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佛教的“悲智双运”精神在慈善事业中的意义

昨晚,我在我的工作微信的朋友圈上为一位一家三口患癌的大叔募捐,大家积极的呼应我,截止到目前,已经募得善款2万多元。

另外还有一些朋友希望参与进来,帮助患者在水滴筹等募捐平台上为患者一家募捐,目前我也正在为患者家人与热心的志愿者牵线,希望能更有效的帮助他们一家。

我曾经有过几次帮助病人募捐的经验,这其中也有一些教训,为避免一场善举最后演变成一件令大家感到痛苦的事情,今天特地撰写此文,谈谈我对慈善事业的一点看法。

1. 受助者是和我们人格平等的有尊严的人

大概十五年前,我第一次亲身经历了网络募捐最后演变成一场网络暴力的事件。当年,一个女孩在天涯社区的天涯杂谈版块发了一个标题很吸引眼球的帖子:“卖身救母”。

这个女孩的母亲得了需要进行肝移植的病,她没有钱,在天涯杂谈上寻求帮助。

当时天涯社区是华人圈子里影响力很大的网络公共社区,我也是天涯杂谈上的知名网友,参与过这次救助。

但是后来,有些网友开始质疑这个女孩的性取向(大家怀疑她是同性恋,并且那时大家还很排斥同性恋),又开始质疑她穿着耐克鞋(那年代仿牌的Nike和adidas遍地都是)。

一个很会炒作自己的自由策划人,举起了质疑大军的大旗,义愤填膺的发动对这对母女的调查,吸引了很多粉丝。

最后这个女孩的母亲,在手术指征不明显的情况下,走上了手术台,并死在手术台上,这个女孩差点为这件事情自杀。

后来中央电视台的《实话实说》栏目还为这件轰动一时的网络事件组织了一次现场辩论节目,我当时作为在天涯杂谈上很有影响力的作者之一,被邀请到节目现场,与那个自由策划人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现场差点上演了全武行。

记得当时,还有一位捐款人,一个专程从澳大利亚回国来支援这对母女的华人,也赶到了节目现场,我们对中国的这种落后的人道主义精神深感痛心。

当时另一个也是在网络上募捐过的先天性心脏病女孩,也赶到现场,节目结束后,她几乎是扑在我的身上痛哭流涕,她也因为同样的原因,饱受网络暴力的伤害,她急切的希望我能保护她。

这社会上并不排除一些家庭经济条件较好的人,消费大家的同情心,去年的罗一笑事件,多少有点这种成分在内,但是多数人还是真正的需要社会救助的。

如何避免我们的受助者最终变成网络暴力的受害者?这需要我们把他们当作在人格上和我们是平等的有尊严的人对待。

没有谁是十全十美的,但开展社会救助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 蝴蝶飞不过大海

大概六七年前,一个宫颈癌患者因为大出血通过网络求助我,我给她开了急救止血的方子。

第三天我问她血止住了没有,患者跟我说,她在等她的一个朋友还钱给她,她好去买药。

我当时想都没想直接汇给她五百块,让她赶紧去买药止血。因为作为一个很有经验的学医人,我判断她的病情真实且刻不容缓。

这个病人痛哭流涕,她问我,难道我就不怕她骗我的钱?

我告诉她,五百块钱对我来说,拿得出来,少了这五百块不是大事。但是对她来说,这是救命钱。

她若骗了我,我不过损失五百块而已。我若见死不救,她就会死掉,那样我一辈子难以心安。

这个患者去按照我给的方子买了药,血止住了。之后我了解到她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我为她发动了一次募捐。

当时有个和我很要好的学西医的朋友,提醒我说,这个患者可能是一个性工作者。他问我,有没有必要为这样的人募捐?

