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求,守拙,不争,寡言,多学

我活了四十多岁,绝大多数时候,我对自己的生活满意度都很高,甚至可以说,我已经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这不是因为我拥有的多,而是因为我所求的少,我对生活从未有过太多期待——不期待就不会有失望,不失望就不会沮丧。我常常说我所求不多,所得已足,我得到的的确比我想要的多多了。

我想要的生活很简单:食有米饭、馒头、蔬菜,一日三餐不饿肚子,穿最便宜的衣服和鞋子,有间陋室遮风避雨。如果有盈余,就尽可能多买些书,在阅读中打发时光。不追求出人头地,也不与人争高下,辩是非。不需要衣着光鲜,我可以一辈子都只穿布鞋,衣服只要没穿破,可以穿一二十年不扔,随时坦然恭候死神接我走。对我来说,这样的生活非常幸福,无须多求,无压力。

在现在的这个季节里,我喜欢在午饭后坐在椅子上或趴在书桌上看着书,晒会儿太阳,晒的时间不长,一刻钟到半个小时左右。晒着晒着,书就掉了,人也睡着了——睡的时间更短,几分钟到一二十分钟后就会自然醒来。

这就是我的午休,它让我的生活变得特别美好。我小时候在乡下长大,乡下人没事时就会像我这样,在自家门口晒太阳打瞌睡(农闲季节,乡下的生活是很美好的),我至今仍然保留了这样的习惯。中午的瞌睡会让人整个下午都精神饱满,活力十足,心情愉悦。人的幸福其实很简单,摆脱劳累,身体舒适,精力充沛,人就会很幸福。

因为没有必须完成的工作目标,所以我的生活没有计划表。我活了四十多岁,即便是在学生时代,也不习惯自己的世界里有一堆的学习或工作计划。我从来都不耐烦被催着完成某项工作,所以我从中学时代开始,就选择了自由地学习、生活和工作,拒绝顺从任何规则。我身边的人中,没有谁能像我这样一直这么倔强地活着。我必须得感谢我父母,他们几乎从不干涉我,若非如此,我这辈子应该不会如此自在。因为这个原因,我也很少干涉我的孩子。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曾思考过人为什么而活着的问题,我父亲非常仔细地保留了我在初中时写的日记,这些日记让我得以了解自己在那个年龄段的想法。我翻看日记的时候,很吃惊地发现自己在初中时的想法就和现在差不多——根深蒂固的平等意识让我在那个年龄就已经明白,只要自己感到愉快,这辈子怎么活着都可以,我不会比别人高一等,也不会有人比我高一等。

当一个人平视整个世界,对任何一种选择和任何一种生活状态都一视同仁时,他就能做到随遇而安。无论他处在何种状态,他都能安之若素。与此同时,他也不容易妄自尊大。自卑和自大者的人生视角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倾斜,前者仰视他人,后者俯视他人。一个人能平视他人时,自卑和自大这两种情绪就都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他成年后也不容易迷信权威,不喜欢自我造神。

我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最重视的一点就是让他学会平视世界。我认为这对一个人来说非常重要,许多人之所以一世奔波劳碌,汲汲于名利,无法做到顺其自然,归根究底,只不过是因为无法平视这个世界,所以总有太多的不甘心。如果我们内心中有根深蒂固的平等意识,就不会成为外界的奴隶,而会更多的去顺应自己的内心。

我想绝大多数人内心深处真正喜欢的是自在的活着,而非其他。即便有些人在人生的某一阶段追求过其他东西,我相信终有一天,他最期待的还是自在的活着,因为这是由人性本身决定的。

人类在进化成今天的这种状态之前,在地球上已经自在的生存了几百万年,我们的远祖也曾像其他动物一样,没有功利心,也没有与其他人攀比之念,衣食足,就悠闲自在地躺在树下,晒着太阳,享受生命。

所以我们的基因中实际上有一种无法被文明改造的力量,这种力量让我们更加热爱顺其自然的生活。我们称赞文明,但是如果我们肯仔细想一想,我们便不难发觉,文明在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在奴役我们。人类的文明大厦就像一座巨大的精神监狱,它试图把我们每个人都关进去。

这种深入的思考会让一个人真正的寡欲少求,因为我们眼下的绝大多数欲求,都是文明社会凭空制造出来的,如果我们想明白了这一点,就不会再多求。人类这种愚蠢的物种一直都在画地为牢和作茧自缚——我们人为的制造许多荒唐可笑的规则,害得我们祖祖辈辈和子子孙孙都不能开开心心地活着。

因为这个原因,我喜欢离群索居。哲学家勒庞说,人一旦融入一个群体之中,就容易被这个群体同化,不再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判断力会明显下降。他的这种观察具有很大的正确性,我的人生阅历印证了他的观点。所以除了在自己的爱人、家人和挚友面前,我不再愿意多话,尽可能守拙、不争和寡言。

守拙、不争和寡言可以让我们少惹许多麻烦,节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有很多人的人生是这样过的:喜争好辩,在争和辩中惹上一堆麻烦,然后去解决这堆麻烦,解决完后再去惹新的麻烦,又去解决新的麻烦。如此这般,无穷无尽,烦恼不断。一个人若有基本的理智和自制力,就应该避免这种不必要的消耗和麻烦。

文明虽然有许多不利的面,但人类在长期的生存史中积累下来的知识中有许多却是很有趣,也很有作用的,而且求知欲也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之一。像我这种喜欢离群索居的人,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来打发漫长的一生——求知可能是目前为止,最能令我沉迷的事情。

我对一切与生命相关的知识都充满了兴趣,所以现在越来越喜欢与医学和生物学相关的各种知识。而这种学习又能让人更加深入地去了解生命的本质是什么,同时还能利用这些知识,帮助自己和亲友,解决一些身心上的麻烦。久而久之,也就更加的不愿意去关注外在的世界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