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当知佛有害的一面

歌德称谈艺之“见”曰:“能入,能遍,能透”,遍则不偏,透则无障,入而能出,庶几免乎见之为蔽矣。

——钱钟书《管锥编》

因为我之前多年来在各种平台上发布了大量的佛学方面的文章,近年来不断的有对佛学感兴趣的人,通过各种渠道找到我,希望与我在佛学方面进行一些思想交流。今撰此文,聊以阐释一下我自己对佛学的态度。

总体来说,我对佛学的态度是有批判的吸收。我不同于纯粹的佛教徒,对佛学只有敬仰而无批判;亦不同于纯粹的批判佛学的学者,对佛学只有批判没有认可;甚至也不同于那些持中立态度的学者,纯粹只研究佛学,不实践。我自己是个佛教部分思想的实践者,我在寺庙里修行过,但是我对佛教中的大量的垃圾思想持否定的态度。我越来越不愿意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佛教徒,我的无神论倾向,使我更近似于耆那教教徒,但是耆那教的思想稍嫌单薄,不及佛教思想的深厚。所以我在对待宗教信仰的态度上,和耆那教教徒相似,在思想上,则受到佛陀和龙树的影响。

耆那教是佛经中所记载的外道之一,在佛陀在世时,耆那教的势力足以与佛教相抗衡,至今在印度,耆那教依然有数百万的信众,而且这些信众大多社会地位较高。耆那教是无神教,耆那教相信理性高于宗教,耆那教认为正确的信仰、知识和操守是人解脱精神痛苦的根本办法。耆那教的基本教规为“诚实语,纯洁行,不执着,不伤害。”耆那教也有“三宝”,即正信、正知、正行,还有“五戒”,即不伤生、不诳语、不偷盗、不奸淫、不贪财。耆那教教徒主张苦修,通过苦修来达到精神上的永久解脱。

客观地说,耆那教的这些思想,在今天看来,都是非常正确的。在科学昌明发达,神学影响力越来越衰弱的现代社会里,耆那教的这种无神化、非宗教化的信仰更容易令人接受。今天我们中国很多寺院,实际上从本质上更接近耆那教,因为一些寺院,尤其是禅宗的寺院,渐渐的不再讲佛教中有神论的东西了。

凡事有利的同时亦有弊,佛教里说:“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佛经中的确有大量的可供学习的智慧,但是也不是没有有害的精神鸦片的。一个人学佛,如果仅崇拜佛学中有利的一面,并因之而无视佛学中有害的一面,就极容易为佛学所蒙蔽,进入一种偏见的状态。

佛教徒常常在社会各界批评佛教中有害的一面时进行百般辩解,叫人“缘佛教光明的一面”,不要“缘佛教阴暗的那一面”,实际上,说这些话的佛教徒大多本身已经沉浸在阴暗的一面中无法自拔。所以对于偏执型的佛教徒,我本人是不愿意多接触的,尊重其信仰,远离其聒噪,是最好的与之相处的方式。

我个人的意见是,对一门学问,不学就干脆不学,要学就干脆学全面,学透彻,学透之后还要跳出来。只有学全面了,才不会有偏见,只有学透了,才不会为其所障。人一旦沉迷在某一种思想或者信仰之中,就极容易成为一个偏执的人。以我个人与佛教徒多年的接触经验来看,佛教徒的偏执较之常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信仰越是虔诚者,越偏执。以当下的所谓放生活动为例,很多佛教徒的放生活动,非但不是在放生,实在是在杀生和破坏生态环境。

我2007年的时候在天涯社区发布了我自己诠释《金刚经》的文章,那会儿我才28岁,年轻气盛,以为自己了不起,对自己的智力和悟性颇为自负。后来很多学佛的跳出来痛骂我对金刚经的解读是在“谤佛”,在所谓的正信的佛教徒的眼中,“谤佛”是要下地狱的。但是一个无神论者,怎么会相信有地狱这样一种荒谬的存在呢?所以对这些人的谩骂从来不放在心上。

但是那会儿确实遇到了几个佛学方面的高手参与到这次辩论中来,其中有一个大概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的佛学修为最令我佩服。我俩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他在我写作的过程中,一直在给我打补丁,指导我读了很多的书。有佛教史方面的,有古印度思想史方面的,还有我以前不曾接触过的佛经。这个老师的渊博令我极为心折,他对我的文采和对佛学的认识也极为心折。

在他的引导下,我从一个所谓的佛学研究者,变成了一个大佛学研究者。不再是单纯的研究佛教哲学,而是整个的去研究古印度的哲学和历史,以及佛教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和发展史,甚至连西藏学和西藏的苯教也涉足了。因为这些都与佛教思想的形成和演变有着极大的关联。只有在这种大历史观的视野下,才能更清楚的看清佛教是什么。