我回答说,在医生的眼里,没有罪人,审判一个人是法官的事情。我们不能因为一个病人道德上存在瑕疵,就对他们见死不救。

这个朋友认可了我的观点,而且还协助我为这个患者募捐。我们一起帮助患者度过了这次危机。

这个患者后来对我说,她这一生,这条命已经归我所有。我就是让她去手刃我的仇人,她也绝不会有丝毫犹豫。

我告诉她,我在这世界上没有仇人,没有人让我恨到了要杀之而后快的程度,希望她好好的生活。

今年七月,我在武汉中南医院探视家人时,也遇到了一个急需要救助的患者,我当时帮助了他。

这个患者的儿子也说出了同样的话,他说他今后可以为我去死,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情,包括杀人。我也是告诉他,我没有仇人,不需要他为我去死,希望他好好的生活。

天涯社区旅游版上有个叫“信天谨游”的网友,多年来一直在开展助学工作。

他曾经募集善款,去一些贫困地区为那里的村民盖希望小学,结果遭到希望在建筑工程中捞点好处的本地村民的刁难,甚至挨了打。

这丝毫没有改变他继续为他们盖学校的热情,他说过一句话,我一直记得,他说:“蝴蝶飞不过大海”。

我们要帮助的对象,也许看起来不那么美好,但是这正是我们要帮助他们的原因。他们像蝴蝶,没有力量飞过大海。

我们要认识到这个事实,不要责备求全,不要对受助者有过高的要求。如果受助者一切都很好,是不需要我们帮助的。

我们要宽容的看待他人的不足,接纳他们的不足,并且毫不吝啬的帮助他们。

3. 有些困难是需要受助者自己去扛的

我曾为另一个四川的宫颈癌患者募过捐,我为她募集医药费,募集房租,募集护工费,最后我发现她有点儿依赖我了,甚至希望我为她募集她的丧葬费。

那一刻我沉默了,没有答应她。因为捐助给她的也是一些很困难的人,我认为她的亲人们有义务去料理她的后事。

她也适可而止了,以后没再提这种要求。她生病后,她的亲戚朋友都躲开了她,她亲生父亲留下一万块钱给她后,不知所终,连手机号码都换了。最后把她扔给了我。

自她以后,我一直不敢高调的救助任何人。因为这种无底线的救助,只会将我自己拖进无底深渊。

这些年很多人希望我帮他们转发他们的募捐信息,我都很慎重。

因为我的朋友圈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是落难之人,不是癌症患者,就是癌症患者的家人。而我,是他们很多人的医生,所处的位置极为敏感。

我转发信息有时会给这些贫病交加者带来很大的压力,有似于逼捐,所以我一直只在尽我所能的减免那些穷困患者的医药费,但轻易不肯为任何人募捐,毕竟大家都很艰难。

除非像我这次募捐的对象那样,整个家庭全面崩溃,已经失去了社会支持系统。

佛经中说,贫穷布施难,在一群患者中为某个患者募捐,真是难为了很多人。所以,我常常只能忍心的看着大家自己去解决困难。

4. 要慈悲,也要智慧

佛教中有种说法,叫悲智双运,就是慈悲和智慧,要共同发挥作用。如何做慈善,是一道难题。很多人会做事业,但是不一定会做慈善。

我上大学时,家里困难,我自己又正好有很多心理问题,所以班里为我募过捐,收到捐款的那一刻,我感到无比的耻辱。

那时候我只想离开学校,心理疾病越来越严重。直到后来自己退学了,看了很多书,经历了很多事情才走出来。

这种切身的经历告诉我,受助者是敏感的,捐助者光有慈悲的愿望,不一定能帮到受助者,有时反而会害了他们。

我也不具备太高的智慧,讲述以上几个故事,是为了提醒一下各位,在参与一项救济事业时,尽可能的多些思考,少些鲁莽的行为。把慈善做得更好。

仓促成文,考虑不周到之处,还望各位见谅。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周志远”)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

作者微信号:zhouzhiyuan1979(或:36641)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