很多现象客观存在,有许多医生反驳近藤诚医生的理论,但是患者们也不是傻子,尤其是在现代这种交流便捷的时代,患者们从病友群体中可以获得大量的真实的数据,这些可以印证近藤诚所言。

而且药厂与医生和科研机构勾结,虚构数据,夸大抗癌药的疗效,昂贵的抗癌药搜刮了癌症患者的钱包,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近藤诚医生被读者们誉为医疗界的良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近藤诚医生提的观点存在太多的偏颇之处,近藤诚医生将医疗的黑暗面过度的放大,将手术化疗等癌症治疗方法的害处也过度的放大,跟踪的案例也太少——仅仅跟踪了150多例癌症病人。

而且,因为其从一开始便产生了倾向性的观点,所以他也忽视了大量的从化疗等常规的抗癌疗法中获益的患者。从近藤诚力阻其亲妹妹进行手术和化疗等抗癌治疗来看,近藤诚是真的拥护自己的观点而非用其来忽悠读者。

我这些年通过各种癌症组织,结识了大量的生存期很长的癌症患者,应该说,无论是手术,还是放化疗或中医药,都有不少的受益者。很多癌症患者在医生们的治疗下病情缓解,长期生存。

这些被近藤诚医生忽视掉了。近藤诚单方面的强调癌症治疗的副作用和无效性,这是在走另一种极端。尽管癌症治疗的副作用确实存在,大量的患者抗癌治疗也确实是以无效和失败告终。

近藤诚批判的医疗界的那些丑恶的现象,也是客观存在的,这是不容否定的。癌症的过度治疗,抗癌药商唯利是图,勾结政府和医学界谋取暴利,已经成为全球性的医疗灾难。

对一些完全不应该使用化疗药和靶向药的患者使用化疗药和靶向药物,最终的结局便是迅速摧毁患者的身体,消耗患者家庭的积蓄,让患者提前死亡——是的,很多治疗的确是在加速患者的死亡而非延长患者的寿命。

所以我个人认为患者和患者家属们阅读近藤诚的著作,要有批判精神,既要认识到近藤诚医生提到的很多医疗丑陋现象是存在的,又要看到近藤诚医生极端的一面。

这里特别要提醒一下那些迷信日本和美国的癌症治疗水平的患者和他们的家人,近藤诚所批判的很多现象,正是在日本和美国这些发达经济体发生,国外医疗同样存在很多坑。

美国医生悉达多撰写的《癌症传》也提到了美国的一些医疗机构和医生们临床数据造假的丑闻,我建议大家有空时看一看。

我治疗了很多有钱的患者,他们中的一些人到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去寻求所谓的最新抗癌技术的帮助,最终有好结局的不多。

我个人的建议是,癌症患者和他们的家庭,在选择医疗方案时,应该将适度治疗,量力而行”作为准则——这个力既包括财力,也包括患者的体力和元气。不要做足以在经济上压垮自己的家庭和自己身体承受不了的治疗决策,因为这样的决策往往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我看过很多国家的医生们的著作,相对而言,我最认可的是印度的传统医学阿育吠陀的一些理念。

我只在阿育吠陀的著作里,看到了医生们把患者的治疗当作一个将患者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和精神因素等综合性的因素涵括在内的系统性的工程,他们建议患者在治疗疾病时,做好财务规划和心理调适工作。

我在现实中,经常碰到那些不顾一切治疗癌症的患者和他们的家人们,他们在治疗癌症的同时遭遇诸多的不幸,以其亲身经历验证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屋漏偏遭连夜雨”。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家庭在死神的威胁下,已经失去了理性,在财务规划和治疗决策时,陷入一塌糊涂的境地。结果,常常有癌症家庭的其他成员也因为过大的压力而身心崩溃,最终整个家庭陷入灾难性的困境之中。

