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顺其自然,或任其寂灭

最近的一个多月,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一间位于半山腰的庙里呆着。

庙里的香火很不旺盛,多数日子里,整天都不会有一个香客,庙也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所以我能一个人很清净的在这里看书和思考。

但我虽不在江湖,江湖却不肯放过我;我不在世间,世间的恩怨情仇,也没有完全与我断绝。维护着那么多人的生死,要想完全没有外界的干扰,是办不到的。

时不时有人上山来找我,我也时不时的下山去找别人。真实世界的生活,很难水波不兴。

古人云:“百战归来再读书”,又云:“历尽劫波今犹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我现在的生活,有点儿这个意思。

归隐在这样的一座小庙里,把这些年经历的风风雨雨都抛在脑后,静静的读几本书。渴饮山泉水,饿了吃点干粮,有山上的百鸟为伴,尽管也有琐事烦心,但总比山下的世界清净太多。时间长了,我竟不想再下山了。

今天早上和山下庙里的和尚聊天,那一会儿我特别羡慕他能出家。其实当一个出家人也不错,出了家,外面的世界与我们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我是在这个世界上横冲直撞了四十年,敢爱敢言的一个人。但我对这红尘世界一向都不热爱,也无嗔恨。我爱的是人,是我的亲人和爱人。世间虽繁华似锦,但我并不喜欢;世人伤我害我,我也无仇恨。与世无争,与人无怨。世人争我怨我,是他们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这红尘世界暂时能留下我的唯一原因就是爱。若有一天,我的情感世界变成了一张白纸,也就是我尘缘已了,遁迹山林的时候了。

我这次刚上这山上的庙里来时,正值阴雨连绵,湖北的秋冬季节,下了一段时间的雨后,会变得很湿冷。当时我写了一首诗:

山寺廊下听秋雨,满园苍翠独桔黄。

老僧寮中向篝火,柴犬闻声吠客忙。

我刚来时,山下庙里养的一只小狗,朝我不停吠叫,在这里呆了一段日子后,它和我混熟了。每次我来了,它都会陪我玩一会儿,陪我走一段山路,有时甚至会陪我上到山上的庙里,呆上半天。庙里的老僧,看见我了,也总喜欢和我寒暄几句。

前些天我在山上的庙里又写了一首诗:

上得山来全无事,忘却世情是闲人。

退隐何须待他日,一念放下即归真。

虽然我现在并不是个出家人,但每天过着晨钟暮鼓的生活,与鸟兽为伍的时间,比与人交往的时间多很多。久而久之,也几近于四大皆空了。

一个人从这红尘世界退出来,再反观自己曾经置身于其中的红尘世界,会有不一样的感悟,会产生“觉今是而昨非”之感,也会在思考中沉淀下很多东西来。

起码,过去我所在意的很多东西,都变得无足轻重了。而心中尚能存留的毫不动摇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对我来说,这个毫不动摇的东西是爱、关怀与陪伴,次之是理想,除此之外的一切,皆可失去。

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我都懒得去想,今天属于我的一切,明天也许都不再属于我。今天我所没有的,也许未来会拥有。来来去去,变化的是表象,不变的是内心。

把握住自己真正需要的,其余的或顺其自然,或任其寂灭!一生苦短,所求别太多。困境也罢,顺境也罢,有霁风朗月在,天大的事,也不过“将头临白刃,犹似斩春风”罢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