我为此读了四年的书,要知道我在这之前也读了大量的佛教方面的著作,还系统的学习过人类学和社会学,写作过两部人类学方面的专著。所以之后的这四年的阅读,绝非盲目的阅读。我心中的很多关于佛教方面的困惑在这个阶段得到了解答。

尤其是,那会儿我的母亲生病了,我遭受了沉重的精神打击,人开始走向消沉。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来北京时是住在北大东门外的中关园的,租了北大计算机系的一个老师的房子,在那里一边靠着经商养活自己,一边读书写作,更为重要的是,在那里结交各种有理想的青年,彼时我的意愿是想做孙中山、陈独秀和胡适这些人曾经做过的事情,从思想和行动上改造中国。而且付出了大量的行动,我那会儿写的文章,犀利程度不亚于鲁迅,因为这些文章,我在中国最早的一些BBS上算得上风云人物。

在二十岁前,我的很多行为是令人瞠目结舌的。我上初一的时候,我们班的原班长行为不端,欺负一些懦弱的同学,激起了我的义愤。我在一个晚自习结束的时候,到我班主任的宿舍里,跟他说,这个班长很不称职,慷慨激昂的痛斥了他的种种不端行为,向我的老师提出,让我来当这个班长,整顿班风。我的班主任看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如此的有魄力,有点目瞪口呆。他反应过来后,极为赞赏我的风骨,对我说,你要好好学习,以后会前途无量。两周后,我们班的班长变成了我。

我遭到了原来的班长的疯狂报复,整个初中三年,他一直威胁要打我,但是这个嚣张跋扈的同学,虽然打过很多人,却整整三年没有真的敢对我动手。我那会儿十分的有勇气,他威胁我的次数多了之后,激怒了我。

有一次我们学校升旗仪式结束后,校长训话,校长快讲完的时候,我大踏步的走向主席台,对校长说:“校长,我有话讲。”然后接过愣住了的校长手中的话筒,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痛斥了那帮威胁我的小流氓,大声的告诉他们,我是不怕他们的。我连死都不怕,所以要敢打我,那我就跟他斗到底。大概是这种无所畏惧的勇气震慑住了他们,所以,虽然他们背着我在我书包里、床铺里搞点小动作,但是却不敢当面挑衅我。

也大概是因为这种过人的魄力,我们学校后来选我当了学生会主席。我上高一的时候,一如既往的继承了这种无所畏惧的作风,结果得罪了我们学校校长的儿子,后来他找人动手打了我。我一怒之下,去学校小卖部借了把菜刀,找到打我的那几个牛高马大的家伙,直接砍下去,那几个人完全没有想到,我的性格是如此的刚强,几乎是跪下来求我饶了他们。

因为这个原因,我高二时换了所学校。但是在这所新的高中里,我的个性依然是如此的鲜明。我曾因为老师殴打学生,以至于我的同学被打得头破血流而率领一群男同学,满校的追打这位打人的老师。也曾经动员全年级的学生,集体要求校长罢免某位不称职的教师。与学校的正副校长均有过冲突。

可见我年轻的时候,是多么傻楞的一个人。我那时候虽然个性张狂,但是学习成绩是非常好的,考得最好的一次,我们全年级的第二名,总分差我一百多分。有次湖北省全省几百所高中联考,我考了前几名。

直到我上大学后,我的个性依然是如此的强悍。有一次我去天津看我现在的老婆,当时的女友,我坐的大巴车上的售票员打了车里的一对老夫妻,把老头子的头打破了。老人家哀嚎起来,要去告这位售票员。售票员非常嚣张的说,有谁看到我打你了?满车的人不敢吭声,当时我站起来,手中拿着个臂力器,对这位仁兄说:老子看见了!逼着司机把车往派出所开,送这位嚣张的售票员伏法。

所以我这个人去学佛,几乎是完全的难以想象的。因为这种性格与佛教徒应有的慈悲和和善,是完全对不上的。但是我却是从七岁开始,真实不虚的受到佛教的熏陶。我的祖母不认识字,但是她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在外面托人抄写回来的佛经,她一定要背诵下来才肯罢休,她总是央求我教她念经,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几乎是威逼利诱。所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靠着查字典,帮助我祖母背诵佛经,往往是我先背诵下来了,我的祖母还记不住几句。

我的强悍的个性是被我母亲的病改变的。我母亲脑溢血的时候,在医院里昏迷了好多天,我赶回家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母亲躺在病床上人事不省的那一刻,一贯强悍的我,匍匐下来了。

