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长寿村巴马归来的感想

2016年9月17日,这一天是中秋节小长假的最后一天,我们夫妻俩一时兴起,跟随一家房产中介,在北京的房山区看商品房,一路狂飙的房价,令整个房市都陷入疯狂之中。我们所看到的几处楼盘,销售确实火爆得不行,看房的人很多,业务员都忙不过来,就连这个号称北京市价格洼地的郊区,房价也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房子这么贵,我们当然是买不起的。

销售房子的业务员口才很好,一路都在告诉我们,如果现在不买,今后更买不起。如果现在买了北京的房子,就等着增值。尽管以我们在北京生活多年的经验来看,他们的说法很有道理,也很令我们怦然心动,但是经济能力有限,也只能是看看而已。

第二天,也就是2016年9月18日,我乘坐飞机到广西南宁,再从南宁坐大巴到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奔波一天,在傍晚时分,来到了巴马的坡月村,我应我的两个到巴马养生的患者之邀,到这里来为她们复诊。

巴马瑶族自治县已经成为包括癌症患者在内的很多慢性病患者的养生圣地,整个巴马县,几乎都在一片高山深林之中。巴马县是世界五大长寿之乡之首,这个只有二十多万人口的小县,百岁以上的长寿老人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却是全世界最高的。巴马县的一些年过百岁的老人,依然能够自理和劳动,他们的身体状况,确实令人羡慕。

巴马的老人,多数是健康和快乐的。他们以这样的方式,嘲笑医学和医生们。作为一个学医的人,在不需要医生的巴马人面前,我自惭形秽。我们自诩先进的现代医学,对这里的人瑞们来说,完全是派不上用场的废物。他们以他们祖祖辈辈继承下来的健康的生活方式,守住了自己的健康,活到一百多岁,最后无疾而终,令世人艳羡不已。

巴马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说法,这里山多地少,住在巴马的群山峻岭间的瑶族人,过着几乎算得上是与世隔绝的生活,物质条件很差。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里曾经的贫穷是令人难以忍受的,不过这些年由于被评为世界长寿之乡,巴马吸引了很多的来自各地的养生的人,这些外来的养生的游客,带火了巴马本地的旅游经济,巴马人富了,渐渐的也不用再像他们的祖先们一样,需要靠着辛勤的劳动,才能生存下去。

这些年,受外界物质文明的冲击,很多巴马年轻人也从这大山中走出,走向各个城市去寻求发展,告别了他们的祖先选择的栖息地,投入到了中国热火朝天的城市化建设之中。

我不知道物质条件改善后的巴马人,是否依然还会像他们的先辈们一样如此高寿。巴马人的高寿与巴马的自然环境和巴马人物质生活的贫瘠有很大的关系,正是因为物质条件较差,长期以来,巴马人吃得很简单。广西人说巴马人一天三顿都是吃着山里的玉米,早上玉米糊糊,中午玉米渣煮饭,晚上还是以玉米为主食,长期以来以素食为主,河鱼是他们吃得最多的肉食。这种清淡的饮食,加上巴马人长年累月的辛勤劳碌,和巴马人简单的人际关系,让巴马人得以健康长寿。

然而今天的巴马,正在一点一点的被外界改变。从各地来的商人们,在巴马寻找着各种商机,山沟沟里盖起了高楼大厦,旅店、饭馆、商店、养生公寓、养生馆开进了山村,坡月等为大家所追捧的养生村庄,正在变得像城市里的城乡结合部一样热闹,陆续建起的大楼因为缺乏规划,看起来杂乱无章。

巴马本地人也可以不再靠辛勤的劳作才能生存了,和中国多数农村一样,这里的村民们也喜欢坐在麻将桌前搓麻将,吃得也比以前好,因为商业的发展,社会关系也比原来复杂了。原生态的巴马,正在渐渐远去。来这里养生的人,大多相信巴马的水,巴马的地磁有神奇的作用。很少有人想着去过长期以来巴马的先民们过的简单而又俭朴的生活,巴马人的健康长寿,与这种生活是有很大的关系的。

巴马人的健康长寿印证了一点:健康、快乐和高质量的生活,与财富几乎完全无关,巴马人只要能生存下来,就不再多求。而我们这些生活在现代化都市里的人,每天追逐着虚无缥缈的成就感,在各种扯淡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的指引下,孜孜不倦的拓展事业,最终却在幸福和健康上,远远比不上我们认为未开化的山民们。

