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中医,要“理解并记忆”

我现在学医行医,很多时候病人跟我开玩笑说,他们更想见的是作为一个作家的我,而不是作为一个医生的我。他们诧异于一个学医的文笔能如此流畅,还有一些人则希望我教他写作。这方面的能力,我实在是无需太自谦了,但这份功底是我花了三十年打下来的,是教不会的。我中学时代受教于恩师李立新时,为写出一篇达到他的期望的文字来,整天五六个小时的练笔,写的东西不好,觉得愧对他,手握笔的地方写变形了,至今仍然是畸形。其实那时我不止写作能力得到了锻炼,因为学习很刻苦,各科都考第一。我读医书很多,在熊继柏老大夫的文章中,读出了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他说:学医要吃大苦,既要聪明,又要勤奋,熟背医书,再加几十年的临床实践,才能成就为一代良医,善哉斯言,信不诬矣!这应是我们学医之人,对我们自己的最好的要求。

我的哥哥小时候过目不忘,比我聪明多了,但现在记的东西就没有我这么多,而且我这把年纪了还在背书。我七岁时为我祖母威逼利诱,她让我带她诵读各种佛经,因为她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到处请人抄经回家自己念,我刚会查字典时,她就让我教她念经,老人家记性不好,往往我背诵下来了她还念不通畅。这为我打下了扎实的佛学功底,也为我培养了背诵的好习惯。我的儿子从四岁开始,我教他背书,佛经、四书五经,乃至各种经典片段都会选点给他背,并讲给他听,还要他熟悉后讲给我听,当然,背的内容于考试和升学毫无益处。他妈妈总担心他语文不好,我一点也不担心。孔子说他十五才有志于学,小时候孩子可能都贪玩,但是根基只要打下去,等孩子长大后,有兴趣开始研究学问时,就会一鸣惊人。我是个理工科生,但不谦虚的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文科生没法和我比阅读量和写作能力。

学中医一定要背书,第一次见我的学生和学生家长时,我就跟他们说,学医,要打下扎实的基础,有五个字最重要—-理解并记忆。我当场大段大段的背书给他们听,我要求他们的孩子要能背到我这种程度,甚至超越我。学习其他知识你可以只理解不记忆,但学医不行,学医一定要既理解又记忆。如果没有这个毅力和能力,就不要学医了。熊继柏说他一辈子也没学多少东西,只不过把几本书背得滚瓜烂熟了,所以临床疗效很高,这是实话。不会背书,是当不好中医的。

有个老兄问我是不是经方派,我说我不是,他一脸鄙夷的看着我,他以自己为经方派为傲。于是我提议我们一起背《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我整篇整篇的背得没有一个错漏字,轮到他时,结结巴巴,背不上几句,灰溜溜的走了。以前我在龙泉寺,有佛教徒认为我对佛教了解太浮浅,我于是也跟他提议背佛经,选了几本佛经,我就大段大段的背给他听,背完后让他背,一句也背不来。当然我能背书,主要得益于我良好的记忆力和比一般人多得多的学习时间。永远不要只学了点皮毛,就自诩为某某派某某宗,其实可能连自己自诩的那点东西都没弄明白,何来资格看不起其余的门派呢?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