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后的人们会如何看待我们今天的遭遇?

100年后,当我们的子孙后代翻阅我们今天的历史时,他们会怎样看待我们今天在新冠疫情中所遭遇的一切呢?当我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仿佛看到了100年后的某个下午,一个热爱思考的人,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对100年前的这段历史若有所思。

他或许会想,这真的是一场不可避免的灾难吗?还是一场原本不应发生的灾难?抑或想,人类社会在21世纪20年代,为什么会缺乏团结、宽容和友爱精神?为什么会愚昧到在灾难面前也不能携手共进?也许他对今天世界上的各个领袖人物有比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客观得多的评价,因为到那时候,今天所有的有权有势的人物都已经尘归尘,土归土,无需再为任何人遮掩什么。该谁承担的历史责任,就得谁去承担。我们知道,过去从未有人逃得过历史公论,未来也不会有。同样,我们这个时代的小人物们,也有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瘟疫的魔盒是人类共同揭开的,我们与野生动物靠得太近了,我们威胁到它们生存的同时,也会受到它们的威胁。我们的所有作为最终都会形成反作用力,作用于我们自身。

我刚刚重温爱因斯坦的《我的世界观》,在爱因斯坦的这本书中,我看到了他所处的时代存在的问题与我们这个时代的问题非常相似,爱因斯坦在《宗教与科学势不两立吗?》一文中说:“虽然宗教规定在个人与团体之间应充满兄弟般的友爱,但实际景象更像是一个战场,而不是一个管弦乐队。无论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任何地方的指导原则都是牺牲自己同胞为代价的无情争夺。这种竞争精神甚至在中小学也盛行,它摧毁了人类友爱和合作的一切感受。”

我对与新冠病毒相关的任何新闻都不会感到诧异和震惊,因为我知道病毒还会变异,会继续摧毁我们构建的一道道防线,纷争无助于人类解决我们今天所面临的这个共同的问题。我在观察人类还需要多久才能真正的携手,共同对付病毒,人类并非生而愚昧,也不会永久愚昧下去,当教训足够深刻的时候,人类这个整体就会聪明起来,会为了保全自身而不再自相残杀。

人类很有意思,我们一直都是各种各样的病菌和精神病毒的传染链,病菌和精神病毒一旦在人群中流行开来,便会形成巨大的破坏力,摧毁我们肉体和精神上的健康,动摇社会长治久安的根基。

正如爱因斯坦所言,我们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得到了其他人的许多帮助。所以无论我们多么自私,我们终究都得做些利他的事情才能保证自己生存下去。

眼下就是如此,人类如果没有利他精神,病毒的传染和变异便可能会一直进行下去。脱离了利他精神,科学和金钱在瘟疫面前都会无用武之地。因为病毒会一次次的从人类的短板处攻破人类构筑的防线,让人类之前所做的许多工作的效果大打折扣。只有当人类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病毒才有被控制住的希望。否则,无论我们对病毒的新变种认识多么及时,都会无济于事。因为我们面临的这个敌人,变异的速度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

我们生活在大自然中,难以避免的会感染各种各样的病菌,其中有一些就会成为致命的威胁。我们在这种致命的威胁中,难以独善其身。唯有和邻人们团结一致,共享全部的抗疫资源,才能将威胁到人类生存的病原体控制住。如果我们仍然像战场上交战的各方一样剑拔弩张,我们或许可能一直都走不出眼下的困境。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