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与方剂的配伍规则——《周志远中医抗癌研究心得》3

​单独用一种药物来治疗疾病,是一种理想状态,不过这种理想状态不易达到。所以常见的状况是,一张中医处方中会有多种药物。

各种药按照某种规则,组合在一起使用,就是中药的配伍使用,中药的配伍使用的规律,是中医遣药组方的基础。

单独一味中药的方子叫单方,由两种或两种以上的中药,按照配伍规则组合而成的方子,就是中药复方。历史上,产生过很多卓有疗效的中药单方和复方,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

我在这里将配伍这个概念延伸一下——配伍规则,不仅可以用于药与药,同样可以用于方与方和方与药。

几种不同的效验方,按照配伍规则搭配在一起,联合使用,往往可以达到单张效验方达不到的疗效。

这种将两张或多张中药复方配伍使用的方法,最早可以追溯到医圣张仲景,张仲景有大量的方剂是配伍使用的。

比如麻黄桂枝各半汤,就是取麻黄汤一半,桂枝汤一半,配伍在一起使用的,用于解决症状处于麻黄汤证和桂枝汤证之间的麻黄桂枝各半汤证。再比如桂枝柴胡汤,就是既有桂枝汤证,又有小柴胡汤证时,就将桂枝汤和小柴胡汤合在一起,组合而成柴胡桂枝汤来解决问题。

后世有很多医家都很擅长将多种效验方组合在一起使用,用于解决单一的处方无法解决的问题。

很多名方甚至就是这样合并而成的。比如补血的四物汤和补气的四君子汤,合并成一个方子,就成了气血双补的八珍汤。

京城四大名医之一的施今墨先生,很喜欢把几张处方组合在一起使用,所以他的方剂都很大。

施今墨的弟子甚至将施今墨常用的小处方写成一本书——《施今墨药对》。这本书里的所谓药对,就是一个个的小复方。施今墨先生临床使用时,经常将这些小复方联合使用,取得了不凡的疗效。

焦树德老中医也是这一方面的高手,不过焦老喜欢将自己的这种由几张小处方组合而成的大处方称为某甲方与某乙方的合方,但其要旨皆不离处方的配伍使用。

我不知道之前是否还有其他中医提过中医方剂配伍使用这一说法,也许有,但是我并没有阅读到相关文献。

这里姑且认为这种说法属于我自己首创。我之所以要提出这一概念,不是为了标新立异,医学上没有那么多的新和异需要标和立——越是久经考验的临床经验,越是宝贵。

我提出这一概念,是为了厘清方剂配伍使用的规则,以便于今后的学医者,能够更好的掌握临床组方技巧。

我的理想是通过这本书,让我的读者们今后能够学会自己组方解决自己的问题——不管是之前学过中医,还是没有学过中医。

中医组方并不神秘,可以将药与药配伍使用,组合成方,也可以将方与方配伍使用,组合成更大的复方,还可以将方与某些药组合在一起,解决复杂的问题。

这种组合规则,在中医叫配伍规则。常见的配伍规则有七种,即中医所说的七情:单行、相须、相使、相畏、相杀、相恶、相反。

其中的单行,多数医家认为是指用单味药来治疗疾病,如独参汤用于急救大出血患者,一味清金散用于治疗肺火等。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单行表示多味药物组成的处方中,某药与另一药是各自解决一方面的问题,两者之间是平行或平等的关系,比如张廷模教授就持此见。

我个人认为,后一种说法更合适。我也将在本书中,按照后一种观点来阐释我的组方用药治病的理念。

相须是指性能相似的药物合用,可以加强原有的疗效。如石膏和知母相配,乳香和没药相配,三棱和莪术相配,蜈蚣和全蝎相配,可以增加彼此的疗效。

两种或者多种有类似性能的药物联合使用,往往可以达到单一药即便大剂量使用也达不到的效果。比如蜈蚣和全蝎联合使用,各用0.5克,其疗效会比单用10克的蜈蚣,或单用10克的全蝎的效果要好。

所以多用相须为用的药物,是可以在减少用药量,降低用药成本的同时,又能提高临床疗效的。

相使是指性能或功效有某种共性的两种或者多种药物联合使用时,一种药为主,另一种药为辅,辅助药物能增强主药的疗效。比如黄芪和茯苓相互搭配使用,茯苓能够增强黄芪的补气利水的效果。

