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可治愈,但治愈癌症是系统工程

癌症可治愈吗?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受流行观点的影响,认为它是不可治愈的。因为在实践中总是功亏一篑,我们原以为有些癌症患者不会复发,但是他们复发了,复发的原因非常令人困惑。

但是我也不断地遇到抗癌明星,他们患癌几十年,治疗后未再复发,有一些抗癌明星甚至能活到100多岁。比如原中顾委委员苏毅然1977年确诊为胃癌,生存至2021年,终年103岁,癌后生存44年。

我自己在实践中也遇到少数患者经治疗后长期无癌生存,其中有部分是我自己治疗的患者,所以我对他们的情况知之甚深。虽然我一直不肯对外宣称我已经治愈了他们——这主要是怕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让其他患者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给我施加太大的压力,但是我怀疑我治疗的这些疗效较好的患者最终会生存几十年,活到非常高龄。

我发现这些康复的患者有以下三个共同特征:一是坚持素食为主的饮食习惯,二是情绪比其他患者更稳定,三是生活简单。由于我治疗的多是在国内生活的癌症患者,符合以上三条的患者大多是佛教信徒,所以我见过的效果良好的康复者中佛教信徒居然占了80%以上,这让我对佛教信仰不得不刮目相看。当然我也认识一个生活在美国的华人癌症康复者,她是信仰基督教的,她的平静也令我印象深刻。

以上三点都非常不容易做到。我国的癌症患者在确诊为癌症后,大多数都会认为自己是虚弱所致,所以都想尽办法补充动物蛋白——尤其是在手术和放化疗过后,很多患者更是服用各种补品和保健品,医嘱也如此。有一些甚至能买到稀有动物(如穿山甲等)来进补,结果是这些患者复发和死亡的速度普遍比其他患者快多了,说他们是把自己往鬼门关送一点也不夸张。

至于情绪稳定问题,那更是难上加难,被确诊为癌症对许多患者来说无异于被判死刑。这样的晴天霹雳让本来没有心理问题的也有了心理问题,既往已有心理问题的更严重。在现代社会中,生活简单就更难做到了。各种流行的思潮和广告,早已经让大多数人失去了自我,成了消费主义的奴隶,在这种情况下要想生活简单谈何容易!

癌症是众病之王,是一种病因非常复杂的疾病,人的遗传基因、生活习惯、环境和食物、成长经历都出了问题之后才会发生癌变。有许多携带原癌基因和长期接触致癌物的人并不发生癌变,是命运之神的眷顾还是另有原因?遗憾的是无论是现代医学还是传统医学,都没把癌症当作一个系统的问题来对待,而是用简化主义的办法,把它视为一种简单因素造成的疾病。

我认为全球目前真正堪谓癌症治疗师的还没有一人,因为所有医师都没有把患者当作一个复杂的整体来对待,而只是学到了解决患者的某个局部问题的一技之长。这显然是不够的,癌症患者是全方位地出了问题,光靠解决单方面的问题怎么可能治愈呢?治愈癌症需要从患者的身心灵全方位着手。简言之,我们需要让患者改头换面重生一次。

进入现代以来,我们在认识世界时习惯了简化主义,我们认识到某种基因突变或致癌物可能会导致癌症,我们也认识到某种不良的生活习惯可能会导致癌症。但当我们尝试着去解决患者的某个基因缺陷问题的时候,我们发现疗效并不如我们预料的那么理想。因为激发某种疾病的可能不止一种基因,而是一组基因发生了突变,并且同时还有其他的非基因因素在发挥协同作用。对人体内存在的生物化学反应,以及这些生物化学反应之间又如何互相影响,我们目前只掌握了一些皮毛知识。现代医学建基于这一点皮毛知识之上,毫无疑问,这种粗浅的认知与真相相距甚远。

一个活生生的人存在许多互相关联的问题:营养问题、情感问题、精神压力问题、人际关系问题、经济问题、生活习惯问题、教育与信仰问题,这些问题每一个都非常复杂,而且它们之间还互相影响。

癌症是一种整体性问题而非任何单一因素导致的,要解决癌症患者的问题,需要启动一项改造患者本人的系统工程——这项工程需要患者本人、患者家属和医生共同协作完成。真正的癌症治疗师要具备以上各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并且有耐心和爱心去帮助患者,才能解决他们的系统性问题。

