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癌症患者求医问诊的几点浅见

当我们面对黑暗时,只能自己擦亮眼睛去发现光明。

——题记

呆在癌症圈子里久了,渐渐的见的生存期较长的患者也就多了,这些患者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在患癌症后能够成功的存活下来,这些幸运的患者中,有一些关于求医方面的规律是略相通的,我兹就我的见闻,发表几点关于求医的浅见。

首先是,什么样的治癌医生是可信的?

如今这世界,宣传和自我宣传都太过度了,以至于众生无所适从,极难作出正确的选择。找到一个可信的治癌医生,是癌症患者需要做的第一课。

人类虽然已经征服了太空,登上了月球,但是却依然没能攻克自己身体内的各种所谓的“绝症”。医学是一门很特别的学问,治病方案不当会损害患者的生命健康。 所以医学领域的很多理念,没有办法像其他自然科学一样,轻易做实验。医学实验涉及的伦理问题太敏感,因此直到现在人类的医学水平仍然不理想。

如果把古今中外的医学著作大致的读一读的话,会发现直到今天,医学理论中还有相当一部分都只是“假说”——所谓“假说”者,即非已经验证的真理也,最前沿的 医学理论亦不例外,很多仍然是假说。全球医学界对重大疾病的病因的认识和治疗方案,都只是处在研究探索阶段,所以我们常常听说,某某疾病尚是全球医学界的未曾解决的难题。

我治病时一直惴惴不安,觉得自己是在做人体实验。教过我一些西医知识的李钟蕙老大夫跟我说,她从事了一辈子的临床医学,一辈子都是在做人体实验。她说任何一个医生进行医疗活动,从本质上来说都是在拿患者做人体实验。

虽然我不知道好的医生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坏的医生的一些共性还是很明显的。夸夸其谈即是其最明显的一点,一个人如果不能认识到医学的作用是有限的,甚者视全球医疗界如无知小儿,吹捧自己所学的医术无所不能,宣称自己对癌症这类绝症有很大的把握,拿出来宣称自己的疗效的案例轻描淡写得跟玩儿似的,那么这样的一个人我本人是坚决不相信,坚决敬而远之的。

另外就是门户之见太深的医生,贬抑其他医术抬高自己的门派,贬抑其他医生抬高自己的医生,都算不上好医生。

有些中医夸夸其谈,认为中医治疗癌症举重若轻。恕我直言,我读古今中外的中医名著,见到的对类似于今天的晚期癌症的疾病的描述,基本上都是些“死,不治”、 “百人得,百人死”、“三十日死”,“百日死”之类的言辞。那些号称从中医理论中发现了伟大奇迹的中医迷,很多是没有实践经验的中医粉丝,他们自己都没有 辨别出他们所信奉的东西是真是假,但是却喜欢夸夸其谈。

这样的人,我觉得不像临床医学工作者,哪天他们自己患癌了,他们比谁都慌张,真正的临床医学工作者不会是这样的人。中医理论,和西医理论一样,都还存在太多假说,甚至可以说整个中医的基础理论都还只是一个大假说。假说是不能当真理或者定理来使的,我们今天继承中医,需要的正是对这个假说严肃认真的考证,考证出一条是一条,没有考证出来的,不应该拿它来忽悠人。

中医讲究“察外而知内”,有些人把这一原则无限的蔓延,去观察山河大地,然后就说顿悟了人体气血在脉络中运行的规律,有些所谓的名医带徒弟先请徒弟去观察山川河流,以体悟人体气血运行的大道,我看到这样的鬼话会直接把他写的书扔掉不读。医学是不能凭主观臆想去产生新理论的,那样做只会走火入魔。

有些西医,尤其是刚接触西医的年轻人,贬斥中医,甚至把中医贬斥得一无是处,作为一个从中医受益匪浅的哮喘患者,我本人不觉得这种人心智成熟,也不觉得他们说话负责任。

我们国家出过不少中医方面的院士,也有不少西医专家改学中医(如沈自尹院士),我国知名的西医方面的呼吸疾病专家钟南山院士多次在公众场合表示,中医是很有价值的。大多数将中医视为伪科学的,恰恰是缺乏临床经验的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医疗行业之外的人。比如方舟子这样的从不行医的。

我自己的哮喘最终是被我自己用将西医排除在外的综合手段攻克的,其中中医发挥的力量是最大的。我相信患过哮喘的人,都会明白那种四处求医问诊,始终无法根治的痛苦的。

一个真正的治癌医生,在临床实践中,是会明白各种医术都存在不确定和不足,又都确实有用的。我曾在很多医生的著作中看到他们提及他们在治病的过程中,工作时间在医院里跟患者打交道,开处方,非工作时间就翻阅各种资料,钻研所治疗的患者的疾病,思考对策。

