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回村务农

北京这波疫情持续了快一个月,我已经做了19次核酸,这还远未结束。谢天谢地,虽然我们小区后门正对的一个小区和我们小区西侧紧挨的一个小区都有确诊病例,但是我们小区一直没有病例。所以我们只是被划为风险等级最低的防范区,而且现在连这个防范区的帽子也摘了。大家的生活虽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是还不至于被封控和隔离。

不过北京市的疫情并未控制住,RO值时不时的还会大于1,封控区之外经常有新增病例。这意味着北京市的风险依然很高,还是有失控的可能,我们也随时有被封控和隔离的可能。如果北京市仍然像前段时间一样防控,未来的一个月恐怕还是不会有太大的改观。北京的防疫措施比武汉和深圳宽松,执行环节漏洞也多,所以北京市的这波疫情没法像武汉和深圳那样快速结束。尽管如此,目前的防控措施对北京市民的生活和工作影响也已经不小了,商业街一片萧条,学生也迟迟不能返校上课,消费减少了许多。

我快有一个月没怎么出过小区大门了,一直在家里看书和远程工作。孩子和老婆五一前放假回家后,就再也没有返校。孩妈在体制内工作,今年从一线教师转到了行政岗位。这段时间她的工作在家里通过网络完成,我们同在一个房间里工作,耳闻目睹她们系统内一群人每天文山会海,不断修改公文中的一个个字眼,制定的文件执行时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都成了无法落到实处的空话和套话,做的真正有意义的工作并不多。我看着真是很庆幸自己这一生天马行空,没有选择她这样的职业,否则的话我会觉得纯属浪费生命。

半封控状态的生活有些压抑,这日子让人不可避免地对城市生活产生了消极的厌倦情绪。我经常通过摄像头看父亲在乡下老家的生活,和父亲聊上几句,很是羡慕父亲现在的自由自在——摄像头聊天竟成了我的乐趣之一。

这几天父亲在收割菜籽,准备榨油。看着父亲在堂屋里打菜籽,我也很想回村。在这样的时代,所谓的成功有何意义?活着就好,如果能够少受点约束的活着那就更好。生而为人,我想率性点,不想胡扯高大上的理想。乡下的生活更适合我,住在大城市里,疫情一来,一声封控令下,生活立即和坐牢差不多。

我看到新闻报道说这两天很多人在逃离上海,有位老兄甚至用木板和泡沫箱自制木筏,带着他的狗沿黄浦江边划木筏离开上海,他们的心情我感同身受。如果不是孩子的教育没有完成,我也很想逃离北京。带着我的书回乡下去,找个人少的地方住下,种点粮食和蔬菜,养些鸡鸭,读读书,写写文章,通过网络远程帮帮患者,马马虎虎过一生。

在饭桌上问儿子现在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儿子说最想回湖北老家吃流水席。听他一说,我也想回去吃流水席了。宾朋满座,大碗吃肉,大声欢笑,快哉快哉!可惜的是回不去了。

我们一家最近倒是找到了新的快乐——晚饭后一边骑动感单车锻炼身体,一边在B站上看上一两集《笑傲江湖》。B站的弹幕区甚是热闹,开着弹幕看《笑傲江湖》,欢乐很多。全家因此也多了许多共同语言,比如“华山四姐妹”之类的搞笑网络词汇。

这代孩子很不容易,中考前爆发的疫情,看来到高考后还结束不了,最灿烂的青春岁月被迫宅在家中,少了许多娱乐。所以我不想再压抑他,他喜欢看什么就让他看什么,想玩游戏的时候也让他玩玩。生活已够郁闷,且让他多些欢乐吧!如果生活没有欢乐,我拿什么来向孩子证明生活是快乐的呢?又如何培养出一个乐观的孩子?没有点乐观精神,在这样的时代就会很煎熬。

我只想把孩子抚养成人,让他能身心健康的活着,至于将来他是否优秀,我并不在乎,只要他自己对生活满意,我就会很开心。而我自己从农村来,还是想回农村去——瘟疫时代,城市里的生活质量真的比不上农村。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