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的常见并发病及其背后的病因

高血压、高血糖(糖尿病)、肥胖症与高血脂、心脏病、中风(脑溢血或脑梗)、焦虑症、抑郁症等慢性病是在癌症患者身上同时出现的频率最高的几种疾病。我相信大多数肿瘤科医生都和我有同样的直觉,只要在肿瘤科工作过五年以上,门诊量超过一千人,我们便不难从患者的病历中得出如上的结论。

虽然各种癌症的癌前病变不太一样,如乙肝为肝癌的癌前病变,EB病毒感染为鼻咽癌的癌前病变,幽门螺杆菌感染为胃癌的癌前病变,返流性食管炎为食管癌的癌前病变等,但是不同癌症患者身上却有一些共性,那就是他们大多数还伴随以上几种身心方面的慢性病,上述慢性病患者也更易患癌。

我们知道并非所有的癌前病变都会演变成癌症,也并非所有的原癌基因(如BRCA1/2)携带者都会致癌。中国有超过一半的人携带幽门螺杆菌,但却只有少数患者会发展为胃癌,而且还有一些胃癌患者并非幽门螺杆菌携带者,幽门螺杆菌感染者最终发展为胃癌的百分率只有个位数。

同样,大多数的乙型肝炎患者终生都不会发展为肝癌或肝硬化,只有约三分之一的乙肝患者会发展为肝癌或肝硬化。BRCA1或BRCA2基因携带者也不一定会发展为乳腺癌。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部分人发展为癌症呢?医学界的共识是癌症是由易感基因、环境因素和不良习惯三者共同作用的结果,三者不是相加的关系,而是相乘的关系。这就像一道因式分解的数学题一样,去掉任何一个因式都会大幅度地降低罹患癌症的概率。

癌症是一种多因素诱发的疾病,癌症患者大多有如下的共同特征:存在先天性的致癌基因或后天性癌前病变(如感染乙肝病毒、幽门螺杆菌、EB病毒、HPV病毒、艾滋病毒等)、生活或工作环境中存在致癌物、长期生活在毒性压力之下(毒性压力的性质和定义可见拙文《让毒性压力见鬼去》)、饮食上嗜好动物性来源的食物(鱼、肉、蛋、奶)、缺少运动或劳动、人际关系压力过大(包括交往对象太多或缺乏交往对象以及人际关系紧张等)、生活单调枯燥、缺乏兴趣爱好、存在不良嗜好或不良的生活习惯(如抽烟、喝酒、暴饮暴食、喜热食热饮等),以上因素共同作用才会导致一个人发生癌变。

我们现在知道这些因素中除了致癌基因和致癌物之外,其余的那些因素也是高血压、高血糖(糖尿病)、肥胖症与高血脂、心脏病、中风(脑溢血或脑梗)、焦虑症、抑郁症等慢性病的致病病因。所以癌症患者出现这些并发症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癌症能否逆转或者治愈呢?能!有部分患者以其实际的疗效告诉我们癌症患者可以生存几十年,高寿者可以在五六十岁时患癌,但却能活到一百多岁。但是这些癌症患者也都是脱胎换骨重新做人者,就我目前所接触到的癌症患者来说,接受适当治疗的佛教信徒的生存期更长。其原因可能与佛教提倡的素食习惯和佛教信仰对患者情绪的稳定所发挥的作用有关。

以上包括癌症在内的几种慢性病与摄入的食物都有一定的关系,美国康奈尔大学的坎贝尔教授被誉为营养学界的爱因斯坦,他在美国癌症研究所、美国癌症研究中心和中国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共同支持下,开展了几十年的关于营养与癌症等慢性疾病之间的关系的研究。

著名的致癌物二恶英就是他发现的,他在菲律宾开展的一项儿童营养研究还让他意外的发现黄曲霉毒素(一级致癌物)与植物性来源食物搭配在一起并不会导致肝癌,但是黄曲霉毒素与动物性蛋白搭配在一起则大幅度的提升了肝癌的患病率。坎贝尔教授的著作《救命饮食:中国健康调查报告》以及《救命饮食2》非常值得一读,他的结论都是在严谨的大型研究的基础上得出的,有可靠的流行病学数据支持他的结论,而非像现在的一些信口开河的作者仅根据自己的臆测就下的结论。我相信大多数人在看完坎贝尔教授那些翔实的研究报告后都会大吃一惊,坎贝尔教授提倡的是以蔬果低盐为主的饮食观。

当然,坎贝尔教授的研究仅局限于营养与疾病的关系,这还是不足的。其他的常见的致病因素也是癌症等慢性病的罪魁祸首,如环境因素、精神压力和生活习惯等。环境污染问题的严重性就不必说了,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危机。现代化的生活习惯也乏善可陈,过多的动物性来源食物加上缺少运动导致许多人肥胖和高血糖。