我对自己的大学不满,从大学辍学,学历也不要了,跑到国家图书馆读书,这种叛逆之举,害得我母亲提心吊胆了很多年;我以前因为个性太强,在很多问题上任性胡为,完全的不听母亲的劝诫;我仗着自己生存能力强,能赚到钱,根本不在乎家人对我的批评,叛逆到好几年不回家,害得我自己的母亲以泪洗面,逢年过节,思念儿子若狂……,这些往事一幕一幕的涌上心头,使我十分懊悔,我希望我的娘醒过来,让我有机会跪在她面前向她忏悔,但是她昏迷了十多天,医院里把她的告病危的牌子挂了二十三天。

她昏迷的那段日子,我感到有千万把刀子在扎我的心,我忏悔我自己的过错,我希望我能弥补我对她造成的伤害。我所读过的佛经,开始一句一句的涌上我的心头。在那样的时刻,我不得不佩服,佛陀这位智者,对人生哲理的领悟是多么的深刻。佛经中说“人有众过,而不自知,顿息其心,罪来赴身,如水归海,渐成深广”,在我母亲的病床前,我以泪洗面,痛悔自己既往所犯下的一切过错。

次年,我的尚未从脑溢血后遗症中摆脱的母亲被查出胃癌。从那以后,我一面想办法给她找地方治病,一边刻苦学医,照顾她,一边早晚诵佛经,深度忏悔。我不知有多少人是在我这样的一种状态下,在积累了深厚的佛学知识基础上,去实践佛教生活长达十年之久的。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调伏了自己的内心之外,我没有见过任何神迹。但是调伏了我这样强悍的一个人的内心,这就是神奇了。我现在居然能够宽恕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就算有个人当面向我吐一口唾沫,我现在亦能一笑置之。不是因为学佛之后内心变得多么的柔软,而是因为我现在知道了,一个人在还不成熟的状态时,自己做很多错误的事情,自己不自知,所以我能够原谅一切对我的伤害的行为。

宽容精神是宗教训练要达到的重要的目的之一。约束自我的行为,则是宗教训练要达到的另一个重要的目的。一个人唯有把自己战胜了,把自己内心的贪嗔痴战胜了,才能无需任何人监督,即能约束自己的一切行为。人总有一天会意识到,伤害他人给我们自己内心带来的痛,远比受到他人伤害所带来的痛要深沉。所以,到了那一天,人会自觉的约束自己的一切行为,不给其他人造成伤害。

佛教最终的目的,乃是让人从种种修行中,逐渐体悟到终极的灭苦智慧。佛教认为人生有八大苦,分别是生、老、病、死、爱别离(与所爱之人生离死别)、怨憎会(与自己怨恨的人狭路相逢)、求不得(想得到的得不到)、五蕴炽盛(因为种种原因导致五内俱沸,悲伤、痛苦、焦虑交织在一起),一个人学佛,最终要学到灭苦智慧,将人一生会遭遇的种种苦,一网打尽掉,从此不再烦恼。

为此,佛教提出要靠六度:持戒、忍辱、布施、禅定、精进、般若这六种修行的途径,来达到这一终极目的。

持戒是修持戒律,严格不做佛教戒律规定的不许做的事情。忍辱是面临一切诽谤、欺负和侮辱,要能忍住。布施是帮助他人,佛教有财布施、法布施、身布施、无畏布施等多种布施方法,也就是说可以通过物质上、精神上助人为乐的行为来修炼自己的慈悲心。禅定乃是静坐,静坐的过程中,一是忏悔思过,如达摩面壁思过;二是在安静中思考自己想不明白的人生道理;三是在禅定的过程中,把自己火爆的性子逐渐的练得柔和些、再柔和些;四是在禅定的过程中,渐渐的做到物我两忘。精进是要不断的提升自我,提升上了一个台阶后再向下一个台阶迈进,佛教认为人的思想境界的提高是一个次第渐进的过程,就像爬楼梯,要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爬,不能半路放弃。般若乃是六度中最重要,也是最有份量的一度,般若即是觉行合一、解脱达道的智慧;此智慧不同于一般所说的智慧,它必须得是知行合一的智慧,不但想得明白,而且所作所为的每一件事情都要“如理如法”,不违背佛教的认知。

这个非常完备的修行体系,是佛教区别于心理学、区别于其他宗教的最大的特色。也是佛教的最精髓的部分,最终修炼出来的佛教徒,应该具备四无量心:慈心、悲心、喜心、舍心。唯有能做到慈悲喜舍,才会不贪婪,不嗔怒,不执着,不傲慢,不多疑。贪嗔痴慢疑这五种心,在佛教里被合称为五毒,是人心中种种痛苦的根源。

