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中医的真武汤治疗脑肿瘤和脑积水导致的瘫痪经验介绍

真武汤是出自《伤寒论》的一张经典名方,本名玄武汤,北宋林亿等人校正《伤寒论》时,为避宋始祖的讳,改玄武汤为真武汤。

因林亿校正的《伤寒论》影响较大,故后世均以真武汤名之。但在日本汉方医学界,也有很多医学家称其原名玄武汤。今天,日本的汉方药厂所生产的真武汤颗粒,有叫真武汤的,也有叫玄武汤的。

玄武是我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天之四灵之一,属北方之神,主水。所以真武汤其实是一张温阳利水的方子,故以玄武为名。

真武汤药共5味,伤寒论中载其方如下:附子一枚(炮,破8片),白术二两,茯苓三两,白芍三两,生姜三两。笔者临床多用附子10g,白术10g,茯苓10g,白芍6g,生姜3-7片。

《伤寒论》第82条:“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膶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

《伤寒论》第316条:”少阴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自下利者,此为有水气。其人或咳,或小便利,或下利,或呕者,真武汤主之。“

这两条是最早的真武汤的适应证的介绍。

按第82条,患者心悸或胃脘悸动不安,头晕目眩,身体有某些地方不自觉的跳动,双腿软而无力且颤抖,经常有摔倒的倾向,是应该用真武汤的。

按第316条,少阴病时间拖长了,腹痛,小便利或不利,大便黏湿泄泻或大便次数多,患者四肢沉重,疼痛,这是有水气的指征,患者或者咳嗽,或者小便频繁,或者大便溏或泻,或者呕吐,是应该用真武汤的。

其实以上的这些症候群,都指向一个根本病因,那就是患者阳虚水泛。

日本汉方医学家汤本求真将人体患病的病因总结为“食、水、血三毒之停滞”(见汤本求真《皇汉医学》中的“论传染病若不以自家中毒为前提则不能成立”篇),这种观点虽然不一定全对,但是有相当的合理性。

阳虚患者,就会出现阳不制阴,水泛为患的问题,按照汤本求真的说法,是水毒停滞于体内,水毒不去,则百病丛生。

水停滞了就会有一系列症状。“或上凌于心而悸,或上射于肺而喘,或上攻于胃而呕,或上犯清窍而眩,或外溢于皮肤而肿,或蓄于膀胱而小便不利。”(见陈明,张印生主编的《伤寒名医验案精选》中的“真武汤”篇)

水停滞在体内不仅仅只有这些症状,还有更多的症状,比如水蓄于肠道,则患者大便或溏或泻,水停滞于经络则呈现神经性疼痛,如坐骨神经痛等,水停滞于人体的关节则呈现风湿性关节炎等症状,水寒四溢甚至会导致患者精神抑郁。

所以凡属水停滞引起的一系列的疾病,只要辩证为阳虚水泛,皆可以用真武汤治疗,效果很好。陈明博士收集了很多真武汤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验案,大家可以看看他编辑的《伤寒名医验案精选》,会有所收获。

那么如何判定一个患者属于阳虚水泛呢?

首先阳虚则有畏寒肢冷等症状,患者一般脉象呈不足脉,具体到真武汤这个方子对应的脉象,则以沉微、沉细、沉弱或弦细多见。

按胡希恕教授的解释,浮脉也是水毒停滞的脉象,但是浮脉是水毒停滞于人的体表,所以应该用发汗的方法治疗。

而沉脉则是水毒停滞于人体深处,沉而不足或弦而不足,是因为阳气虚衰,阳不胜阴,所以水这种阴性物质就在人体内泛滥成灾。

这时候只能是用扶阳的方法来治疗,古人把这种治疗法则比喻为“太阳一出,阴霾顿消”,也就是用扶阳的药后,人体的阳气足了,就像太阳出来后,积在地上的各种水自动的蒸发掉了一样。

