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疴重疾用猛药:浅谈中医治疗肿瘤大处方和大剂量用药问题

笔者学习用中医治疗肿瘤,最初喜欢从书本上学习,后来逐渐接触到一些用中医药治疗肿瘤疗效很好的患者后,就喜欢追踪这些患者的治疗过程,学习他们使用的处方,其中有一些是用民间偏方治好的,也有一些是某些中医师治好的。所用处方各不相同,但是有些地方却是书本上看不到的。

上个月,笔者到山东蓬莱追访一个终末期胃癌患者的治疗方案。该患者在医院手术时,医生切开患者腹部后,发现患者腹部已经长满肿瘤,手术意义不大,遂放弃切除肿瘤的努力,为患者缝合好伤口后,让患者做化疗,患者做了一个疗程的化疗后承受不了,决定放弃化疗,回家等死。

后来患者在本地人的指点下,采挖一种在烟台蓬莱一带被称为“槐莲豆”的草药的根治疗,这种草药经笔者亲自到烟台蓬莱考证后,确认为中药苦参。该患者单独用苦参煎汤喝,存活五年半。笔者通过患者家属了解到,该患者每次用苦参约一两左右,苦参用量超过了中药药典规定的常规用量很多。

该患者在用这种偏方治疗了几个月后,恢复正常的农业劳动,劳动强度很大,因为家里穷,生活条件不好,吃得也较差。所以患者家属认为患者如果不是过度劳累,可能存活期不止五年半。但是笔者本人并不这样认为,可能正是因为这个患者长期的从事农业劳动,饮食清淡,加上大剂量使用苦参,才能生存这么久。

一个终末期的胃癌患者能靠着单味苦参存活五年半已经是奇迹了,我相信无论是中西医,对这样的患者,都很难取得这样好的疗效。这个患者用的苦参的量超过了药典规定的量很多,苦参极容易引起脾胃不适,消化不良,假如不是患者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恐怕很难抵挡苦参的这种副作用。

在这里顺便一提,现在很多患者,在得悉患癌后,家里人尽量让患者“养病”,营养上生怕跟不上,体力上生怕累着患者了,这种观念是非常错误的。相当多的肿瘤,是由于营养过剩引起的,患者正是因为长期吃得太有营养而运动量又太小了,才会患癌。一旦患病后,更加的变本加厉的加强营养和以静养为主,其结果就是癌症很不容易治愈。

所以癌症患者在治疗癌症期间,应尽可能多的进行体力运动,促进自体新陈代谢,充分利用人体自然的康复能力,抵抗疾病。赵绍琴教授生前治疗癌症患者时,就特别的叮嘱患者要加强运动。笔者本人治疗癌症患者时,亦会经常叮嘱患者加强运动。生命在于运动,运动的好处是非常大的。

笔者在北京遇到一例胰腺癌患者,经北京朝阳医院某已故老中医治疗三年后,胰腺癌痊愈了。笔者曾经从患者手中见过该老中医开的处方,该老中医擅用软坚散结法治疗癌症,其方子之大,令人乍舌,常常几十味药,药量也是超大的剂量,但是疗效却出奇的好,受到患者一致好评。

现在很多医疗界的同行对大处方的问题诟病很多,但是以笔者追访的一些病例来看,其中不乏靠大处方取得较好的疗效的。笔者追访过另一例鼻咽癌纯中医治疗痊愈患者,该患者找的中医师所用的处方也是出奇的大,煎药时需要一个超级大的药罐才煎得了,但是患者的癌症被治愈了。这种实际的疗效,往往比理论上的争议更有意义。

上海已故名老中医邱沛然教授就曾经提及过“大方复治法”这种独特的治疗方法在治疗疑难杂症上有临床意义。已故的抗癌名家梁秀清老大夫,治疗癌症时,也是习惯用大处方的,常常五六十味药一起用。

笔者自己曾经治疗过一个肝脏巨大型肿瘤患者,该患者已经失去了手术机会,选择了中医治疗后,笔者给其开出了一张六十多味中药的大处方,治疗至十四个月时,患者肿瘤缩小了2公分。后患者希望加快治疗进度,进行介入治疗后,出现了一系列的副作用,不治身亡。

所以笔者认为,在没有找到确切的应对肿瘤的对策之前,不宜对大处方和大剂量用药有过多的批判,我们应该尊重事实的疗效,而不要死抱理论不放。

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一些中医师确实通过常规用量和小处方治疗肿瘤取得了一些成功的治验,笔者就曾见识过孔嗣伯老大夫用不足十味药,每味药多6-10克,维持了一个晚期肠癌患者六年多的生命,这种药少量轻的用药方案,不但减轻了患者的身体负担,也减轻了患者家人的经济负担。但是这样的成功个案并不多见。

医生在开大处方和大剂量用药时,要注意风险,大剂量用药和大处方用药时,笔者自己一般是让患者先将一副药分成两三天服用,如无强烈副作用,再逐渐一天一副药,这样的话,患者身体上承受得了。大剂量用药和用大处方思路时,副作用不可避免,医生在开处方时,最好能够对副作用有所预警,告知患者家属和患者本人,最好还能与患者本人说明这样用药的原因所在,这样的话,在出现副作用时,患者和家人才不至于过度恐慌。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