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水平有限,请不要对我期望过高

经常有患者或患者家属加了我的微信后,送给我一大堆溢美之词,听得我浑身不自在。因为他们口中的那个我不是真实的我,而是他们自己期望的“我”,有些人甚至把我神化了。

我理解大家希望说些好听话,和我建立起良好的医患关系,以取得更好的医疗效果。但是我也很担心大家从各种渠道听到的不实传言让一部分已经走投无路的患者对我的期望值过高,以至于他们的心理预期大大超出我的能力范围,影响到患者和患者家属做理性的判断和决策。任何夸大失实的宣传和过高的期望都会导致病家失去理性,我不希望任何人因为我而人财两失。面对一个个期望过高的求助者,说句心里话,我的压力很大,经常不得不拒绝他们。

我是一个理工科出身的人,本来不是学医的,因为母亲患癌而自学抗癌的相关知识。不知不觉间在病友群中声名鹊起,自己也因此走了传统医学师承的路,入了中医这一行。我研究中医,也脱离不了理工科生重视实证,不喜欢玄谈的本色,所以可能有些言论不招中医同行喜欢。为了尽量避免与他们发生冲突和争论,浪费宝贵的时间,我近年来退出了各种群。

作为一个癌症患者的儿子,我吃了太多的夸大宣传和自己的不合理心理预期的亏,所以自入中医这一行以来,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平实的行文和做人风格,以免误导患者。但是随着我写作的文章和我的患者日渐增多,我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有很多人可能被我的虚名所蒙蔽。

这里要说明一下,我从初中一年级到现在,几乎每天都写作,这已形成了习惯。所以我写了许多东西,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多高的水平,而是因为写作是我的一项爱好。临近高考时,我有时还会一天写一万多字。我是一个不喜欢交游的人,生活中几乎没有任何社交活动,写作对我来说是生命的一部分,我完全不可能停止写作。

所以希望大家理性看待我写作的文章,我发布的大多数医学类文章都只不过是我学医时做的笔记,这些文章不能证明我的水平很高。最初,我并没有发布这些文章的想法,是因为在一些病友群中和其他的患者家属交流时,有些朋友见我交流的内容有点价值,劝说我写成文章分享出来,渐渐的就积累了许多文章。我一直不肯出书,是因为自己觉得这些文章还不够份量,自己的水平也还不高,不要出书误导人。现实中比我水平高的中医师大有人在,正如老子所言,大音希声,那些水平高的老成持重的中医师比我本人更值得大家的信赖和尊重。

我也不得不经常提醒患者和读者们,不要因为我偶然取得的一点疗效而误认为我是能妙手回春的“神医”。我治疗疾病的有效率不高,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学术水平和临床经验有限,另一方面也与疾病难治,医学还不够完美,很多疾病不可治愈有关。

我把绝大部分精力都用于癌症的研究上,既研究中医药抗癌,也学习与癌症相关的西医和生物学知识。多年来,我一直对自己的能力和见识不是很自信,为不违背医学伦理,总是让患者和患者家属慎重考虑,尊重他们自己的选择。

我尽量不治疗癌症之外的其他疾病,一是因为我的精力有限,研究癌症耗尽了我的心血;二是因为我没有认真研究过其他疾病,不希望耽误其他患者的病情,有些朋友让我硬着头皮去治疗,结果无效的居多。但是多年来一直不断有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患者希望向我求治,我尽量向他们解释我没有能力治好他们的病。我诚恳的希望大家相信这不是我在故作谦虚,而是我真的无能为力。

有些癌症患者家属和我很熟悉,他们有一些其他方面的疾病,请我以朋友的身份为他们治治试试,治不好他们也不会怪我。这些请求很难推脱,有时我会勉为其难的试试。也有一些人是我的亲友或好友介绍的朋友,我就会不避嫌疑的为他们治疗一些我不擅长的疾病。偶尔治愈个把这样的患者,实在是碰巧而非我的医术高明,大多数时候我对这些疾病的疗效不如意得很。因为精力有限,我也未能进行数据统计,不知道自己治这些病的成功率有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低得很。我偶尔治疗成功的案例,既与患者的运气有关,也可能与他们的病并不严重有关,所以希望大家理性看待,不要在我这里浪费钱财和时间。

如果说我这个人有什么优点的话,我想那也许是我有点自知之明吧。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智力平平,水平有限,不敢自高自大,不敢好为人师。所以多年来既秉承以勤补拙的精神,勤奋学习,笔耕不辍;也经常自我反省并告诫自己,不要过高的评估自己,不要误导患者和读者,让人觉得我的水平有多高。

有许多媒体或出版商向我约稿,也有一些医疗机构的投资人邀请我加盟他们的医疗机构,我都婉言谢绝了。我早已关闭了除微信公众号和我的个人网站之外的所有的网络自媒体,也没用微信和QQ之外的任何社交工具。跟患者沟通则只有一个工作微信,QQ虽然保留,但是基本不用。许多其他媒体在传播我的文章,我也是无可奈何,阻止不了那么多。我之所以这样做,是想尽量削减个人影响力。我总是深恐“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不希望对这个世界造成任何不应当的误导和干扰。

多年来我一直避免与社会上的热点事件有关联,写作的文章也避免出现吸引眼球的标题,担心自己卷入世事太深,陷入浮躁之中。但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文章写得多了,偶尔也会有一两篇引爆网络,吸引到大量读者,这实在并非我的本意。有些文章在网上疯传,我自己是很意外的。

朱熹说庄子是一个“只在僻处自说”的人,以我有限的能力、水平和不爱折腾的性情,我也只愿意在僻静处自说自话,影响的人越少越好,以免误导太多读者。我只希望在熟人中传播我的文章,只是把这当作个人爱好,有限的推广,以维持生计,并不希望成名。

有些读者希望我早日出书,我倒是希望自己生前尽量不要出书,等到死后由其他人客观的来对我盖棺论定。觉得我的文字有价值,就出版点东西,没有价值就让它们随风消散吧,何必浪费纸张,还污人耳目?我这个人才能有限但偏偏一生都持批判的精神治学和写作,死后也应该让别人持批判的精神来剔除我的糟粕。撰写了这么多的文章,我相信其中糟粕一定多得难以胜数。

像本文这样的文章我已经撰写过好几篇,大概还会定期撰写一些。写这样的文章是希望给狂热的读者泼泼冷水,敲敲警钟,请大家理性就医,理性看待医疗的局限性。我不希望活在压力之中,更不愿意看到任何病人或病人家属因为对我有不切实际的期望而影响自己的决策。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