大家不要小看中医的脉诊,现在有很多学中医的不会号脉,所以开方不对症,患者吃了不管用。如果方子开对症了,一般三付药之内,患者会有感觉。

除了脉诊之外,还要舌诊,那么阳虚水泛的舌象是什么呢?阳虚水泛的舌象,最大的一个特征就是明显的水滑舌或胖大齿痕舌。

有些病人舌体胖大,舌头边上有齿痕,有些病人舌头上始终水哒哒的,一般人的舌头上不会像他们那样湿润,这些都是水滑舌象,是湿气较重的迹象。

除了脉诊和舌诊之外,尚需要进一步的收集患者的其他体征,这就要医生和患者谈话,进行更深入的了解了。

一般来说,阳虚水泛的患者,小便或频或不利,但是小便颜色大多是清亮的,不是赤黄色,赤黄色小便多有内热,不可以滥用补阳药。大便或者不成型,即所谓的溏便,或者腹泻。

身体上也容易疼痛,四肢沉重无力,头象裹了东西一样的紧,肌肉也不放松,或者患者身体上某些地方的肌肉不自觉的自己在跳动,“身膶动”嘛!

这些都是阳虚水泛的主证,其实抓住了这些主证,不需要太多的关注患者口诉的各种其他的兼见证,直接解决主证,其他的兼见证都不治而愈。

比如我最近用真武汤治疗了一例乳腺癌患者,她说她失眠,真武汤的适应症里没有失眠,而其主证指向她是阳虚水泛的症候,那么我就不管她失眠不失眠,直接用真武汤,结果她只吃了一天药,失眠这个兼见证就消失了。

这里我要啰嗦一句,很多初学中医的,很喜欢在一些历史上很有效验的经典名方的基础上加些对症下药的药,这个不是不可以,但是有时没有这个必要,你就先开个简单的方子,让病人服用后,观察一下,多数时候那些兼见证都不治而愈。

这是因为中医的一些方子,主治的某些疾病,本来涵盖的症状非常广泛,但是以前的医生,只记录了一些简单的主证。所以有时候我们要学会抓住主要矛盾去用方,解决主要矛盾就是了。

上文实际上将真武汤的用方原理讲得很透了。

那么我来讲讲为什么我要用真武汤治疗脑肿瘤或者脑积水导致的瘫痪?这是因为有部分脑肿瘤或者脑积水患者,呈现的主要症状,就是真武汤的适应症。

他们腿软无力,我最近治疗的一个脑脊索瘤压迫脑神经,并有脑积水的患者,我开始时用我习惯用的黄芪防己汤加味给他排水,无效。后来用三仁汤(因为正值暑期),无效。

治疗了两个月,除了我给他用的我自己研制的抑制脑肿瘤的镇风散结丸改善了他脑部的一些症状之外,对他瘫痪毫无作用。

这个患者是我治疗的另一个患者的亲友,那个患者因为另一种肿瘤,经我治疗后,身体状况极好,肿瘤控制得很理想。

我试了几次,对这个患者的瘫痪没啥效果,自己感到不能再耽误人家,有意让他另寻高明。但是患者一家,因为自己亲友的疗效,不肯换医生。

中秋节前几天,又来找我复诊一次。我对患者进行了详细的望闻问切的诊断后,想了想,觉得应该用真武汤。

于是给他开了真武汤加味:附子10g,白术6g,茯苓10g,猪苓10g,白芍10g,炒麦芽30g,炒谷芽30g,生姜7片。再加上他此前在用的抗肿瘤的中成药。

服药不到一周,患者已经可以从轮椅上起来,走上几十米了。用药虽简单,但是效果非常明显。

可见,即便是对这类已经很严重的患者,只要用对药,也还是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有效的改善患者的生存质量,延长患者的生存期。

在这个病人身上,我开始时是走了弯路的。

因为他有脑积水,我以前也治疗过一例晚期肿瘤患者因有脑积水导致的瘫痪,用的是黄芪防己汤加味,效果很好。那个患者服药不到一周,就从轮椅上站起来了,半个月左右,患者可以抛开轮椅,自行行走了。

我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对这个患者也用黄芪防己汤,没有认真仔细的进行中医的辨证论治(当然辨证论治本身确实是一项高难度的工作),结果就没有疗效。后来改弦更张,辨证准确,疗效立竿见影。

假如这个患者不是有亲友在我这里治疗效果很好的话,我给他治疗了两个月左右,对他的瘫痪还没有改善,他可能早就换医生了。不可能再给我机会,让我发现自己的错误。所以有时病人讲医缘,治病真的需要一定的缘分在。