所以一个认真负责的医生,不一定是名医,但是一定很勤奋,很客观。会从实践而非理论上去看待医学理论,正如爱因斯坦所言,从理论上说,理论和实践是一致的,但是从实践上来说,理论和实践是不一样的。医学领域更是如此,尽信医书不如无医书。

患者找医生,最好的办法是去患者群体中,听口碑而非依据医生头衔和名气或者年龄去找。找到医生,与医生接触后,自己去感受这个医生的性格特征,并作出自己的判断。我所接触的生存期超过十年以上的癌症患者挺多,多数这类患者的主治医生都算不上大名医。

第二点就是如何和医生相处的问题。癌症患者需要长期治疗,一朝患癌,终生抗癌。癌症患者找到一个治疗有效的医生后,应该信任该医生,重视该医生,而非见异思迁,到处寻找更有名气的医生。勤换医生死得快,因为每个医生在治疗一个新患者时,都需要摸索一段时间。所有的医学理论都只是理论,每个患者都是一个新的医学研究个体,需要运用综合的医学知识去了解和治疗。

找很多医生进行一过性的治疗,是比不治疗风险还要高的一件事情。患者太相信医生的经验,相信医生的现场处方能力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医生们需要一边临床,一边对患者的疾病进行研究,才能取得更好的疗效。若一个医生肯一边为患者看病,一边去查阅各种医学资料,那是患者的福气。

理想状态下,一个医生无论经验多么丰富,都需要就每一个重症患者查阅大量的医学文献,以寻求最佳的解决方案。医学知识过时非常之快,循证医学数据库每隔两三年就会大变样一次,因为新的医学实践会把过去的一些医学认识推翻,同时产生一些新的临床医学实践报告,医生需要活到老,学到老,才能有较好的疗效。医生是人非神,他的见识有限,唯有不断的学习,才能积累更丰富的医学知识,解决更复杂的医学问题。

患者对医生不信任是治病的大忌,已故上海名医裘沛然教授曾说,医患相得是治疗大病的关键。他曾讲过他自己治疗某患者,换了多种思路都不见效,但是患者依然对他信任有加,让他进行更多的研究,最终终于把患者的问题解决了。

实际上治疗疾病,尤其是治疗癌症、哮喘这样的顽疾,非常耗费医生的心血,医生经常需要挑灯夜战,查阅医学书籍,不断的学习、思考和探索,才能更好的解决某个患者的问题。每个医生,大概也只能把自己主要的精力放在那些长期跟诊的患者的身上。我目前所见到的癌症患者中,生存期较长的,几乎无一例外的没有更换过主治医生。那些频繁更换主治医生的患者,内心躁动不安,茫然无措,病急乱投医,最终损害的是自己的健康。

一 个人患病后,七大姑八大姨都会过来推荐医生,推荐偏方,很容易动摇自己对医生的信心,我们国家还没有建立起欧美国家那样的社区医生、家庭医生、个人医生的医疗体制,所以患者很容易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尝试新医生,这非常的不理智。有些医生之所以自己患癌后生存期较长,是因为他们自己懂得医学,也懂得医疗行业的一些基本的规律,遵循这些规律,不乱折腾,这样他们就能活得久。像何任教授、潘明继教授都是既是抗癌医生,又是癌症患者,患癌后带癌生存几十年,去世时都已经是八九十岁的老人。癌症只是一种慢性病,只要治疗得当,还是很有希望带癌生存相当长一段时间。

我也曾有过一些体验,一些患者经我治疗后,身体状况很稳定,但是一查肿瘤还在甚至在缓慢发展,就去寻找其他医生。几个月或者半年后再见面,已经奄奄一息,追悔莫及。我现在碰到在其他医生那里疗效稳定的患者找我咨询,我告诉他们的第一条黄金原则就是——效不更医。我们得理性的去看待癌症、哮喘这类顽疾,治疗这类疾病颇不容 易,一个医生如果治疗已经见效了,那是非常了不起的,绝不要再冒险换来换去。换的医生不一定还能像前面的医生那样尽心研究,多数医生为了应付患者,不得不尝试新的治疗思路,这是一种冒险。

已故北京四大名医之一的施今墨先生曾经接诊过一个患者,这个患者在另一个医生那里治疗,疗效不温不火,患者内心着急,来找施今墨治疗。施今墨把他治好了,患者来感谢施今墨,施今墨告诉他应该去感谢他的上一位大夫,因为施今墨只是抄了上一个大夫的方子。患者很吃惊,因为两者处方完全不一样,施今墨笑着告诉患者自己玩了个小把戏,因为中药常常同一个药有不同的名字,他只不过把上一个大夫的药统统换了个别名而已。