所以我不是一个单纯的研究佛教哲学的研究者,我是一个佛教思想的践行者,真正令我匍匐的,不是哪个禅师对我进行的当头棒喝,而是我在人间遭遇的种种内心深处的苦痛。这些苦痛都曾折磨得我生不如死,在摆脱这些苦痛的过程中。禅定功夫和灭苦智慧自然而然的产生了。

人若非执着于情和爱,执着于种种欲望,如何会将自己陷入如此深重的人生之苦中呢?常常有人从理上来跟我讲佛教的是与不是,我觉得都是在扯淡。凡是没有体验过人生八苦的,仅靠所谓的诵经念佛,烧香礼拜,磕头作揖,甚者有些人相信自己的幻觉,觉得自己看到了佛,看到了莲花座,看到了观世音,这些统统是领悟不了佛教真正的深刻内涵的。

佛只在我们的心中,当我们自己战胜了自己心中的种种执着和贪恋时,我们就是佛。

何谓红尘?红尘是由血缘关系、情缘关系乃至于其他的各种缘分组合在一起的人群,在这样的一个人群中,弥漫着爱恨情仇,弥漫着种种贪婪的欲望。法国哲学家勒庞说,人一旦进入一个群体之后,智商会迅速下降,从众心理成了主导一个人的行为的主要因素。

人总是在群体之中迷失自我纯净的本性的,受群体中各种流行的观念影响,一个人很容易把自己变成各种思潮的奴隶,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失去自己的本心,迷惘而又疲惫。所以一个人如果能够脱离群体,保持自己独立的主见,实在是人生之大幸。

这就是为什么叔本华说人和人之间,就像刺猬,离远了觉得孤独和寒冷,靠近了自己身上的刺会刺伤对方,对方身上的刺也会刺伤我们自己。存在主义大师萨特说:“他人即是地狱”,佛教徒要出家成为沙门,实在是希望摆脱盘根错节的人际关系带来的自我意志遭遇的种种强迫性的干扰。

一个人若能从血缘和情欲构建的这张无边无际的情网之中脱离出来,那真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出家,不过是像现代很多单身人士选择了单身一样简单。为什么很多人明明可以不单身却选择单身?因为他们不愿意掉进世俗的关系网中,深受自我意志被干扰的折磨而已。

理想中的爱情,就如霭理士所言,是两个志同道合者之间的爱情,是互相对对方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高度认可的两个人之间的爱情。理想中的家庭,也是互相不干涉其他人的意志,让每个人保持高度的独立性和自由性的家庭。所以在一个家庭中,民主的作风非常重要,宽容的精神也非常重要,最重要的,还得是整个家庭在价值观上的统一,以及整个家庭的成员都不容易受到外界影响。

这样的爱情和家庭实在是极为罕见的。遇不到这样的爱情和家庭怎么办?求人不如求己,只有自己解脱自己,断欲去贪,不受情缘影响,坚定的做自己。这样的人很容易被批评为太自我,太自私。面对这样的批评,除了把脸皮放厚,无动于衷之外,别无他法。

六亲眷属相亲相爱,和睦相处,岂不令人羡慕?问题是世上的事情,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我们可以努力付出,努力工作,善待家人,爱惜他们,但是最终他们是否满足,也就不是我们所能左右得了的。有欲望的人类,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动物。因为欲望这种东西,总是容易在外界的刺激下不断的膨胀,这种膨胀可能永无止息之期,直到这个人有一天可能终于明白,欲望是没有尽头的无底洞,欲望的膨胀才会突然一下子终止下来。但人类多数属于欲壑难填者,要明白这一点实在很困难。

当欲望的列车停下脚步的时候,我们能够感受到这世界是如此的轻松,如此的安宁。这世上的一草一木,均令人心旷神怡,快乐就在眼前。所以那总是能够开心大笑的人,是阳光的,即便这人不漂亮,不英俊,不富有,他(她)也是这世上最令人羡慕的人。

我行医多年,接触得最多的就是癌症病人,在这种人类尚无法解决的绝症面前,无论是富商巨贾,还是达官贵人,均只能匍匐在地,接受命运的安排。过去,他们有很多的欲望,有很多的成就,但是现在他们的欲望单一为能活下来,而他们过去所取得的所有成就,财富也好,智慧也好,均不过尔尔,在大自然的规律面前,什么用途都派不上。

