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生从放下仇恨开始

母亲去世后的第三天,我公司的一个受我器重的员工,一位从德国留学回来的留学生,和我的供应商两人合谋,把我公司的核心性技术机密全部盗走,甚至暗地里把我公司的美工、程序员全部腐化了。这件事情后来被我无意间用我所精通的情报技术查询出来了,顺藤摸瓜,事情的来龙去脉就非常清楚了。我也为此损失了将近一百万,我创立的公司解散了。

我第一反应是悲愤,这位供应商与我相交多年,前些年所遭遇的财务困境和家庭情感困境,均因为我的帮助而得到解决。而这位在我公司就业的德国留学生,我也没有薄待她。后来我发现我公司共有四个员工参与了此事。那一刻,我很难相信人性可以残酷无情到如此地步,为了利益,忘恩负义,并且是趁着我为母亲居丧期间来干的。这太违背中国人传统的的道德观了。

那之前没多久,一个肠癌患者为自己亲戚所在的医院所放弃,医院断定患者的寿命已经难超过一周。其女儿哀恳我治疗她的父亲。我不忍心,为她的父亲处方治疗,维持了她的父亲二个多月,最后我实在无计可施,不肯再继续治疗,劝说她从人道主义的立场上放弃治疗她的父亲,让他少遭受一些痛苦。患者没多久去世,结果我自己遭到了这位病患的报复。

而我母亲在世的最后几年,我父亲兄弟几个失和,殃及池鱼,我母亲临去世前一个月左右,我的大伯夫妻俩到我家门口大吵大闹,诅咒我母亲早点死,那一天我出离愤怒,动手要去打我大伯夫妇,他们总算是告退了。因为这件事情,我母亲的葬礼我竭力反对让我大伯一家参加。

母亲出殡的头一天晚上,我很悲伤的为母亲守灵,三叔找我评他们兄弟之间的“理”,三叔觉得自己很受委屈,谈着谈着居然跟我说:你妈也不是什么好人。三叔的话同样让我出离愤怒,因为三婶去世得早,我母亲充当了三叔的四个孩子的娘,当时最小的堂弟还在襁褓之中,我母亲帮三叔抚养他的孩子。等到母亲盖棺论定的时候,我的三叔在我面前说,我的母亲是个坏人。我伤心愤怒,几乎准备在出殡的当天把三叔一家全部轰走。

母亲出殡的当天,我的四叔喝多了,在我家里大吵大闹,斥责我父亲的不是,我父亲低头扫地,一声不吭,只是最后说了一句:“我只同情孩子的娘,一辈子做了不少好事,病重之际,我的哥哥弟弟没有人来探望她。”四叔听完后愤然离开,到三叔家嚎啕大哭,斥责我父亲批评的不是。

我一生经历了很多愤怒的时刻,但是以母亲临终前最后的一段日子和母亲去世后的一段时间为最。仇恨的火焰在我心中燃烧了很久,而且母亲去世前大伯母还在说我母亲一定是前生造孽,以至于今生受罪。我为此忿忿不平,甚至觉得古今中外的佛教徒宣称这种邪恶的观念,真是害人匪浅。

这种仇恨折磨了我好些日子,但是最终我把一切恩怨渐渐的都放下了。随着时光的流逝,加上我自己不断的读书,我渐渐的看开了这一切。以一种悲悯众生的心态来理解了我的“仇人”们——他们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令人难受的做法,皆因为他们自己还没能摆脱自己心中的贪嗔痴慢疑,内心不能智慧和安宁所致。

这些人性的局限非他们自己所能突破得了,他们所受的教育,他们的人生阅历,决定了他们不能内心澄明,因此还不能从贪嗔痴中超脱出来。这种不得超脱,亦非他们主观所愿。

而仇恨这种情绪,在我母亲人生的最后阶段确实缩短了我母亲的寿命,加大了我母亲疾病的治疗难度——她因为高血压导致的脑溢血后遗症和癌症的双重折磨,生活得并不轻松。她的两种病,都需要放下仇恨,内心平静,但是她很难做到。

我曾长时间的将母亲留在我的身边由我亲自侍奉,不让她回老家去,对我母亲同胞姐妹和兄弟都封锁了她患癌的消息。就是不希望母亲在那种风波之中受心理折磨,但是最后的几个月,母亲还是不能幸免,因为那时母亲已经知道大势已去,希望叶落归根,还是回老家了。

