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高不可耻,可耻的是我们不崇高

在我们中国,现在有一种怪现象,崇高的情感被沦为耻笑的对象。这是我们整个社会精神文明沦丧的一种体现。我们羡慕西方人,羡慕他们井然有序的社会秩序,羡慕他们的商人充满了社会责任感,羡慕他们的社会制度包容性强,羡慕他们的公民道德高尚。但是一旦事情轮到自己头上时,我们便耻于为崇高之举,总觉得那是出丑卖乖,或者是别人的事情,与自己无关。

然后我们的社会就发展成今天的这副德行。道德沦丧的莆田商人控制了中国绝大多数的民营、部队甚至一些公立医院;同样是道德沦丧的莆田商人们制造了全世界最多的假货。他们本来应该是值得全社会唾弃的败类和人渣。但是当我们自己的身边出现了这样的富贵的人渣时,我们趋之若鹜,羡慕他们取得的所谓的“成功”,并以能接近他们为荣。

莆田商人只是中国商人的一个缩影。我们曾经热烈的拥抱IT业,曾经激情澎湃的以为IT业代表着高科技,代表着未来,可以引领中国企业走上一条有社会责任感的发展之路。但是众所周知,马云靠容许贩卖假货发家,李彦宏靠与莆田黑医疗勾结在一起欺骗患者致富。事实证明,不管是非知识分子创业,还是知识分子创业,我们都走不出道德沦丧的怪圈。

我们的很多宗教人士,过去仅仅只是社会的寄生虫,如今发展成了社会上的声威显赫的巨骗。他们在欺骗整个社会的虔诚的宗教情感,从中牟取声闻利养,致使本来应该是救济人心的宗教,终于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中国近代高僧太虚法师,大概要属最近的几百年中,中国佛教界最伟大和最诚实的佛教徒了。他博览群书,不但学习佛经,还广泛的学习科学知识、人文思想,甚至连言情小说都看,最终成为了最诚实的一个佛教徒。在他的大力倡导下,中国佛教终于一度从装神弄鬼的骗子宗教扭转为关注真实的人生的人间佛教。不过遗憾的是,如今的人间佛教,又重新回到了装神弄鬼的套路上去了。满大街的假和尚在明目张胆的行骗,道貌岸然的真和尚在自欺欺人的行骗。致使宗教的公信力,已经掉进了粪坑。

至于说我们的知识界,现在真是乏善可陈。真正的知识分子,在历朝历代,都是社会的“清流”,代表着整个社会的良知。为弱势群体大声疾呼的是他们,痛斥社会各种不良现象的是他们,在民族危亡时刻,铁肩担道义,挺身而出,拯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还是他们。书生虽文弱,但是有铮铮铁骨。正是书生们的这种铮铮铁骨,铸就了一个民族的灵魂。当一个民族灵魂丑恶时,书生们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因为正如孔子所言:“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人类学家莫里斯说:“权力即腐败,但这仅仅是部分真理。极端的屈从同样使人腐败。”当中国的知识分子们,以世道为借口逃避自己的责任之时,我们应该知道,真正的问题出在我们自己的内心的邪恶和软弱上。任何一种世道,都是善恶相争勇者胜的世道,我们不应该把他人的强横作为自己懦弱的借口。知识分子天然的使命就是批评,而不是阿谀奉承。钳口不言者,不过一认识字的懦夫而已。

知识分子应该引导整个社会向善良、向公正、向诚实的一面去发展,而不是自己也参与到集体作恶之中。今天,我们有几个所谓的精英,敢说自己不是反其道而行之?老实说,我们今天的读书人,大多数就只是一群油嘴滑舌、性格懦弱的废物而已。更有甚者,为虎作伥,成为腐化社会的败类。比如各种为虚假广告站台的高级知识分子,比如各种帮助有关部门推卸责任信口雌黄的专家,在过去,人们对这种知识分子的称呼是斯文败类。

至于说我们的很多政客,进了监狱的和没有进监狱的,身居其位时,多数喜欢张口就是为人民服务,内心实际上是为人民币服务。所以一个清廉的政治环境,始终是难以达致的。黎民百姓所受的种种苦楚,实在是拜这些尸位素餐者所赐。

这个社会是如此的压制人性善,以至于人性恶明目张胆。渐渐的,我们每个普通老百姓,身上体现出来的,更多的也是人性恶。今天的中国,是全社会性的广泛的腐化。农民种的粮食我们不敢吃,药商销售的药材我们不敢用,建筑商盖的房子我们住得提心吊胆,生病了怕进医院,就连出门,都怕呼吸外面的空气。众生共同造业,我们自己也参与其中,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人人害人人,人人害自己。

