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些民间单方比知名中医开的方子还管用?

中医界有一句名言,叫“海上方气死名医”,学富五车的名医治不好的病,被一张小单方治好了,一点也不稀奇。不光中医,西医名医也常常干不过一些小单方。小单方是自然疗法,是人类先民在与大自然作斗争的过程中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在全球各地广泛存在,不仅仅只是在中国。美国的乔布斯抗癌的时候就曾尝试过自然疗法,在求生心切的时候,试一试总比坐以待毙好。

单方治疗大病,乃至癌症这类大病被小单方搞定,确有其事,笔者自己就曾经碰到过好几例。山东蓬莱一胃癌患者,被外科医生打开腹腔后,发现胃里肿瘤全部长满了,严重粘连,切除肿瘤的手术根本无法做,医院最后将伤口缝合上,让患者回家。

患者不甘就此束手待毙,就挖了一种本地人称为“槐里墩”(音,据患者外甥女告诉笔者,当地中医告诉她是苦参,不过是否苦参尚存疑,新浪博客的圣地没牙在与笔者探讨时曾据药材图片怀疑为山豆根),这位胃癌患者此后就只凭此一味药熬汤喝,活了将近五年,临终前发现胃部癌肿消失,但是肝脏长满了转移瘤。

但是该胃癌患者的妹妹此后患乳腺癌,也曾用过此偏方,就没有效果,这位乳腺癌患者曾经找笔者就诊过,笔者得以亲眼见到该药材的切片,不过分辨不出究竟是苦参还是山豆根,抑或是其他。有心的读者以后可以去山东蓬莱本地打听一种叫槐里墩的本地药材。

笔者自己的表叔,2012年患胃癌后,也是用了一种树根,据笔者猜测,多半是藤利根(即猕猴桃根)熬汤,至今存活得蛮好的。遗憾的是,笔者表叔比较保守,一直不肯告诉别人他用的是什么药材。

昨天笔者也曾介绍过一位湖北农民介绍的治好了他的母亲和同村某疑似宫颈癌的妇女的单方,文章详见湖北某农民介绍的抗癌单方,这个单方中只用了两味药,都是中药铺里常见的药材,一味是藤利根(猕猴桃根),一味是石苇,用量较大,两位妇科肿瘤患者在服用该偏方后,都有效。该农民自己的母亲中年时患癌,就靠该单方,活到八十多才去世。

中医单方确实有效,笔者自己家祖传的两种青草药效验方,就笔者过去所知所见,均是百发百中的有效,一种用来治疗急性喉科疾病,无论是扁桃体炎还是会厌炎,只要是喉科急症,无需任何辩证,用该草榨汁,滴入鼻子,从鼻腔咽下,一夜之间就可以完全康复,这种药的学名据说叫佛甲草,但是笔者未能确切证实。另一种是用来外敷各种急性肿物(蜂窝组织炎等),也只需要一夜,就能痊愈,这种药的学名据说叫一枝黄花。笔者自小见家父给人治病,都是见效迅速。后来有一次笔者的儿子喉科急症,在北京空军总医院治疗无效,严重到水都喝不进去时,笔者托人从老家采了些药,让人带到北京,头天晚上滴入,第二天早上复原如初。

民间单方是中医的源头,可以说中医是发源于田间地头的这些小单方的,中医是人民群众在与疾病做斗争的过程中积累下来的小单方系统化后,形成的一门学科。单方的生命力非常顽强,它通过口口相传、代代相传,在广大农村地区被继承下来。《中药大辞典》记载的确有疗效的中草药有一万种左右,但是我们在中药店里只能买到其中的三百来种,而很多民间青草医会用的青草药还没有被纳入到《中药大辞典》之中。

历代开明的名中医都对单方采取接纳的态度,并且善于将有效的单方应用到自己的临床工作中,久而久之,中医越来越发达。当代中国的生物制药企业也广泛的从民间单方中汲取经验,开发新药,做成的新药换上一个高大上的名字后,就成了有名的中成药,其实其源头就是单方。我们应该勤于发现,勇于接纳民间的这些智慧,为人民群众的健康服务,而非因为它们的不入流的单方身份而轻视它。

中医方剂在演变的过程中越来越复杂,很多方剂中的几味药,都是过去治疗同一种病的几种不同的单方,互相用到一起,增进疗效。如果我们固守陈规,看不起小单方,中医就很难得到发展。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


为什么一些民间单方比知名中医开的方子还管用?》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湖北某农民介绍的抗癌单方 | 我思我说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