仇恨同样让我失去了内心的快乐很久,直到我终于认识到,人活在社会这个大染缸之中,很多事情是由外界驱使他们去做而非他们内心真的愿意那么去做,我才算是逐渐放下了这种仇恨。

母亲去世后,我学佛三年,寻僧访道,会过庙里的和尚,江湖上的道士,诵经礼佛,心中逐渐平和。记得多年前我以“弘律”为笔名在天涯的经济论坛上写作时,曾有一个读者带着他的一个年纪轻轻就满头白发的朋友来找我谈心,席间那位白发老兄就曾跟我说,仇恨应由我们自己去熄灭,而非指望其他人。

我那时候不是很理解他为何这样想,但是在母亲去世后两年左右的时间,我理解了这位仁兄的说法,他必定是遭受了人生惨痛才会有这样的感悟和满头的白发。人世间因为嗔怒和仇恨结下无数恩怨,这些恩怨导致一个人与周边的社会存在种种恶性的瓜葛,如果不斩断这些瓜葛,终究不能从这种轮回苦海之中拔出来,唯有自己以宽阔的胸怀和洞彻一切的智慧,从这种种仇恨之中超脱出来,方能终结这种轮回。

我的仇恨就这样熄灭了,一点一点的熄灭了。有一天我在北京慈寿寺玲珑塔下散步,看着这风雨中屹立数百年的沧桑古塔,那斑驳的塔墙下,长满了绿色的苔藓,我在想,有多少代前人在这古塔之下漫步过,如今这些人又都到哪里去了?而他们之中的恩怨又何处去了?天大的恩怨也被老天爷收走了。那一刻我明白了,自己这些年用仇恨来折磨自己是不对的。

芸芸众生因为不具备慈悲和智慧,自相残杀,损人损己,愚蠢至极,我又何苦将自己投入到那恩怨的熔炉之中?人间最难戒的就是嗔怒之心,一切争执,皆因嗔怒而起,放得嗔怒之心下,恩怨情仇皆可抛。

今年暑期,我回了趟老家,到母亲的坟墓前坐了很久,在心中默默的与母亲谈心。就像母亲生前,牵着母亲的手,到水库边一边漫步,一边娓娓长谈一样。我想,经过了这几年的时间,我的母亲也应该把这些小小的仇恨都放下了。

在村子里见到三叔四叔,我还是和他们亲切的打招呼,但是却也不再真的亲近的去接触他们了。因为在他们心中,他们和我父亲之间的仇恨还在。

我曾阅读过西方人撰写的一部大作《成长中的家庭》,在这部书中,作者贝蒂·卡特详细的分析了家庭伤害出现的原因,揭露了人所受的情感伤害之中,以家庭伤害为最,正是那些深受家庭伤害的人,走上社会后才会成为伤害社会的人。

这部书让我知道了,这一切皆是因为人类的存在形式尚不完美,所以有如此之多的恩怨情仇。我们要幸福,必须从这种伤害之中走出来,把自己内心的病痛和性格中的缺陷治愈,方能不再陷入这种轮回之中。

我用佛法中的悲悯众生的胸怀治愈了自己,最初放下了对我的那些“仇人”的仇恨,接着放下了对那些传播有损社会的观念的人的仇恨,最后就没有可仇恨的人了。这世界的确不完美,既然如此,那就尽力医治医治它,治到哪儿算哪儿。自己不再卷入恩怨情仇之中就足够了。

放下仇恨,让我明白了,倒空了仇恨之后,幸福来得特别容易和朴实。牵着妻儿的手,走在柳荫道上,或者在佛塔下散散步,在河边吹吹风,都会感到无比的惬意。凡事只需要让人一步,远离是非,不与人疏远,也不与人亲近,保持安全距离,就足够了。

我们这辈子重要的不是去记住仇恨,而是享受幸福。我想我的母亲,一定也能够理解我,不再念念不忘为她“报仇”,而是选择了平静的生活了。她若在天有灵,必定是希望我能像现在这样的,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着,而非心中盛装怨恨,始终愤懑难安。对于过去的“仇人”们,就祝福他们也能安康如意吧。

而我,现在从儿子很小就开始,一直在教育他认清人性,从人性的角度去理解他人,完全的不在自己心中种植任何仇恨。我们的人生很短暂,有太多精彩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哪里有空去制造和记住仇恨呢?

宽恕他人,即是爱护自己,幸福人生从放下仇恨开始。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