现代医疗把医师的治疗行为割裂成一个个单块,任何一个医师都像盲人摸象一样无法窥见疾病的全貌。外科医师只懂手术,中医只懂中医,负责化疗的医师只懂化疗,负责放疗的医师只懂放疗,心理医师对癌症的常规治疗手段一窍不通,这种医疗模式很难称得上科学与成功。我相信在未来,癌症治疗师将会更专业,他们会掌握系统的知识而非只懂一些片面的知识。他们能锐利的发现患者身心灵和生活习惯方面的问题,并有能力引导和启发患者去做彻底的改变。

人之所以患癌,是因为他们的整个生命系统出了问题。仅仅研究某个突变的基因就试图把病人治愈的想法过于浪漫,在实践中我们也已经知道,按照基因突变理论来研制的治疗癌症的靶向药普遍既存在副作用又存在耐药性问题。抑癌基因(如P53)也是一把双刃剑,它的确可以抑制原癌基因的过度表达,阻止癌细胞的增殖,但同时也有促进衰老的作用,并不能为患者赢得更长的寿命。

接受资助的生物制药研究机构动不动就释放出一条轰动性的新闻,这些新闻的背后往往存在经济利益问题。我研究癌症近二十年,以前看到这样的新闻我会怦然心动,如今看到这样的新闻我会在潜意识里去挑研究者的各种毛病,而且很快就发现了这些研究存在的各种缺陷和他们宣传时故意夸大其词的倾向,因此知道它们几乎毫无实践价值。

我们处在一个癌症高发的时代,有些人声称癌症之所以如此高发主要与人的平均寿命在增长有关。这种说法只存在部分合理性,它忽略了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本身不健康的问题。

被誉为营养学界的爱因斯坦的柯林 . 坎贝尔教授在菲律宾研究黄曲霉毒素致肝癌作用和贫困儿童的蛋白质缺乏问题时,无意间发现富裕家庭的孩子更容易得肝癌,贫困家庭的儿童在受到黄曲霉毒素的影响时并不致癌,因为他们没有条件以肉类为食,这让坎贝尔教授意识到黄曲霉毒素只有与动物蛋白相结合才具有高致癌性。

后来坎贝尔教授还从报道中知晓,印度学者在动物实验中发现将黄曲霉毒素与20%的动物蛋白混合喂养小鼠时,小鼠100%患肝癌。将等量黄曲霉毒素与5%的动物蛋白混合喂养小鼠时,无一例患肝癌。坎贝尔教授和他的学生在康奈尔大学重复了几次这个实验,得出相同的结论。

坎贝尔教授与中国国家疾控中心合作研究中国农村地区的饮食结构与疾病之间的关系长达40年之久,结论就是素食更健康。素食者更清心寡欲,更知足常乐,也更少患癌症、糖尿病、心脏病、中风等重大疾病。

其实他的结论中国古人早就得出了,中医经典《黄帝内经》中说“膏粱厚味,足生大疔”,清代名医陈士铎在他的外科名著《洞天奥旨》中也提到,当时京城富贵人家患痈疽(即今日之各种良恶性肿瘤)的特别多。我们一直都知道动物蛋白(鱼肉蛋奶等食品的主要成分)是肿瘤的罪魁祸首,只是太多人战胜不了口腹之欲。

有许多人试图告诉我,如果人类不食用动物蛋白(鱼肉蛋奶)的话,身体将会虚弱。在我看来,这纯属胡说八道,因为这种说法与我自己的亲身见闻完全不相符。我二十岁前大多数时间在乡下生活,那时中国农村的农民们的食物中很少有鱼肉蛋奶——那个年代生活条件差是普遍的现象。但是我们村那些素食为主的村民们却有一身发达的肌肉,体格比现代都市人健壮多了,这是在劳动中锻炼出来的。如今我们富裕了,吃的动物蛋白比过去多多了,体力劳动和体育运动比过去少了许多,我看到的却是大多数人比以前的人更肥胖和更虚弱,也更容易患癌症、心脏病和糖尿病等致命性疾病,且低龄患者非常多,我相信我的同龄人肯定存在这种共识。

