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虽有病,心无忧虑,礼敬众生,适时沉默

最近,英国一位长寿的老太太埃塞尔去世,享年114岁,据说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心无忧虑。这跟中国已故学者周有光有点像,周有光去世时113岁,此老一生乐此不疲的研究学问,即便在文革时期被关了牛棚,仍然是无忧无虑的。有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想不长寿都难。

人要做到心无忧虑,很不容易。去年,我们村的一位百岁老人瑞也去世了,家父说,这位老人是我们村最贫困的老人之一,儿女也不怎么孝顺,一辈子家里连电灯炮都不用,更遑论其他电器。倒是她也从不发愁,无论生活境况是好是坏,老人都不介怀。有点毛病全靠抗,根本不去医院。

我的体质不是很好,查出乙肝也有二十年一了,我想我的乙肝大概是小时候共用针头接种各种疫苗传染上的,因为我与家人从未隔离的生活了四十年,他们也没被我传染上乙肝,我自己家里,除我之外,无一人有乙肝。所以既不可能是母婴传播,也不可能是与家人共同生活造成的。

我学医,自己是知道的,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乙肝患者最终将死于肝癌或者肝硬化,所以多年来我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敢太劳累。

三十岁后,我的个人情绪非常稳定,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很少有人能让我有恚怒之心,这得感谢这么多年阅读的那么多的人文社科类的著作,它们让我对这世间事理解得很透彻,所以凡事都不易引起我内心的激动。

我无意于与任何人为敌,别人来挑衅我,我也尽量退避三舍,我不是公鸡,用不着那么好斗。自从医以来,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因为不理解而骂我的咨询者(而且都是从未付费过的咨询者)。无论别人骂得多难听,我都礼敬他们,从不还口,只不过只要他们骂出口,我也绝不假装慈悲的还留着他们,一定都会把他们彻底删除。恕我自私,不能与这种人为伍,减寿的事情不能干。

我的公众号里也经常有人试图挑起口舌之争,我也一律拉黑了事。生命中有太多的事情比与人发生争执重要多了,凡是具备公鸡般好斗的性格者,我都一律敬而远之。

生气,对一个肝病患者来说,是愚蠢的慢性自杀行为。争执,也只会浪费生命。我执着的学医,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自己也为多种疾病纠缠着,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解决自己的各种健康问题,或者最起码可以照顾我自己,不给家人们添加麻烦。

我写的文章,经常有人剽窃,甚至我发的我书房的照片,都有其他中医师剽窃过去,当作自己书房的照片,去宣传他们自己。我虽然知道(因为很多看他的朋友圈的病人会第一时间告诉我),也懒得去计较。

一来这是互联网时代很难避免的事情,二来这些剽窃者,也已经因为他们的剽窃行为在很多患者群中成了耻笑和鄙视的对象,假以时日,苦果自会瓜熟蒂落。我知道这些剽窃我的文章的人,每天都在看我写作的新内容,希望他们看到这篇文章时,知道适可而止,及时收手。

面对非议、谩骂、质疑和剽窃,沉默是最好的应对手段。关起门来过理想的生活,打开门时就要向现实妥协,这是我的基本态度。世界不完美,若以追求完美的心态去面对这个现实的世界,势必损伤自己内心的平静。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解决自己的健康问题,解决亲友的健康问题,解决我的患者的健康问题,完善自我。除此之外的所有事情,均属微不足道之事。努力了这么多年,我不但帮助了很多癌症患者,也治好了一些乙肝患者,在治愈他们的同时,我也给自己找到了希望。

当然在乙肝患者群体中,我的病情属于极轻微的小三阳,只要自己不糟蹋自己的身体,是不太可能死于乙肝引起的肝硬化和肝癌的。

人在这世上,想不得点病,实在是太困难,但是得了病却也可以延年益寿,甚至还能精力充沛的做很多事情。台湾的星云法师,就遭遇了包括糖尿病在内的多种恶疾的折磨,但是此老还是既高寿又很高质量的活着。

要做到这一点,人要分得清主次,拿得起放得下,只要把生活中不重要的事情放开,绝大多数人的精力可以节省一半以上——想想我们人类愚昧的把一半多的精力耗费在根本不重要的事情上,真是够可悲的。

《黄帝内经》中说,养生之要在于“勿摇尔精,勿劳尔形”,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不要太耗费自己的精气神,也不要过度劳累自己的身体了。区区八个字,一针见血的把养生之要给概括出来了。

心中无多事,案头常有书。这十个字是我自己生活的缩影,学医治病救人,负担很重,但是若能“外离诸相,内不生乱”,也是可以举重若轻的。一个人只要肯读书,肯远离是非,即便是工作上的负担再重,也同样可以轻松自适的活着。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