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住肝肾胃,中医抗癌用药越多,成功的把握越大

中医开方,用药多,方子杂,素来都容易被批评,就是施今墨先生这样的大名医,也难免因为素来喜欢用大方剂而被非议。

尤其是那些用惯了经方的中医师,更是对用大处方者不屑一顾。而患者和患者家属,从经济角度考虑,当然更加的喜欢小处方。

但是笔者临床治疗晚期癌症多年,深切的体会到,用药味繁多的大方子,对癌症患者来说,是很有好处的。

而且也深切的体会到像施今墨和李东垣这样的成为一代宗师的名医,用大方子不是没有缘由的。

清代名医徐灵胎写过一篇文章《名医不可为论》,这是一篇很有趣的文章,老实说,并不是所有的从医者都能体会到徐灵胎的这篇文章的况味。

一个医生,只有成为了名医,才能对徐灵胎文中所说的诸多现象有深切的体会。

徐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段话:“故病家凡属轻小之疾,不即延治,必病势危笃,近医束手,举家以为危,然后求之。夫病势而人人以为危,则真危矣。又其病必迁延日久,屡易医家,广试药石,一误再误,病情数变,已成坏症。为名医者,岂真有起死回生之术哉?病家不明真理,以为如此大名,必有回天之力,若亦如他医之束手,亦何以异于人哉?”

我之所以大段的引用这段话,实在是这段话说得太中肯了。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一般的病人,病情轻的时候大多是不去找那些名医治疗的,一定要到患者病情危重到了其他医生束手无策时,才会去找名医治疗。

我这些年所碰到的很多患者,找到我时,告诉我,他们已经找遍了中西医,找到我这里,算是找到最后一站了,希望我能给他们创造奇迹。这些患者病情棘手的程度,令人望而生畏。

曾经有个淋巴瘤患者,认识我两年,一直没有找我治疗。两年内在他们本地到处找医生治疗,治疗到最后时刻,想找我治疗,而且对我说她已经病入膏肓了,我把她治好了,就是通过了最严酷的考验,可以成为中医中的顶级高手。

对这样的患者,我只能是一声苦笑。癌症这类疾病,本身已经是令群医束手的重大疾病,还一定要拖到病入膏肓,被其余医生治疗得出不了门时,再来让我治疗,岂不是为难我?

我认为那些批评施今墨和李东垣这样的医学大家用方复杂者,大多数是体会不到一个名医所面临的患者的病情的复杂程度的。

我们学中医的,有很多人,动不动就抬出中医的“六不治”的原则来拒绝太危重的患者,这种避重就轻的行医,是很没心肝的做法。

一个人学医了,从职业操守上来说,只要患者找上门来诚心求治,无论患者病情有多重,不能找借口回避,再怎么艰难,也要为缓解患者的痛苦想想办法。

作为一个癌症患者的儿子,在遭遇了自己母亲步入晚期时,四处求医碰壁后,我对那种见到重症就回避的做法,确实有些抵触。

一个名医,是很难回避危重患者的。而危重患者,用寻常的治疗思路,是很难取得疗效的。

施今墨、李东垣这样的名医,接触到的很多患者,已经重到难以救治的程度。但是他们不拘一格的用大处方,往往力挽狂澜,救了患者一条命,这正是他们的过人之处,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但是李东垣死了快一千年了,施今墨也去世了几十年,批评他们用方大而杂的声音,仍然屡见不鲜,这真是令人惋惜。

我自己经常用大处方,有时颇有疗效。

五年前一个肝脏巨大型肿瘤(16公分大)患者找我治,我一张方子用了六十多种中药,治疗了几个月后,患者肿瘤缩小至12公分,体重增加,可以重新工作了。后患者一定要介入,介入后立即不好了,两个月不到死亡。

最近有两个患者,我用了五十多味中药,均半年不到,治疗得肿瘤几近完全消失。反倒是我小心翼翼用药,尽量按照各种规矩来,用药很少的时候效果很差。

梁秀清老大夫在世时治疗癌症,动则六十到上百味中药一起用,方子之杂,令人咋舌,可很多癌症被他治好了。

岳美中老大夫谈及一个民间老太太贡献出了一张祖传秘方,用药几十种,效果奇佳,结果方子一献出来,一批中医理论家群起而攻之,但衮衮诸公,就是疗效没人家好。可见理论家和实践家,真是不一样。