所以台湾的柯文哲在竞选台北市市长时,说了一句话:“一个医生看来,荣华富贵,不过一堆狗屎而已。”在一个医生眼中,同样不过一堆狗屎的,也还包括世俗所谓的各种成就。人生在世,唯有自己所爱的人,自己所爱做的事情,才是最宝贵的。其余,皆不足道也。两情相悦的爱和自己乐在其中的事业,是人活下去的真正值得我们当回事的动力。

多年来,我就像一只在原野里奔跑的野猪,我的性格是如此的独立,是如此的敢于争取,对自己的理想是如此的重视实践胜于空谈,所以我感到有幸的是,今年我三十七岁了,多数时候我是过的自己想要的生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没有对家人造成伤害的话,我甚至要对自己的这种人生打满分。

如今很多人学佛,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学什么。有些人是想在佛教中寻找神通,遗憾的是,佛教没有神通,佛陀在世时一再批驳神通。一些重病患者临时抱佛脚,最后反而中了混进佛教中的骗子的圈套。一些迷惘的人,去佛教寻找导师指点,结果导师本人也是沉迷在贪嗔痴慢疑中的人,教的佛法似是而非,令人深陷在消沉和软弱之中不可自拔。还有一些导师,骗财骗色,中国最有名的藏传佛教上师之一,XXX堪布,人前道貌岸然,但是我却亲自接触到了被他骗色甚至可以说是强奸了的女信徒。这种人面兽心的导师,实在害人匪浅。

人都有人性的一面,也有兽性的一面,甚至还有魔性的一面。人性和兽性好歹是真实的,魔性就是昏聩后的自欺欺人。佛是在人这个道上觉悟成觉行合一的智慧之人的,他是靠理性,而非靠神通,实现精神解脱的。

而且精神解脱这种事情,一旦解脱了,该怎么生活就该去怎么生活,该养育的家人也该去养育,出家算什么事儿呢?现在有些出家人,不但自己吃穿住用靠信众供养,而且还在响应中国的孝道文化,在寺院里建立养老院,把他们的父母也接到寺院里养起来,靠着社会信众供养。这种不劳而获的寄生虫式生活,亦被他们自己誉为大丈夫行为,诚佛教界一耻也。

觉悟前吃喝拉撒睡,觉悟后吃喝拉撒睡,生活本质没有任何变化,所变化者,唯自己的心也。但是正如叔本华所言,人这种动物,仅仅比其他生物多了一点点意识,但是正是这一点意识,却让人比其他生物活得痛苦多了。

在佛教里,叔本华的这个“意识”对应的是“有情”二字。有情众生,是生活在欲海之中不可自拔的一群人,唯其痴迷于欲海,所以总是心性飘摇不定,外面的世界风波不息,人唯一能够保持平静的办法,就是不受外界干扰,活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有时我会逛逛天涯社区这类论坛,看着一群佛教徒和基督教徒或者道教徒在那里争论,自己的教主是其他宗教的教主的老师,居然还引经据典的搬出很多的歪理邪说,力证其观点之正确,我想那些既不信仰佛教亦不信仰道教还不信仰基督教的人,看到这类争论时,只会在内心暗暗的说句:“真是一群傻逼也”。另有一些则在用各种办法牵强附会的说服其他人相信看不见、摸不着的神性的存在。我心中不免叹息,学佛学成这样,还不如不学了呢。

我曾经因为自己的无神论倾向遭遇北京龙泉寺一群的有神论佛教徒的集体围攻,在网上发一些文章时,也是遭遇无数的反佛者、迷信神者和各种宗教情感炽热接受不了对自己的信仰的任何批评性言论的低阶佛教信徒的集体围攻和谩骂,照他们所诅咒的,我早已下了十八层地狱了。不过以我无所畏惧的性格特点,别说十八层,下三十六层地狱,也是无所谓的了。一个慈悲为怀的宗教,培养出来的信徒,如此的恶毒,也算是奇迹了。

这是我个人的宗教观,是我自己对佛的看法,我知道,大多数的佛教信徒对我不认同,有一些甚至恨我恨得牙根痒痒,好在我现在只在自己的自媒体上发这类文章,我已经厌倦了在公共论坛上被一群污言秽语的家伙纠缠着,要求我认错改错,赔礼道歉了。也已经厌倦了跟各种学佛的师兄弟们切磋佛法。所以,诸位来找我讨论佛法的,看了这篇文章后,认可的就认可了。即便不认可,也就挥挥手,一笑而过吧,不要打扰兄弟我的安宁和平静。我承认你们是大师,你们将成就无上佛道,但是我是甘愿在凡夫的路上,走完这一辈子的。

因为在我身上,一直有种精神,是怎么改都改不掉的,那就是求实。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