以前农村人寿命不如现在的人长,说实话不过是因为前些年农村的机械化程度太低,农民们劳动强度太大导致身体拖垮了。如果他们不那么劳累而又保持素食为主的饮食习惯的话,他们的寿命肯定要长很多。

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们村很大,常住人口2000余人,而且是同一氏族的,大家都有相似的基因。二十年前基本上没有癌症和心脏病患者,那时大家吃得都很素,逢年过节才吃肉。如今我们村每年因为白血病、癌症和心脑血管意外死亡者十多人。

所以我们仅从直觉判断即知动物蛋白确实对人体有害,我发布的几例成功的医案中的患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患癌后变得清心寡欲了,吃斋念佛。其中有个患者去年忍受不了清淡饮食,禁不住诱惑又吃肉了,结果病情反弹,现在老老实实在坚持清淡饮食。所以对癌症患者来说,最好的忌口就是不吃或少吃动物蛋白,能全素就全素。

我从个人的生活经历和我治疗的患者的真实情况知道,坎贝尔教授的研究成果是正确的。坎贝尔教授推崇全素的天然蔬食,很多人觉得全素饮食会导致人不够健壮。事实上我们与黑猩猩和大猩猩是近亲,我们人类的这两种近亲都不是肉食动物,但是他们的体格比人类强壮多了。

经过坎贝尔教授的不懈努力,美国医生的主流观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美国防癌抗癌协会出版的癌症患者饮食与运动指南就明确地写明要以植物来源食物为主,而且要求患者每周进行五小时以上的有氧运动——所谓有氧运动就是能出汗的运动。世卫组织也已经将红肉列为致癌物,而最新的一些研究发现过去认为健康的白肉(如鸡肉)也致癌。

全素食加有汗运动,再加清心寡欲,这就是我现在的养生保健理念,我自己对这一理念身体力行。以前我很怕冷,但现在我在北京生活,整个冬季都不用穿羽绒服和棉服,过完春节就脱了秋裤,大多数北京市民没法做到这点。我现在体力非常好,完全不怕冷,虽然我学中医,但我没有对自己进行任何扶阳治疗。这两年我的身体改善很大,心情也比以前好多了。我不再急于拓展业务和参加各种考试和培训,而是一切顺其自然,我现在把自己的健康看得很重要。我认为一个学医的若自己病怏怏的,说明学得不咋的。

最悲惨的人生是得了癌症后战战兢兢、郁郁寡欢、钞票都花在医药上的人生。预防医学是最好的医学,老祖宗早就说过上医治未病,治未病的关键就在于预防疾病的发生。预防医学还有一层含义,那就是已经病了要预防病情进一步恶化,治疗后要预防复发。癌症患者预防复发的核心就在于让自己的身心灵都调整到健康状态:心情放松,饮食健康,坚持运动,人际关系和谐,待人接物温和友善,有爱心、同情心和同理心,不与其他人动辄发生矛盾与冲突,有自己的兴趣爱好,生活丰富多彩,不焦虑,不抑郁。

如果能做到以上这几点,加上适度的治疗,癌症患者完全可以痊愈,重获新生,而且花费比现在流行的各种所谓的标准治疗费用少多了。我多年前就推崇这样的一种综合的康复理念,并围绕它展开我的写作,但是遗憾的是很少有患者能做到并坚持到底。

我治疗过一例腹间皮瘤患者,他曾严格的执行我的这一理念,这让他的生存期大大的超过了其他同类病人。但是在接受我的治疗满五年之后,他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不再坚持清淡饮食和运动,与人因为利益冲突不断。很快他的病情就复发,复发后又急于求成,结果不幸去世。

有许多患者确诊癌症后郁郁寡欢,更加不爱运动,也丧失了对生命的激情,而且还比以前吃更多的肉食以补身体。人的身体是非常智能的,如果我们给自己输入了某种悲观厌世的信号,身体也会输出某种慢性自杀的指令,更快的结束我们的生命。所以人在患癌后,一定要想尽办法激活自己的活力,战胜内心的怯弱,改变不良的生活习惯,重写自己的人生,否则的话再高明的医生也是治疗不了这样的病人的。

我这么多年之所以孜孜不倦的写作这么多与生命科学相关的各类文章,也是因为有一群患者需要这样的指导。我不揣冒昧的认为,这些指导比医药对他们更重要。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