现代人的贪吃懒动的生活方式和巨大的精神压力,正在毁掉我们的快乐和健康。我们以生存为借口,在行永无休止的占有之实,我们贪婪的欲望总是那么容易膨胀。我们不断拓展人际关系,以求事业上的进一步发展,与此同时,精神上日渐因为各种强颜欢笑、忍气吞声和逢场作戏而不堪重负。很少有人想过,我们是可以从这愚蠢的人间游戏之中脱身而出的。

治疗了大量的癌症病人后,我切身的感受到,多数癌症患者,身、心、灵都处在不健康的状态之中。要想真正的治愈他们,几乎需要对他们的人生进行一场彻底的重组。在欲望的驱使之下,长期的身体、心理和灵魂上的透支,才是多数患者致病的根本原因。

这些年,经我治疗存活期超过五年的患者,很大程度上,依赖的是药物之外的治疗,他们在我的建议之下,改变了生活方式,进行了大强度的运动,远离了营养太丰富的现代饮食,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调整了心理状态,彻底的改变了自己对待人生对待世界的态度,这些改变在治疗过程中的作用,甚至远胜药物。

人生追求太高,占有太多,吃得太好,享受太过,都是一种巨大的负担,诚如纪伯伦所言:“超过需求的占有是一种病态”,应有尽有不如应无尽无。粗茶淡饭,四肢勤快,平和知足,择地而居,这些最简单的常识,正是人能够健康生存下去的基本保证。

当我们谴责医疗负担太重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想过,正是我们自己的愚昧,把我们送进医院,送进了医生的手中?假如我们选择了正确的生活方式,我们完全可以藐视医院和医生,根本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医疗费用,不要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那样的人,巴马的那些长寿老人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做不到,只是因为我们愚昧,我们毅力不够。

人生之路是我们自己选择的,选择错误,需要付出代价时不必怨天尤人。我们一边贪婪的占有,并为此不惜付出代价,一边希望健康长寿,大自然默默无言,只用它无所不在的规则惩罚我们。生病之时,怨天尤人是没有用的,生老病死无人可替代,唯有忏悔反思,检讨自己的不足,痛改前非,或多或少可以帮助我们延年益寿。

科学家们对世界长寿之乡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些长寿之乡长寿的奥秘,其实都只是一些简单的常识,说起来一点也不复杂,也是人人皆能做到的,只是我们在生活之中,迷失了自己,违背了这些基本的常识。

从巴马回来的第二天,我得知我的儿子的奥数老师,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患了肺癌,刚刚在医院做完手术。这个曾经很出色的年轻人,人生一下子陷入了痛苦的深渊。对我来说,这并非新鲜事,因为我所接触的比他还要年轻的癌症患者,越来越多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从最初的震惊、悲痛过渡到了现在的渐渐的习以为常。

整个人类社会尚处在冲动、浮躁和幼稚的青少年阶段,我们还不知道该如何善待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同胞们的生命,战争、贫穷、饥饿和疾病一直在困扰着人类。尽管我们生时空手而来,死时撒手西归,但是我们在社会上生存期间,我们的脑子还是存有太多的堪称累赘的欲望和理念,我们拼命的占有财富以防不测,我们为各种理念所俘虏表现得偏执傲慢,实际上,真正的不测发生时,我们所做的所有防御几乎都会像废物一样派不上用场。

自从走上了抗癌之路,我见识了太多的人生不幸,也因为应各地患者之邀,到处出诊,极大的拓展了自己的视野,看到了比以前宽阔得多的人生。如果说我以前的见闻只是一条河流的话,那么现在渐渐就看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海洋。

在帮助患者解除痛苦的同时,我也承受着来自患者和患者家属的期待和压力。老实说,很多次我都很想从这条路上退却,过上清净一些的生活。只是不忍心看着偶尔从死神手中抢救过来的那些零星的患者们,从此又要陷入巨大的惊恐和挣扎之中,所以依然还在这条令人望而生畏的道路上前行。渐渐的,岁月将我磨砺得日渐淡定。

我不知道下一刻缘分会把我带向何方,让我遇见谁,让我看到什么。每天直视人类同胞的死亡,我的心早已被磨练得异常强大,我也放下了对世间万事的执着。我很难再卷入人世间的各种纷争之中,也不会再为了城市里的房价的波动而日夜不安,我很愿意过着巴马人的原生态的生活,不追求享受,一切顺其自然,不求高寿,但求少点病痛,多点健康的快乐,简简单单的活着。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