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贫寒的医者兼文人能为这个世界做什么

明天要去上海,今天老婆给我找衣服,准备我出门。找来找去,找不出几件她认为可以穿得出去见人的衣服,最新的衣服也是三年前买的。鞋子更是寒酸,最好的一双鞋子是我哥哥的一双旧鞋子。老婆看着有点心酸,想去给我买新的,被我拒绝了。

我想攒点钱早点建起一个小型的中医药实验室,自己做研究,提高中医的疗效,解决一些实际问题。衣服虽旧,洗干净了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世上有很多人有钱,但是肯投入到为解决人类的苦难的事业之中的不是很多,而终有一天,那些吝啬于人类共同的健康事业者,却需要我们这些贫贱的医者帮助他们解决疾病的痛苦。人活一世,也并不是非得光鲜亮丽、出人头地才叫有意义,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作出贡献,也很有意义。

我现在确实贫寒,但是我的文章,发布在各个网络平台上后,每个月也有过百万的阅读量,正在影响着一个庞大的人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数量还在增大。有很多人因为这些文章谩骂我,也有很多人因为这些文章突然找到了生命的曙光。我在我的师父们的指导下,救治的病人,也有相当的一部分减轻了痛苦,甚至彻底摆脱了他们遭受的顽疾的折磨,这就是我存在的全部意义。这种不尚空谈的意义,让我活得很踏实。

我存在的意义并不在于我为家人赚到了多少金钱,我辛勤的工作,养活了他们,我就觉得自己对得起他们了,虽然没有给他们带来更多的体面。我存在的更大的意义,在于帮助了很多身心疲惫的人,解决了他们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痛苦,让他们重新焕发出生命的光彩,这就够了。

年轻的时候,我也曾幻想过成为万众瞩目的英雄,也曾幻想过让家人过得衣食无忧,富足安乐。但是在奔波忙碌中,却发现这一切需要我牺牲自己的尊严,玷污自己的品行,降低自己的人格,才能够获得,这实在有违我的性情。我并不想去装清高,但却想保持自己的一颗赤子之心,可以轻松一点活在这个世界上,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帮助到我所同情的一些人,这就够了。

贫寒并不可怕,更不可耻,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真正可怕的是,在贫寒中自己看不起自己,沉浸在贫寒带来的自卑之中怨天尤人,无法自拔,难以投入到自己热爱的事业之中。孔子的弟子颜回,正是一个贫寒之士,但是却一辈子好学不厌,乐而忘忧,孔子最尊重的弟子就是颜回。

一个人孜孜不倦于做学问,便很难再像商人一样赚大钱,在一个拜金的社会里,做学问的人注定了只能不受人重视。但是在社会中,做学问的人也是不可或缺的,没有这样的一群人,人类文明的进步,便不可得。

我们不高尚,也不可耻。我们守着这份自己喜欢的事业,不需要别人投来艳羡的目光,也无需谁为我们喝彩,在一次又一次失败之中,自己重新站起来,继续前行。也许我们只是后人的垫脚石,一千年后,我们今天所获得的一切研究成果,均会遭那后世之人嘲笑,但是历史就是这样,没有我们甘为垫脚石,就不会有后人的辉煌。正如没有前人的铺垫,也没有我们今天的成果一样。

我不会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我希望这荒谬的逻辑能少影响一些人,希望这世界上,多一些还能保持自己内心的一点清雅的书生,真诚的为人类的文明发展,做点贡献。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