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明白我已经不再是孩子了

2014年岳父辞世时,我在他的身旁,对他进行心肺复苏术,我的妻和妻妹、妻弟在高铁上往家赶,我希望能够将岳父的生命维持到他的儿女们能回家看他一眼的时候。但是遗憾的是,岳父走得太快,我无能为力。岳父含笑而终,这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走得最潇洒的一个人,这种诀别人世的方式符合他的性情,他一生豁达大度,无畏无惧,对死神亦不例外。

岳父辞世前两年,我母亲与世长辞。我们按照中国的传统为母亲办理五七时,岳父第二次中风住院。我办完了母亲的五七后,就赶到医院里探望和伺候岳父,代妻尽人子之道。由于我与妻子从初中时期就是同学,学生年代就常在妻家走动,所以岳父知我甚深,对我信赖有加。我虽然为女婿,但是岳父一向将我视为最可信赖的长子。那次中风,岳父在病榻前,向我托付身后之事,岳父说他命不久矣,随时可能会离开人世,希望今后我能照看一家老小。

不料一语成谶,两年后,岳父突然第三次中风,这次中风再没有抢救过来,岳父终于撒手西归,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能赶在他生前回家见他一面,伺候他几天,报答他对我的知遇之恩和眷爱。

我与妻当年的婚事险些发生变故,全赖岳父对我的欣赏和信任,力排众议,将其女儿的终身托付给我。婚后,岳父依然不断叮嘱其女儿在婆家尽孝道和妻道,为我的小家庭的安稳和幸福做了有力的支撑。我的母亲生病后,岳父第一时间致电给我,要尽力救治,缺钱管他要。人生能遇到这样的一个通情达理、慷慨大方的岳父,也是极为幸福的一件事情。

岳父对我处理各项事情的能力颇为信任,其晚年的家庭大事均交付给我打理,没有我在场,岳父没有信心处理好。岳父对我的品格和能力的认可一至如斯,这令 我十分感动。但是曾经叱诧风云了半辈子的岳父,终于还是摆脱不了病魔的折磨,在三次中风后与世长辞。岳父活得潇洒而任性,第一次中风后医生要求戒烟,岳父宁死不戒,也是因为烟瘾实在太顽固,非意志力能够战胜得了。不依赖药物维持的话,最高血压达到210以上的岳父,终于不幸早逝。

算上岳父,四年时间,我送走了五个至亲长辈。我的母亲,我的两个关系最好的伯母,我的岳父,我的舅母,这五个长辈中,最大者才六十二岁,最年轻的是我的母亲,去世时不满五十八周岁。死因有三:癌症、中风、肺阻塞。

每次回家上坟的时候,看着几年前还鲜活着的这些长辈们的坟墓,我都会心中感慨万千,生命之舟如此迅速的流逝。弹指一挥间,他们都走了。这些曾经把我当孩子的长辈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了人世。

我的父亲现在在老家,和村里的那些有音乐特长的老人们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乐队,隔三差五的为自己的同龄族人演奏哀歌,送他们出殡。父亲跟我说,他的同伴们 一个接着一个的走了,他什么时候说走也可能是瞬间的事情,父亲和老伙计们开玩笑时说,现在大家轮流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也不知道下一位是谁。农村老人对待死亡有一种超然的态度,对他们而言,祖宗留下来的坟山就是他们的归宿,家族祠堂里,会永远有他们的一个位置,这就够了。老人们不惧死亡,只惧无后。

以前我的恩师跟我说,父母就是一道墙,帮我们挡住了死神,当父母离开时,这道墙就垮掉了,我们就会成为这道墙,来为我们的后代挡住死神。

回家时,妹妹的儿子,妻弟、妻妹的儿女们围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看着这些年轻的一代,像个孩子王一样和他们打闹嬉笑,完全的不像一个长辈。属于古人所说的“望之不似人父”的人,童心依然在,只是自己已经不折不扣的成了他们身后的一道墙,要为他们遮风挡雨,为他们挡住死亡对他们的威胁。岳父对我的托付,大概也就是希望我能够成为家人们的这道墙。

在逆乱中痛苦了数年之后,我终于走出了心理阴影,开始学习岳父和父亲的对待死亡的豁达的态度。与此同时,也惜此身,并惜此生的每一刻光阴,因为我知道,作为一道墙的责任还没有完成,我还没有资格倒下或者停滞不前。

人的一生有多次断乳期,这或许是我最后的一次断乳期,等到几十年后,我可能也会回归到故里,和我的父亲和岳父一样,静候死神的来临,倘若那时候,我能如岳父一样,含笑而逝,那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工作微信号:36641(或加zhouzhiyuan1979,工作微信仅加求诊的癌症患者或患属,不提供免费的咨询,咨询请主动付费)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