我这几年用大方子用得有点怕了,因为太多患者有好多“高人”指点。每次我开张大方子,总有老前辈看后嗤之以鼻,斥之为乱搞。

任何一个人治癌都没有很大的成功率,所以在这个医患关系紧张的年代,谁都怕说三道四者一通指点后,患者来找我们麻烦。

久而久之,也就学会了看人下方,不熟者初次处方必循名方思路,绝对无懈可击,名家看了也赞不绝口,但说实话,就是治不好癌。

没有我以前初生牛犊不怕虎锐气十足时,开的大方子有效。我也只敢给那些对我很放心的患者开大处方,这是一种悲剧。

癌症这类疾病,无论是传统医学还是现代医学,都难以有太好的疗效。但是确实也有不少的幸运的患者,通过中西医的治疗,能够死里逃生。

这里顺便提一下,那些说得了癌就不用治疗,好吃好喝,玩玩乐乐度余生的,绝大多数属于站着说话不腰酸的人。一旦他们自己得了癌症,他们立即会改换一种态度,积极求医。

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治疗癌症,真是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得病前会吹牛说自己不怕死的,得病后你让他再吹牛就吹不起来了。

我们不得不承认,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对癌症的研究都还不够深,没有找到像根治小毛病一样根治癌症的通用的办法。

每次有新闻报道说某某国家的某某专家在癌症等疾病的治疗上,获得了重大突破,我都会淡然的看待这样的新闻。

因为过去这样的新闻很多,实际上所谓的某种有效的方案,只不过对部分患者有延长几年寿命的作用而已。离可以普遍的根治癌症,还有很远的距离。

所以直至如今的关于癌症的所有的医学理论,都不值得我们以奉之为圭臬的态度去对待。要想提高癌症患者的生存机会,最佳的手段就是多方着手。

我自己切身的体验是,对癌症患者来说,采取多方位多思路的混合的治疗方法,成功的几率比单一用药思路,要大很多。用时髦点的医学术语来说,这种治疗方案叫多靶点治疗。

我曾经追访过很多康复的癌症患者,其中不乏靠单味中草药生存下来的。但是将他们的经验用到其他患者身上时,就没有用了。

这种低概率的事情,用我们民间的俗话说,碰上了就是祖坟冒青烟的好运气。

一个行医的人,是要想尽办法提高临床治病的有效率的。所以我们不可能就抄几张单方和偏方给患者,让患者去碰这种运气。而要提高治癌成功的有效率的一个有效的办法,就是联合各种思路用药。

孙秉严老大夫在世时治疗癌症,总是喜欢联合用毒,给患者用数种乃至十多种毒药,与此同时,还用一些汤方来调理患者的身体。

孙老一生用这种治疗方法,成功的把近千例的危重患者救治过来了,有一些经孙老治疗后,生存期长达三四十年。这是很不容易的。

但是即便像孙老这样的卓有疗效的专治癌症的老大夫,成功率也并不高,他一生治疗的患者多达四十万人次,其中绝大多数是癌症患者,成功救治过来的也就近千人,这个比率并不高。

可是较之于一般的医生来说,他已经算是有大成就了,放眼全球,能使近千个晚期癌症患者起死回生的医生并不多。

找孙老治疗的癌症患者中,几乎没有早期的,对此笔者深有体会,在现代医学统治天下的时代,我们中医师,一年到头,也碰不到几个早期癌症患者。基本上都是病入膏肓,各种手段用完了都无效,才会找我们来想想办法。

碰上这样的病人,如果不用大处方混合各种思路治疗,还会有更好的办法吗?

但是用大处方不是滥用药,用大处方同样需要辨证论治,需要知道患者存在哪些问题,用哪些药可能对患者的问题有缓解作用。

而且用大处方要循序渐进的来,不能鲁莽的,一下子就给患者用上一张超级大的处方,大处方需要从小处方慢慢加药,仔细观察患者服药后的反应,一步一步的来。

医生用药最主要的目的是安全有效,安全和有效都很重要,用药要安全,医生必须随时掌握患者用药后的反应。用药要有效,医生也要随时掌握患者服药后的反应。

我们现在中医抗癌大多是门诊治病,这种方式是有问题的。因为医生很难观察到患者服药后的反应,基本上都是看一次病,很久后才能再见到患者。有些患者甚至抱着医生开一张处方后,自己从此以后就靠这张处方治愈的想法来求医的。

我从多数患者对待中医的态度中,深切的体会到中医治癌要想发挥出疗效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很多患者接受现代医学时,花费几十万数百万在所不惜。但是看中医时,他们内心所希望的就是只花很少的钱就治好自己的病。

他们也只愿意看一次医生,看完了过段时间无效就认为中医治疗无效,这种治病的方式决定了中医抗癌疗效不能得到很好的发挥。

老实说,对这种患者,我也不会花心思去治疗,因为与其把时间大量的浪费在这种无用功上,不如耐心仔细的治疗那些长期跟诊的患者,把他们治得更好。

只有长期跟治,才有可能通过多次调整处方,把可用的药用足量,把患者治疗到最好的状态。我想很多临床医生一定也会有同样的体会吧?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