在现实中我们可能不一定有那么好的运气碰到像施今墨这样的真诚的大夫,他遵循的正是效不更方、效不更医的古训来为患者的健康保驾护航。重病患者的身体很脆弱,经不起太多的折腾,折腾个三次五次,患者的身体每况愈下,再回头就很困难了。所以那种频繁更换医生的患者,一般治疗效果都很差,他们至死也难以明白, 正是因为自己内心的烦躁不安,自己才把自己往绝路上送。

第三点就是如何对待各种吸引人的抗癌理论。

据说经营企业最怕的就是多样化经营,因为多样化经营常常意味着精力不能集中,最终一事无成。其实治病的时候,最怕的就是网络上流传的各种抗癌理论和偏方。一 个人患癌之后,不免就会对各种抗癌理论感兴趣,现在网络传播发达,拿部智能手机,每天都会有令人心动的抗癌学说撞入眼帘,让癌症患者受尽诱惑。受不了诱惑的癌症患者就会想着尝试尝试。

无伤大雅的抗癌大招也还无所谓,怕就怕一些有伤大雅的抗癌大招。各路大神们鼓吹的抗癌新思路中,很少有真的无害的。吃点啥或者做点啥或者往自己身上烧烧烤烤或者一心念佛,其中有一部分是违背人体运行的自然规律的,另一部分虽然没这么大的害处但是耽误患者治疗的时间导致患者丧失求生的时机。万事万物,过犹不及,迷进去了,就容易受其毒害。无论是精神营养还是物质营养,不是越多越好,多了,反而乱了,乱了,就容易走火入魔。

癌症患者作为唐僧肉,不但民间各路人马打他们的主意,各种不道德的医疗机构也一样。很多新的医疗方式,从专业角度来说,是不成熟和不宜推广的,但是在我国, 却大量的存在,被推广得很厉害。有些普通的医疗科技,变换个医学术语,稍微包装一下,就可以成为高大上的新技术,令患者们不惜倾家荡产。

第四点是要慎防过度治疗和过度不治疗。

癌症要治疗,但是现有的治疗癌症的途径很少有不对身体造成伤害的。手术、放化疗、中医药乃至各种自然疗法,多有会造成身体损伤的。癌细胞是人体自体正常细胞的变异,人体免疫器官不易察觉癌细胞,所以癌症不像感染性疾病那样好对付,治疗癌症的过程中也不可避免的要对人体正常细胞和正常组织造成损伤。

癌症的治疗要适度,过度的治疗一定会导致身体损害过大,适得其反。一些癌症患者放化疗的力度特别大,转移的速度就特别快。患者求生心切时,很容易各种治疗手段都尝试一下。人体正常免疫力在这种治疗过程中就会急剧下滑,这给了癌细胞通过血液系统、门脉系统和淋巴系统扩散转移的大好机会。所以经常有患者治疗得特别卖力,转移速度快得超乎寻常,这种过度治疗劳民伤财,加速患者的死亡。

而过度的不治疗,仅仅依靠所谓意念、心情调节来治疗癌症,那也是无稽之谈,这世上的确有极少数一部分癌症患者不治而愈,但是其不治而愈的原因是五花八门,无法复制的。多数患者如果不采取治疗措施,病情都会迅速发展。有些相信精神力量可以战胜癌症或者宗教信仰可以战胜癌症,这样的观念很有问题。很多人在这种实践中损失惨重,不但身体垮了,经济上和精神上最后也垮掉了,被人洗脑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们常说吃饭最好只吃七八分饱,治疗癌症,最佳的方案是治疗个七八分,然后休生养息一段时间,再往前观察,根据具体进展情况,具体对待。

癌瘤可去,癌细胞不易全部剿灭,只要尚有癌细胞存在,癌瘤就有复发的可能。除了少数早期的原位癌被根治手术切除后和部分恶性程度不高的早中期癌症患者经综合治疗不复发之外,我目前很少见过经治疗后不复发的癌症患者。癌瘤今日消除了,不久又会再长出来。若想把癌瘤全部消灭而不惜过度治疗,就要付出不能承受的代价。

患癌非常不幸,值得同情,癌症患者要想求生,唯有冷静应对,这世界善恶并存,怎样取舍,需要患者先把自己的内心安定下来,然后擦亮自己的眼睛,自己去寻找光明。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