我们常常高喊以德治国,从古至今,德从来不能治国,以德治国的几个朝代,最终都道德沦丧得不堪入目。德只能治心,治国要靠法制。如果法制真的落实到位了,人性恶会被最大程度的遏制,在这种环境下,德这种美好的、崇高的情感才有生长的土壤。否则空喊以德治国,不过在制造新的假大空文化而已。

严复先生说:华风之弊,始于作伪,终于无耻。这十二个字,高度的概括了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的劣根性——虚假和无耻。西方人与中国人打交道,最令他们感到困惑的是,他们很难从一个中国人所说的话中辨别出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客套话,哪些是假话。我们普通中国人,在一般的社会交际中,能有百分之四十的话是真实不欺的就非常不错了。要想在失真如此严重的话语中辨别出真心话来,那真是相当费脑子。

当假话说多了,成了习惯后,假话张口就能来,自己所听到的也大多都是假话,我们就习惯了不相信人,所以在中国这个社会环境中,我们一般是以恶度人,最后人和人之间,无耻的人性恶占了主流,美好的人际间的情感特别难得。我已经脱离社交活动多年了,原因无他,在每一场社交活动中,我都不得不听大量的废话、客套话、假话,我实在受不了。我这种状态,被蔑视为与社会脱节。这操蛋的社会,我实在没有兴趣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与它周旋。

所以我埋头做学问去了,选择了学医,学习古典哲学和行医与写作。不过可笑的是,在我读书的时候,我仍然不得不遭遇和在社会上与人交往时遭遇的同样的恶心问题。我们大量的著述者,也就是中国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们,秉承了我们这个民族的顽固的作伪的传统,所著述的著作,造假的太多。

医生的医论医案造假,害的是后世所有的学医的人。至于佛经、道教经典,那更是造假的重灾区。清朝曾经流行过一段时间的考据学,假如没有考据学的流行,中国的古书几乎没有可读的价值了。因为后人伪造的占了绝大多数,即便不是后人伪造的,原著的本来面目,也早已被人改得面目全非。

我的狷介令很多人感到不舒服,因为我这个人的个性非常的较真,不肯轻易相信各种造假的学说。尤其在我学医之后,更是孜孜不倦于求实,一个医生如果脱离了求实的精神,将是患者的灾难。我虽然对佛学感兴趣,但是现在基本上不踏足任何佛教组织,亦不与佛教信徒来往,越虔诚的信徒,我越是避之如蛇蝎,实在是受不了这帮被伪经、伪师们洗脑后的呆子们。佛陀是活的,但是佛陀的后世弟子们,多是被洗脑的死魂灵。不客气的说,大量的佛教信徒学佛把自己学成了废物。跟他们交流,多数时候会感觉屁味都没有。

所幸的是,一直有一批性格耿直的家伙,在孜孜不倦的求实,他们的著作还值得一看。在汗牛充栋的书库中,总可以找出这样的一些值得一看的著作来。我现在的阅读,就是在沙里淘金,寻找这类书来读。这种书是可以让人心智健康的成长的,我给我儿子选择可读的著作,亦是秉承这种原则。

我经常写作,因为厌倦了作伪,所以我写作,一直秉承求实的态度。不谦虚的说,在中国当代的网络作家中,写作的文章的阅读量比我的文章的阅读量多的作家并不多。但是以前我厌倦了出名,多年来习惯了在一个笔名小有名气后,即悄然隐退,隔一段时间再换一个笔名出来重复这个过程。此中的乐趣妙不可言,实在难以与外人分享。

我想这大概是与我少年时期,实在太头角峥嵘有关。整个学生时代,我几乎一直都是处在叱诧风云的状态,这曾经给我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苦恼,让我一度患了多种心理疾病。之后对名利厌倦的程度,就有如一个同性恋者,对与异性过性生活一样。

叵耐这破社会,要想在其中有一番作为,留下一些美好的东西,没有名利,简直寸步难行。所以在将近不惑之年,我终于决定重新踏入这社会,以出世间的心态,在这世间做一些事情。原因无它,人到中年,随着自己的孩子的长大,开始意识到,每个人对这个社会都是有一份义务和责任的。如果我们继续躲避名利,自得其乐,我们的孩子们,将不得不生活在他们的不作为的父辈们,造就的肮脏不堪的社会中,受到各种伤害。

所以我冒着再度被各种苦恼纠缠的危险,重新站出来,用我的文章,呼吁这个社会里的每个成员,多点崇高的情感,少做点肮脏的事情,为我们自己的后代,净化一下社会环境,不要让他们生活在一个污秽不堪的世界里。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