相畏是指一种药具有毒性,与另一种药同用时,另一种药可以减轻其毒性。比如生姜能够减轻或消除生半夏的毒性,这样就叫半夏畏生姜。

相杀是指一种药物能够减轻或者消除另一种药物的毒性,比如上面说的半夏畏生姜,倒过来说的话,就叫生姜杀半夏毒,所以相畏和相杀是一对相对的概念。

相恶是指两种药合用,一种药物能减轻另一种药物的功效,甚至让该药的功效完全消失。如人参恶莱菔子,是因为莱菔子能够削弱人参的补气作用。

所以相恶的两种药,最好不要同用,不过某种药物使用过量后造成严重的副作用,倒是可以用相恶的药来解毒。

如我们常常说的人参上头的问题,就是过量服用人参,中毒了,这个时候就可以用莱菔子或者萝卜来解毒。我父亲年轻时吃人参炖鸡,就出现过人参上头的情况,当时人燥热难耐,大量吃白萝卜后,才舒缓了很多。

相反是指两种药物合用,能产生或增强毒副反应,如常说的中药“十八反”、“十九畏”等,就属于相反的典型例子。

不过中药十八反和十九畏的科学性一直存在争议。很多经典名方中,经常用十八反里的药,也没见明显的毒副作用。

我自己也偶尔用十八反里的药对,并未见到明显的副作用。在这一点上,还是值得再研究。但是一般来说,用相反的药时还是要慎重一些。

药和药组合使用,不可能真的就是堆砌药味,乱用一通,遵循这些用药的规则,才能达到安全有效的用药目的。

古人总结的这七种药物配伍的规律,基本上涵括了药物组合使用的各个方面。这种配伍规则,来源于经验和直觉,并非玄谈怪论,即便是现代医学里,也经常会组合使用各种药物,而其组合使用各药,大致来说,也是需要遵循这些规则的,否则的话,就达不到安全有效的标准。

这七种配伍规则,也可以用于方与方的组合使用,一张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药,两张甚至多张方,完全可以按照这些规则来组合在一起,加强疗效。

比如笔者自己经常用黄芪防己汤这类的利水消肿的方子,和厚朴半夏生姜甘草人参汤这种治疗腹胀的方子,再与升降散这样的调节一身气机的方子联合使用,用来治疗各种腹水和盆腔积液患者。就取其联合使用时,解决多方面问题的效果。这样组合,往往比单一的一张方子效果好多了。

有时患者病情复杂,出现多种方证,比如既出现桂枝加葛根汤的“项背强几几”、“自汗”、“恶风”、“自下利”等证,又出现柴胡汤的口苦、目眩等证,我就会把这两张方子联合在一起使用,解决患者的问题。

现实中我们要接触到的病情,总是要比书本上复杂得多。所以,不能照本宣科的治病,那样必定治疗无效。

一个医者,应该记忆大量的方剂和药物的功效,这样在临床应用时,碰到问题才能根据患者出现的各种症状,找到相应的一张或者几张方剂,再斟酌着使用其中的一张或者多张联合使用,这样才能保证临床疗效。

我在这本书中,除了理论部分讲述少量的中医用药组方治病的原理外,其余部分将大量的介绍各药的药性和效验方的功用。

本书预计会介绍300-500味治疗肿瘤疾病时可能会用到的中药和1000-2000张解决肿瘤科问题的效验方。药物和方剂都会按照其功效,分门别类的介绍,以便读者检索。

我还会用一些医案来解释我自己以及其他医生在临床时,是如何遣药组方来解决患者的问题的。最终达到通过这些,让读者诸君,能够掌握中医组方用药,解决癌症患者常见的各种并发症和控制癌症患者的病情发展的用药技巧的目的。

各位读者务须记得,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不会有两个相同的病人,每个病人都是一个独特的个体。虽然在治疗不同的患者时,会有共同之处,但是也必定有不同之处。在治疗疾病时,要牢牢记住,循证用药,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组方用药,则完全可以自己去将自古至今,被反复验证有效的那些效验方和中药,按照本文中介绍的这些配伍规则,组合使用。只要紧抓患者的各种体征,寻找到能与之对应的方剂和药,组合成方,多数时候是能够缓解患者的病情,甚至解决患者的问题的。

医者处方用药时,一旦放弃了实事求是和循证求证的原则,进到各种辩证方法的玄谈之中出不来,那对患者来说,就是一场灾难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