我在多年前就试图将阿育吠陀的一些理念融入到我与患者和患者家庭的沟通之中,不过我发现在中国这种孝亲文化浓厚而死亡教育不足的国家,阿育吠陀的理念虽然很好(古印度的传统医学被誉为世界医学之母,是有它的过人之处的,它的很多理念比中医更高明,也更接地气),但是不太容易被中国患者和患者家人们接受。

印度人的精神哲学在全球范围都是令人瞩目的,佛教产生于印度是有其社会根基的。去印度和尼泊尔的烧尸庙旅游过的世界各地的游客们,对印度文化中的那些与死亡有关的东西,印象应该很深刻。

印度人给这个世界以深刻的启示,当死亡不可避免时,如何在死神的威胁下,平静的告别人世,是一项必要的人生修炼。无论是无神论者的坦然,还是有神论者从轮回转世思想中寻求到的安慰,只要能够帮助人类平静的告别人世,都是对我们这些必死的人类的一种必要的精神慰籍。

而且印度精神哲学也有助于人类平衡自己的心理,印度社会里广泛流行的因果业报的思想,在平复人类的愤激之情上,总比枪炮温和多了。平静的心态,对任何一个人的身心健康都是有益无害的。

我们必须承认,他们在死亡教育方面比我们发达。也许有些人认为印度人关于死亡的一些理念是宗教毒害人类心灵的精神鸦片。但是我不这么认为,超脱生死是人一生中不可回避的人生主题之一。

对于癌症患者来说,超脱生死是他们在接到医院的诊断书之后,不得不马上就要面对的一个人生主题。科学和文明再怎么发达,也改变不了大自然为生命设置的限制。

癌症患者只有在超脱生死,而又不轻率的对待死亡的前提下,才可以冷静、理性和平和的作出有利于自己的决策。

近藤诚鼓励的不作为固然不可取,但是现代医疗系统鼓吹的过度治疗,也有很多的问题,近藤诚批判的医疗界唯利是图的现象客观存在。

之所以那么多的医生费力的去否定近藤诚,但是近藤诚却还是有很多忠实的信众,也是因为社会大众在自己实际的生活中,从自己身边的真实的亲友的例子中看到了近藤诚批判的那些现象是真实不虚的存在的。

试问,一个放化疗后不到半年,就在放化疗的痛苦中去世的癌症患者的亲友们,谁还能轻易相信医生们推崇的所谓的标准和规范的治疗方案?

我们身边有大量的这种例子,这种案例教育对民众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即便没有近藤诚的著作风靡于世,有这些真实的案例,也足以影响很多人的决策。

我一直不主张癌症患者倾家荡产的治疗癌症,我自己也坚决的不给任何癌症患者制定倾家荡产的治疗方案——这一方面固然是这么做真的不理智,另一方面也是我自己规避医疗风险的策略,让癌症患者家庭倾家荡产会滋生大量的医患纠纷。

我也反对近藤诚医生提倡的这种对癌症不作为的态度,事实是,这种态度错误得一塌糊涂。在经济条件允许下,必要而又恰到好处的治疗对改善癌症患者的生存质量和延长生存期,很有帮助。

同时我也不主张癌症患者不顾自己的身体条件,过度去治疗。如果身体抵抗不了放化疗强大的毒副作用,不应该硬抗着去做放化疗——绝大多数身体孱弱的癌症患者,在放化疗治疗后,生存质量下降,生存期缩短,这是不争的事实。近藤诚医生所说的发生了广泛转移的癌症患者不适合手术和放化疗的治疗,是正确的,符合真实实情的。

阅读任何一个人的文章,参照任何一种观点,都应该理性的思考,不要轻易被任何人的观点所左右。抗癌路上,需要医生和药物的帮助,也需要脑子

总体来说,我推荐大家阅读近藤诚的著作,因为近藤诚的著作里确实有不少养料,足以抵御很多深陷在自己的偏见中的医生的洗脑,但是也应该小心谨慎的不要中毒太深。

正如近藤诚自己所说,他反对的不是医疗,而是人们对医疗的过度的信心。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