癌症患者精神抑郁的比例也相当高,癌症患者可能是内源性抑郁症,在发生癌变之前就存在抑郁症问题,也可能是继发性抑郁症——有些患者是在确诊为癌症后情绪抑郁。抑郁患者缺乏活下去的意愿,在这种消极情绪的作用下,其行为习惯也发生了改变,身体也自发产生了一些慢性自杀的机制,罹患难以治愈的绝症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国目前抑郁症的诊断率并不高,大多数抑郁症患者终生都不会被诊断出来,他们默默的承受着这种精神疾病的折磨,在生活中煎熬着,或靠自己想办法自愈,我们经常要在一个人自杀后才发现原来他生前为抑郁症折磨着。社会大众对抑郁症的认知也有限,所以许多癌症患者在确诊为癌症之前长期为抑郁症折磨而不自知。肿瘤科医生大多数不懂抑郁症,也很少邀请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医生对患者进行会诊,所以许多癌症患者的抑郁问题未被关注。

但我总体的感觉是超过一半的癌症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抑郁问题,我之前没有对我接触的那些患者进行抑郁症方面的诊断,因为我之前对抑郁症的研究较少,也不会使用抑郁症相关量表对患者进行诊断。所以癌症患者中究竟有多少比例的患者存在抑郁问题,他们的抑郁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这些具体的数据我还没有,医疗界对这个问题也未有足够重视。我国医疗卫生事业还不发达,国民对精神疾病也存在歧视现象,心理咨询费用又贵,所以大多数肿瘤患者并没有得到心理医师的帮助。发达国家的癌症患者已经有专门的心理咨询师介入治疗了,但是众所周知的昂贵的治疗费用也让很多患者望而却步。

至于焦虑问题,现在可能在我国国民中非常普遍。我儿子向我反映了一个现象,他们班(北京海淀区的一个由中等偏上的优等生组成的班级)除了他是在完全自由的环境中成长的,其他同学全部是在存在压迫的家庭环境中成长的。每个孩子都上培训班和拼命刷题,家长对他们有殷切的期望,全班同学中很少有不存在焦虑心理的。我们下一代的健康问题可能更普遍,按照流行病学的一般规律,我国慢性病高峰尚没有到来。

我之前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上看到过一篇关于某项大型流行病学研究的报道,该报道显示二战后出生的那一代人的健康状况是人类的峰值——他们的饮食结构更健康,体力运动和劳动量也更大,各种慢性病患病率更低,从那以后人类整体的健康状况就在走下坡路。该研究显示,虽然现代人类的人均寿命在延长,但是延长的那段日子基本上都是在现代医疗机构里用各种生命支持系统来维持的,毫无生活质量可言,只不过增加了病人和家属的痛苦与负担罢了。我们现在正处在这个下坡阶段,人类的身心健康状况一代不如一代。

学医和从医给我带来的最大好处是让我认识到了健康的重要性和失去健康的原因。如今,有几件事我一直都在坚持:工作、简单生活、清淡饮食、劳动、与佛对话、骑行、学习、种植、读书、学音乐、写作,以及与所爱的人在一起共度美好时光,减少一切不必要的交际。大多数事情我都做得稀松平常,远远达不到专业水平,但好在我自己乐此不疲,娱己而已,不必认真。

在几百年前,大多数人类还是过着我现在这样的生活,只是工业化以后,人类成了像机器一样的奴隶,渐渐的不知道如何调适自己的身心了。结果满街都是愁容满面、行色匆匆的现代人类,医院里挤满了病人,连走廊的病床上都住满了病人,焦虑的家属和郁郁寡欢的病人们让那些医生们实际上也成了另一种病人。狱警们常对犯人们说你们只在监狱里呆几年,而我们却要在监狱里呆一生。说实话,按照现代医院的运营模式,病人只用“病”一段时间,医生们则终生都在“病”着。

现代生活给人的身心造成了难以承受的负担,所以现代病越来越多也就不足为怪。其根本原因是文明进化的速度太快,而人自身进化的速度则很缓慢,社会进化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人类自身进化的速度,人肯定就不能适应。如何摆脱这种过快的进化浪潮带给我们的压力?唯一的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不鸟它。

有时候我躺在一片草地上,晒着太阳眯缝着双眼看着天上那悠悠的白云,心中就在想造物主将我们制造出来,是为了让我们应付数不清的考试,然后一辈子按部就班的从事某项安稳的工作,获得一份养家糊口的收入,往银行账户里无休无止的储存永远也花不完的钱,贪图这份所谓的安全和安逸,在满足口腹和身体的欲望中度过此生的吗?

我的内心告诉我不是这样的,造物主是让我们来享受生命的乐趣的,所以人间的一切愚不可及的规则和教条我都视之为无物。我决定由自己来主宰自己的一生,并教会我的孩子以同样的态度来过完自己的这一生。所以如今我无论对待何事,都能保持一种随意和随缘的态度,不去强求任何结果。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