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可无鱼肉,居不可无美景

中坞公园、北坞公园和玉东郊野公园这三个以农耕文化为主题的公园是连在一起的,与它们相邻的还有仅有一路之隔的影湖楼公园,这片相连的园林总共得有上千亩地。

春天的时候,金灿灿的油菜花和三月兰开满了山坡,满地的鼠尾草让人心旷神怡。夏天的时候,绿油油的稻田一望无际,点缀在期间的荷塘娇艳无比,错落有致的梯田别有一番风味。林荫道两旁尽是嫩黄的槐树,枝头的槐花散发着阵阵清香,在这样的环境中听着蝉鸣看着书,真是感觉自己不似在人间。秋天的时候,成熟的稻子也是金灿灿的,成片的黄栌和银杏以其数不清的红叶和黄叶交相辉映,共同织就了一个多彩的世界。冬天的时候,皑皑白雪又让这里变成了林海雪原,青松和翠竹在这片茫茫的雪海中格外耀眼。

住在海淀西郊的人是有福的,香山、西山和玉泉山脚下的绿化在全北京城都是名列前茅的。这里闹中取静,紧挨着繁华的海淀科技和文化中心,却又没有一点都市的气息,大片的农田和绿化隔离带把这里打造成了一片世外桃源。香山、颐和园和圆明园都近在咫尺,这几个热门的旅游景点总是游人如织,而这些名气不大的郊野公园则人烟稀少。

如果你和我一样,也是一个出生在农家,热爱大自然的人,也许你也只需要一眼就会喜欢上这片园林。我住在离西郊不远的紫竹桥附近,骑着自行车到这片园林用不上半个小时。骑行到此,途径的也是一条条槐树下的林荫道。虽然我过的是日复一日的重复着的生活,看似单调乏味,但说句实在话,在这样的环境中,重复这样简单而有趣的生活,我个人觉得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我从未想过放弃这种生活,去过另一种生活。我来北京二十多年,至今连故宫的门都没有进去过一次。我对这繁华的都市里那些富丽堂皇的建筑没有多大的兴趣,更喜欢这山水之间的野趣。虽然这片园林也有人在维护,但是它们最大程度的保持了它天然的模样。从玉泉山上流下来的溪水灌溉着这片良田,这里历来都是水丰粮足的上好农林地,至今仍然基本保持原貌,真是很不易。

这里的水稻和油菜花治愈了我的乡愁病,我曾经那么渴望回到家乡,回到那一望无际的稻田和油菜花地中去,最后在这里发现,原来我日思夜想的一切就近在眼前。虽然这里还缺少点鸡鸣狗吠,也没有袅袅炊烟,但那满是绿苔的田埂道,和那野趣横生的梯田,也足以把童年的欢乐全部还给我。

我一直感谢命运之神把我生在农家,还曾写过一篇文章《今生有幸生农家》。因为农村的生活是如此的接近生命的本质,它让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深深的明白,一切外在的繁华都只不过像过眼云烟一样虚无缥缈,人在与大自然、与泥土接触的过程中,能产生出最真实、最深切、最可靠的快乐和幸福感。

我很感谢我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界来,并从小就让我过惯了粗茶淡饭的生活。当我们对最简朴的生活甘之如饴时,也就不会为任何困难吓倒。我在大多数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人,觉得自己此生了无遗憾。除了那些与亲人生离死别的时刻,我很少有发出悲叹声的时候。

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我对生离死别也已经看淡了。总有一天,我自己也要与这个世界告别,我希望我是带着笑容离开这个世界的,并希望我的家人和朋友们在我的葬礼上谈笑风生,而不是悲悲戚戚。我希望他们明白,我这一生有着天马行空般的自由,享尽了自己想要的清福,不曾有任何苦楚打败过我,生活没有能力摧毁我,所以他们也不必为我感到难过。

也许我这极易快乐的性情与基因有关,但是我自己更愿意把它与小时候在农村过的生活关联起来。我们曾在山林中自由自在的撒野,我们也曾在河流和池塘中无拘无束的嬉水,我们与天地间的各种植物和动物近距离的接触,这些快乐的经历在我们脑海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这些烙印时刻都在告诉我,生命是快乐的,而且这快乐是如此的容易获得,我们没有理由去恐惧、焦虑、哀愁和忧伤。

所以当我重新回归到山林,回归到农田中间时,我全身的细胞都欢快起来,脑海中那些与童年有关联的记忆都被唤醒。呵!这生活是这样的美妙!大自然是如此的慷慨!它不但赐予我们食物,也赐予我们美景。享受着它的恩赐,我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一个快乐的人也会有颗平和的心,快乐的人不会觉得自己被亏待,也不会觉得命运有多么的不公平。我最感谢的不是命运赐给我多高的社会地位,也不是它赐予我多丰厚的财富,而是它赐予我这知足常乐的性情。

地位、名望和财富都脆弱不堪,今天在,明天也许就会化为乌有。一个人费毕生之心血追求的虚荣,在各种风波中可能都不堪一击。唯有这知足常乐的性情,总能让我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曾见过形形色色的为生活奔波的人,他们大多脸上写满了忧愁,心中装满了愤怒和悲伤,他们有无穷无尽的担忧和恐惧,贫穷、疾病、生死都能让他们坐立不安。我也曾见过许多一心追求解脱的人,他们沉迷在各种各样的信仰、遐思和玄谈之中,内心的不安并未因此而真的减少多少。

因为这个原因,我更加的感激命运之神,它赐予我的天性让我不必像这两类人一样,需要历经周折才能心生喜乐。它给了我一颗自足圆满的心,这颗心随时都充盈无比。它让我在山林中,在田野里,在一丛丛的野花和野草之间,能自然而然的萌生出无比的幸福感来。

那就放我回归大自然吧!让我在这里安静而又快乐的飞翔。即便明天我也许会失去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起码今天我在这大自然中,在这一草一木构成的娑婆世界里,曾经如此快乐和安详过。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