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绪著作《外科证治全生集》中的《痈疽总论》

王洪绪的《外科证治全生集》的《痈疽总论》是王洪绪治疗痈疽(各种发炎性疾病、化脓性疾病、肿瘤、癌症)类疾病的总纲,学习这个总纲,可以了解王洪绪治疗各种痈疽的整体思路。

以下为原文和其他医生的注释,文尾为笔者根据自己的应用体会作的注释。

痈疽二毒,由于心生。盖心主血而行气,气血凝而发毒。毒借部位而名,治论循经则误。症之根盘,逾径寸而红肿者谓痈,痈发六腑;若形止数分,乃为小疖。按之陷而不即高,虽温而顶不甚热者,脓尚未成;按之随指而起,既软而顶热甚者,脓已满足。无脓宜消散,有脓勿久留。醒消一品,立能消肿止疼,为疗痈之圣药。白陷者谓疽,疽发五脏,故疽根深而痈毒浅。根红散漫者,气虚不能拘血紧附也;红活光润者,气血拘毒出外也;外红里黑者,毒滞于内也;紫黯不明者,气血不充,不能化毒成脓也。脓色浓浓者,气血旺也;脓色清淡者,气血衰也。未出脓前,腠理之间,痈有火毒之滞,疽有寒痰之凝;既出脓后,痈有热毒未尽宜托,疽有寒凝未解宜温。既患寒疽,酷暑仍宜温暖,如生热毒,严冬尤喜寒凉。然阴虚阳实之治迥别,阅古方书,总觉未详,因畅其旨备览焉。诸疽白陷者,乃气血虚寒凝滞所致,其初起毒陷阴分,非阳和通腠,何能解其寒凝?已溃而阴血干枯,非滋阴温畅,何能浓其脓浆?盖气以成形,血以华色,故诸疽平塌,不能逐毒者,阳和一转,则阴分凝结之毒,自能化解;血虚不能化毒者,尤宜温补排脓,故当溃脓毒瓦斯未尽之时,通其腠理之功,仍不可缓。一容一纵,毒即逗留;一解一逐,毒即消散。开腠而不兼温补,气血虚寒,何以成脓?犹无米之炊也。滋补而不兼开腠,仅可补其虚弱,则寒凝之毒,何能觅路行消?且毒盛者反受其助,犹车粟以助盗粮矣。滋补而不兼温暖,则血凝气滞,孰作酿脓之具?犹之造酒不暖,何以成浆?造饭无火,何以得熟?世人但知一概清火而解毒,殊不知毒即是寒,解寒而毒自化,清火而毒愈凝。然毒之化必由脓,脓之来必由气血,气血之化,必由温也,岂可凉乎?

况清凉之剂,仅可施于红肿痈疖,若遇阴寒险穴之疽,温补尚虞不及,安可妄行清解,反伤胃气?甚至阳和不振,难溃难消,毒攻内腑,可不畏欤?盖脾胃有生死,故首贵止痛,次宜健脾。痛止则恶气自化,脾健则肌肉自生。阳和转盛,红润肌生,惟仗调和补养气血之剂,若夫性寒之药,始终咸当禁服。

马(志远注:为马培之)曰∶数分之疖,亦须看生在何处。若在险要穴上,亦不可小视,谁谓数分之疖无害耶!

又曰∶白陷者乃是痰症发于肉里,由于气滞而成。若坚凝附于筋骨者,乃血分受病,必初起红硬有头,方谓之疽。然亦须辨阴阳。

又曰∶有阴虚阳旺之辈,毒火结于荣分,疮坚平色紫,按之烙手者,必泄其火毒,阴充血和,方能起发,岂可谓之寒疽,治以温暖乎?投之则阴愈干,则火愈炽,诊视之时,全在察脉观色观形,切宜慎之。

又曰∶毒概指为寒,左矣。须知阳中有阴,阴中有阳,有真寒假热,有真热假寒,如执色白之说,则有色白按之烙手,脉洪数者,将其作疽治欤。泥色红之说,其有色红按之不热,脉不洪数者,其将作痈治欤。若不谙脉理,何能无误耶?

陶曰∶中国之疮毒,西国则称之为发炎。有内炎外炎之名,外炎即痈疽,内炎即肺痈肠痈等类。用蜞数条,放在肿处,吮去其毒。

又曰∶如疖生在险要穴上,用广东所产金壳栉,水研搽,可移于不致命一二寸。但此药有毒,不可入口。又,《验方新编·痈毒杂治门》内有移山过海散、赶毒散,皆能移开疮于不致命处。

又曰∶徐灵胎亦云∶红亦有非痈,白亦有非疽者。

志远注:王洪绪的治疗痈疽的思想,对如今治疗癌症影响很大。王洪绪祖传的秘方,现用于临床治疗癌症有好几首,其中最著名者为西黄丸、小金丸(小金丹、小金胶囊)、梅花点舌丹等。王洪绪开辟了一条重要的治疗癌症的思路,笔者见过多例用王洪绪祖传的方剂和丸药治疗的癌症患者,都有不错的疗效。

但是王洪绪的观点亦有偏颇之处,尤其是用于癌症的治疗,应当慎重对待。临床上癌症患者属阴证还是阳证,颇不好分别。部分典型性的阴证患者,用王洪绪的阳和汤加西黄丸思路是否有效,亦不能确定。治疗时应密切观察疗效,王洪绪的治疗思路,一般两个月内必有效果。如果两个月内,按照王洪绪的治疗思路无效,应该考虑更换思路。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