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感谢那些给我们出难题的人

我在高中读书的时候,数学常考满分,我们学校有个数学老师,不是我的老师,但是特别喜欢出难题给我做。他经常在路上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他新近找出来的,他认为能难倒我的数学难题,让我去解。每次月考或期中期末考试的时候,试卷上的压轴题如果是他出的话,他在路上看到我时就笑眯眯的对我说:“志远,看看这次考试的压轴题你会不会做。”

他给我出的每道题目都很难,有时我要花好几天时间才能解出来。但是我那时候特别喜欢解他出的这些难题,解着解着,我的逻辑思维能力就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个老师姓陈,痴迷于教学,应该是怀着“得天下之英才而育之,不亦快哉”的热情来跨班教我数学。来来往往之间,我们成了忘年交,虽无师生之名,却有师生之实。我毕业的时候,有一次和老同学见面,有人告诉我陈老师突然脑卒中去世了,我很是伤心了一阵子。

我最近在复习高中数理化生,解题时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他。高中的课程我已经忘记个差不多了,打开有难度的试卷时,两眼一抹黑,几乎一道题都不会做。但因为曾有过这样的一段经历,我知道如何去学习解自己本来不会解的难题。所以我的心中一点也不慌乱,淡定的去复习相关知识点,花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便完成了从一道题都不会解到基本没有解不了的题的转变。

那些给我们出难题的人,能快速的提高我们的能力。这有个前提,那就是是我们愿意去解决这些难题。如果我们不愿意去解决这些难题,反而认为人家是故意刁难我们,那就会一点收获都没有。

我在高二的时候,还遇到一道更难的题目,我们班和高一的某个班打群架。这件事情后来发展到两个年级打群架,冤冤相报,这场群殴持续了好几周,情势愈演愈烈。高一那个班的班主任、我的班主任、学校领导都把目光投向了我,他们认为只有我才能平息这场旷日持久的群殴,所以纷纷来找我。

高一那个班的班主任对我说,你是我们全校学生的精神领袖,你只要肯出面,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我对他说,吕老师,您这是在笑话我,我哪儿就成了学校的精神领袖?我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果断的拒绝了他。

我如今回顾往事,知道他说得并没有错,因为我们学校当时是把我当作学生榜样来宣传的,所以当时在全校学生中,我确实比较有威望。我不肯出面解决这个问题有两个原因:一是觉得如果我去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和我的同学们并肩作战,参与群殴的话,会被我的同学们当叛徒对待,以后会被他们孤立;是架都打到那种程度了,我也没有好的办法阻挡得了群殴的继续。

学校负责保卫工作的是我的地理老师,一个身材矮小的男老师,他和副校长一起要求我出面平息那次的群殴,我也拒绝了。

我的代理班主任是我的物理老师宋老师,他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教师。他把我叫到他家里吃饭,在饭桌上他跟我讲了他所经历的一段往事,在文革的时候,他们村的一个人想用锄头把一个批斗对象打死,被他拼死拦下了。

文革结束后,当时准备一锄头把人打死的人和那个挨批斗的对象都感谢他。打人的人说,如果没有我的老师的拦阻,他就犯了杀人罪;被批斗的人感谢我的老师的救命之恩。

宋老师对我说:“志远,同一件事情,现在你看它觉得是坏事和难题,十年后,二十年后你再回头看,就不是坏事,也不是难题。到时候你和你的同学们都会很感激你现在所做的一切,用你的方法去解决这次群殴问题吧!”

我独自一人去高一年级的那个班里,代表高二年级的学生向学弟们鞠躬道歉了,并且对学弟们说,再这样打下去,既耽误大家的学习,也会出安全问题,万一失手,谁重伤了都不好。

宋老师在我们班里开了一次班会,他在班会中肯定了我的做法,他说文明有礼的人就应该先于他人道歉,这说明我们的素养比别人高。我们是高二的学长,理应礼让高一的学弟。其他班里也应该就这个问题开了班会。

这样处理后,这件事情就真的平息了。对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来说,处理这么复杂的一件事情的确是难题,有很多的利弊需要权衡。但是当我跨过了心头的重重关卡,把这件事情处理成功后,我整个人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我高考失利,与第一志愿失之交臂的时候,心里很难过。我去学校的时候,恰好看到白发苍苍的宋老师和其他老师在教学楼下愤怒不已的大声说道,周志远这样的学生竟然因为一次考试失利,就与最好的学府失之交臂,这种选拔人才的制度又有何用?我们教书育人又有何意义?他没有看到在他背后的我,但是我却把他的话听得十分的清晰,当时我眼里饱含热泪,非常感激宋老师对我的认可。所以虽然我遭受了高考失利的打击,却并没有因此而颓废。

其实如今我可以告诉我老师,高考失利是命运给我的最好的安排。正因为有这样一个转折,我才成了今天的我。如果有名校的光环,我是不是能成为今天的我呢?​可能未必。我的爱人(她也是宋老师的学生)是清华大学热能系的硕士,如今在体制内的某单位从事教科研工作,我对按部就班的做这种教科研工作的人所经受的内耗有深切的体会。我们俩工作的性质虽然接近,但是她反而没办法像我这样轻松自由和专注的研究学问。高考失利可以说是命运之神给我出的一道难题,我在解这道难题的过程中,心理素质提高了,综合能力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这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学府也给不了我的收获。​

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对自己的才华颇感自负,写出了一些自以为得意的文章,就飘飘然起来了,但是我哥哥和我高中时的语文老师很少肯定我的文章。​我有次拿自己写作的诗文给我老师看,他看完后不置可否。我知道自己没有得到他的认可,狂心顿敛,从此更加刻苦的阅读和写作,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我哥哥有几次更是不客气的告诉我,我还远没有达到一流作家的水平,听完后我把过去的一些文稿都烧掉了。如果没有我哥哥和老师给我出这样的难题,我的见识和写作水平就会始终停留在二十出头时的水平上,得不到提升。如今我再也没有想过自己是否有才华的问题,而是一门心思的沉浸在治学和写作的乐趣之中,反而在不断的进步。

我的母亲也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她于十多年前罹患癌症。那时候我刚刚二十多岁,事业正做得风生水起,年收入差不多是大多数人一辈子的收入。因为技术过硬,善于解决各种难题,很受同行们尊重,许多人不惜重金请我传授经验。但因为我的母亲,我开始意识到这一切的意义都不大。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生命都快消逝了,金钱和社会地位还有什么作用呢?所以我及时的刹住车,重新捡回了少年时的梦想,研究癌症的治疗方法,学医救人。

不知不觉间,我在肿瘤圈子里也声名鹊起。许多癌症患者和医疗界的同行知道了我。三年前,我的一个叔父(他既是一个主任医师,也当了许多年的公务员)又给我出了一道难题,他力劝我重新参加高考,再次规划自己的人生,登入医学的大雅之堂,成为大家,为更多的患者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为此他一再鞭策我,当我想躲避这困难时,他就毫不客气的批评和督促我,不达目的不罢休。我如今终于明白了他的苦心,也硬下头皮来啃这根硬骨头。

我的一生,大多数时候都在解决一般人望而生畏的难题。在我前行的路上,总有陈老师这样的人在给我出一道道的难题。我也是在解决这些难题的过程中,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起来的。如今我能自如的应对人生所遇到的各种困境,身心无碍,最应该感谢的正是这些给我出难题的人,他们让我的一生没有虚度。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