真武汤的药,可以说非常简单,5味药里,附子温补肾阳,白术温补脾阳,茯苓淡渗利水,白芍滋阴利水,生姜既是一味温性药,也是一味很好的利水药。

我老家有个老中医,仅给人大量的用生姜和大枣,其余什么药都没用,把他自己的一个亲戚的肝腹水治好了,这是我亲自了解到的疗效,绝非虚言,可见生姜是有很好的利水效果的,但是也要辩证用药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这5味药,可以说全是利水药,其中4味属于温补类的热性药,只有白芍是既利水又滋阴。

那么真武汤这个扶阳的方子,为什么要用白芍呢?

我本来准备就这个问题单独写一篇文章,既然行文至此,就干脆啰嗦一句,讲一讲中医的相反相成的组方原则的重要性。

最近有个中医同仁向我求助,她的母亲患肝硬化腹水,她自己治疗她母亲四年左右,用的基本思路是疏肝解郁,软坚散结,活血利水,结果用药时间过长,她母亲胃大出血,差点儿就出了生命危险。

我看了一下她的方子,大量用活血药,而不用止血药,这就是问题所在。其实在中医的很多方子里,都会用到一些药性相反的药。

用补阳药,必须加点滋阴药,明代张景岳说这叫“阴中求阳”。用滋阴药,又必须加点补阳药,张景岳说这叫“阳中求阴”。

当然,按照张景岳的解释也是没问题的,只是有点儿玄乎,不好理解。

实际上,补阳药用多了,不加点滋阴药,患者就容易补阳过头,伤了阴液。滋阴药用多了,患者就容易滋阴过头,伤了脾阳,古人说滋阴药“碍膈”,寒凉药吃多了,病人胃口就不好了。

所以就要用到相反相成的用药原理,用补阳药治病时,加点滋阴药,抵抗一下补阳药的副作用,就不至于出现补阳过头,阳亢的反应。用滋阴药治病时,加点补阳药,就不至于影响胃口,伤及正气。

同样的,要学会举一反三。用活血药时,也要加点止血药,这样的话,就能活血而不伤血。用止血药时,也要加点活血药,这样的话,就止血而不留瘀。

我以前有个读者,也是个中医师,开始看我医案中开的方子复杂得很,有很多药性相反的药用在同一个方子里,他很看不起,觉得我在乱开药。

后来有一次,他治疗的病人大出血了,他慌了神,不得不求助于我。

我指出他方子的问题所在,让他用白芨和人参止住病人的血后,今后再用原来的方子时,一定要加上止血药。我帮他解决了这次医疗意外,后来他就很服气了。

很多初学中医的,看一些经验丰富的临床大夫的医案,看不懂,又没有老师带,自己不会思考,不会举一反三,结果就学不入门。

希望大家在学习中医,阅读医案时,多思考,遇事要会举一反三,否则的话,中医真的学不好。

也希望各位患者,在选用中医治病时,不要乱套用某方治某病的惯性思维,乱用药。一个经验丰富的中医师,开药尚且很难对症。何况各位一点经验都没有,哪能乱用药呢?

当然,我自己也还在成长的路上,以上的这些经验也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粗浅的见识,登不了大雅之堂,还望方家指正。

治疗脑肿瘤和脑积水引起的瘫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真正要解决患者的问题,还是要辨证论治和辨病论治相结合,能有中西医结合的机会,也要中西医结合,这样的话效果会更理想。

病人失去了西医治疗的机会,那就尽可能单纯的用中药解决患者的问题。本文中的这个患者是西医治疗失败了,所以只能用纯中药治疗。

至于西医所谓的中药无法透过血脑屏障之类的鬼话,就不要相信了。只要辨证论治和辨病论治相结合,患者的问题还是有可能解决的。

当然,如果患者看多了现代文献,坚信中药无法通过血脑屏障,我们就应该闭嘴,个人的这种偏见是改变不了的。

多言非但无益,反而容易引发医疗纠纷,我们学中医的,不要再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好好的做好自己的研究和临床工作。

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周志远”)

个人微信:36641(或zhouzhiyuan1979)

个人网站:www.zhouzhiyuan.com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