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终有醒时

在帝都这繁华的世界里,倏忽之间,度过了近二十年,虽然大量时间泡在国家图书馆读书,但是也接触了中国政界、商界、医界、宗教界、学界最精英的阶层,在这充满了噪音的世界里,内心渐渐安静下来了。

到如今,我的人生从时间上大致可以分为两半,前十八年在老家湖北黄冈,苦读书以求跳出农门,学习之余,参与家里的各种劳动,为解决家里的经济问题出一份力。近十九年在京华历经风云变幻,自己饱经坎坷的同时,也见证了这喧嚣的世界里的三教九流的朋友们所经历的人生坎坷。

旧交中,昔年公侯,如今成阶下囚者有之;当日显贵,如今一贫如洗者有之;而过去的穷困潦倒的朋友们,现在开豪车住豪宅,辉煌之极者,亦不乏其人。这丰富的人生,恰如一部鲜活的《儒林外史》,让我品尽人生的酸甜苦辣。

吴敬梓写完《儒林外史》后,填了一首词:“记得当时,我爱秦淮,偶离故乡.向梅根冶后,几番啸傲;杏花村里,几度倘徉。风止高梧,虫吟小榭,也共时人较短长。今已矣!把衣冠蝉蜕,濯足沧浪。无聊且酌霞觞,唤几个新知醉一场。共百年易过,底须愁闷?千秋事大,也费商量。江左烟霞,淮南耆旧,写入残编总断肠!从今后,伴药炉经卷,自礼空王!”

这首词道尽了我此时此刻的心境。我自小志向远大,年轻时到北京,一腔热血,满腹豪情,希望能够改变中华民族的未来,用肆意汪洋的文章,表达自己激进的政治思想,这沸腾的精神,倒也感召了很多读者,不乏从五湖四海来到北京,希望与我一起共图民族改革大业者。也曾身入商场,仗着自己的尺寸之长,把生意做得顺风顺水,虽然没有大富大贵,生活倒也过得十分惬意。先慈生病之后,熄灭了“与时人较短长”之心,捡起祖传的医业和少年时期的梦想,重归医疗行业,栖身杏林,默默耕耘,十年积累,竟也逐渐声名鹊起,得以见识杏林之中的种种善恶是非。

我这一生,从少年时期就不断为名所累,也总在躲避虚名带来的困扰,每在一个地方或者一个领域成名之后,即急流勇退,以保内心的安宁。但是从初中时代到如今,未曾真正逃脱得了虚名的困扰。久经磨练后,心已淡然,对一切,均抱“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以不变应万变,真实的做自己,诚恳的待他人,不强求不攀缘,亦不为外境所乱,内心如古井之水,再无波澜。

阅人历事越多,越是厌倦红尘。这若梦的浮生,终究也有彻底醒来之时。古人云,不为良相,即为良医。而医者的境界有三:一者治身之病,二者身心兼治,三者治世之病。要想达到这三重境界,非博览群书、深阅世情不可。我虽鲁钝,但是也愿追随前贤,以这三重境界为志,孜孜不倦的在医道上探索。安贫乐道,耐心治学,再不入这浮躁的红尘世界,虚度光阴。

人生在世,唯死难逃,到了中年,就知道光阴的宝贵,也知道了欲望的可怕。世间栽大跟头者,莫不是放纵了自己的内心,陷入贪奢淫欲的苦海之中,不可自拔的人。我非生而知之的圣人,但是历经了人世沧桑后,大致也明白了很多人生道理,逐渐沉潜下来了,或在书斋之中,或在山林田野里,学医寻药,读书思考,体悟人生,不再在世俗生活中自寻烦恼。

孔子的弟子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即已知足,终日沉浸在“学而时习之”的快乐之中,浑然不知世上有烦恼二字。我鲁钝笨拙,要到年近不惑,方能彻底放下世间一切,步入这样的澄明之境,物我两忘,乐而忘忧,亦忘岁月,不知老之将至。所幸的是,如今终于彻底解脱了,回归了一颗本然之心,在医道上随缘的前行。

朝闻道,夕死可矣!今后有无成就,天意也。精神上超脱了生死,断除了烦恼,此生即已无憾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