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以毒攻毒法治疗癌症的探索

以毒攻毒是中医治疗癌症的几大原则之一,几乎在每一张抗肿瘤的中医处方中,或多或少都会带有一些以毒攻毒的中药,实践证明,以毒攻毒也是卓有疗效的中医抗癌手段之一。

中医积累下来的以毒攻毒的治疗方法和常用毒药,在当代的西医临床中已经被借鉴,用砒霜治疗白血病已经得到世界公认。另外还从喜树果、红豆杉、三尖杉、斑蝥等剧毒中药中提取有效成分,制成化疗用的制剂或者口服用的丸剂、片剂、胶囊等。当代中医抗癌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研制出了大量的以毒攻毒的抗癌中成药。中成药的研发,有利于掌控以毒攻毒的安全用量,也方便患者用药。

以毒攻毒四个字,常常令患者望而生畏,其实中药的毒性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由于是从肠胃吸收,而非通过血液吸收,中药对人体的毒性被削弱了很多。即便毒性强悍的生半夏(直接口服致死量只需要0.1g),每日15g入煎剂,只要先煎半小时,连用5年,都不会有任何脏器损伤。过度的夸大中药的毒性,恐吓患者,实不足取。

对于带瘤生存的患者,在患者体质尚许可的情况下,应该考虑以毒攻毒,否则会错失治疗的最佳时期。历代抗癌疗效卓著的中医师,治疗癌症时都会大胆的采用以毒攻毒的思想。巴豆霜、附子、草乌等有毒药物是李中梓最常用的抗肿瘤药物,近代中医抗癌高手孙秉严大夫,经常用到砒霜、巴豆霜、附子、乌头、生半夏等,据孙秉严大夫的患者,新浪博客知名博主圣地没牙介绍,其在孙秉严大夫那里治疗他的癌症时,用药用到遍身浮肿,可见其毒性之烈。但是圣地没牙经孙秉严治疗后,癌症十多年未复发。也未见其肝肾有多大的损伤。

方鸣谦教授也是以毒攻毒的高手,方鸣谦教授在治疗癌症时,常用生半夏和水蛭、壁虎等共研成粉末,让患者内服,这种服药方法是极危险的,但是患者的肿瘤被方老治好了,患者也未见副作用。中医外科中的一些经典名方,如小金丸、梅花点舌丹、蟾酥丸、三品一条枪、红升丹、白降丹、阿魏化痞膏等,莫不含剧毒的中药,然而它们治疗相关恶性肿瘤时,疗效颇高。

毒性是相对的,正如瑞士的Paracelsus所指出的那样“所有的物质都是毒物,没有不是毒物的物质,只是剂量区别它是毒物还是药物。”用以毒攻毒的思路来治疗癌症,可以说是中西医通用的原则。西医的化疗,就是通过毒杀癌细胞来发挥作用的。但是众所周知,化疗在毒杀癌细胞的同时,也毒杀人体正常细胞,造成的损伤很大。

所以治疗癌症时,不必拘泥于药性毒还是不毒,不毒未必好,毒未必坏。不用毒药以攻击肿瘤,贻误治疗时机,患者会死亡,这比用毒药抗癌,延长患者的生存期,更不道德。治疗癌症时,只要控制好毒药的量就可以了,而非畏惧毒药的使用。

一般来说,中药的毒性分三种,一种是剧毒,又称大毒,如砒霜、水银、斑蝥等,这类药在应用时就要特别注意安全用量。其中斑蝥这类药,经过现代制药工序加工,去其甲基后,它对人体重要器官的损伤就大为减弱,这类药就可以考虑借助现代科技研究成果,安全的使用。

第二种是所谓的中毒,这里的中是“中等”的“中”,不是“击中”的“中”,这类药一般入煎剂的时候,注意先煮一下,或者用一些对其毒性有缓解作用的药搭配,用起来会很安全。比如用附子、半夏时,先煎或者与生姜一起煎,毒性就会下降,对人体的损伤就会减弱。

第三种是所谓的小毒,这一类的药的毒性较小,如僵蚕等,但是还是有一定的毒性,用起来是比较安全的。

用以毒攻毒的治疗思想来治疗肿瘤时,应该防止患者蓄积中毒。一般来说,一种毒药用上一两个月后,就更换掉,过段时间再用,这样可以避免患者毒性缓慢蓄积后,造成慢性中毒。

所以中医以毒攻毒治疗癌症,重要的是要把握好分寸,只要分寸把握得好,就能发挥其正面的作用,而避开它负面的作用,为患者的健康保驾护航。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