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读的《疾痛的故事:苦难、治愈与人的境况》

复旦-哈佛医学人类学研究中心曾经开展了一系列医学人类学方面的研究,出版了一些很有价值的著作。阿瑟 · 克莱曼医学博士撰写的《疾痛的故事:苦难、治愈与人的境况》就是其中的一本,我读后反思了自己在工作中经历的许多事情,获益良多。

如何在医疗事业中体现出人文关怀精神,相信是每个医生都会思考的问题。我们一直以为自己可能做得很好,但是实际上也许我们做得很不到位。因为我们没有能够在这个问题上真正的思考过,欠缺一些临床技术和艺术性的知识和技巧,导致我们对患者和患者家属的关怀看起来很拙劣,有时甚至会引起他们的反感而非给他们带来安慰。

阿瑟 · 克莱曼博士提到他自己刚做实习医生时的一件事情,他遇到了一个年仅七岁的全身大面积严重烫伤的女患者,这个小女孩天天必须经历痛苦的漩流澡治疗,需要把烧坏的肉从绽开的伤口处去除。这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她发出尖锐的哀嚎声,抵抗医护人员的操作。

阿瑟 · 克莱曼博士希望自己能帮助她,安抚她的情绪,使她平静下来,他想尽了各种办法转移这个小患者的注意力,谈论她的家人和学校,以希望使她安静下来,但是奏效甚微,患儿根本无法平静。

阿瑟 · 克莱曼博士感觉自己笨拙无能,正在这时候,他发现这个小女孩自己在要求他听她的倾诉,让她告诉他是怎么忍受这种痛苦的,让他知道她在这种可怕的治疗的过程中的感受。于是阿瑟 · 克莱曼博士倾听了小女孩的诉说,小女孩一边说着,一边安静下来了,渐渐的能够忍受清创手术带来的痛苦。

这件事情让阿瑟 · 克莱曼博士意识到,与患者交谈现实的疾痛经验是可能的,见证并协助管理这种经验会有实用的价值。

这也使我想到了我自己遇到的那些患者们,他们沉浸在痛苦和绝望中难以自拔,我总是希望以积极乐观的语言去鼓舞他们,甚至也写了大量的文章去影响他们,但是往往事与愿违,对患者所起的作用微不足道。

因为我所选择的方式和方法,从根本上来说,只是站在我的立场上,而非站在患者的立场上去谈论这一切。我更应该倾听患者诉说他们是如何艰难的摆脱这些身心上的折磨,协助他们管理自己战胜身心之苦的经验。

阿瑟 · 克莱曼博士在《疾痛的故事:苦难、治愈与人的境况》这本书中,还谈到了疾病与文化的关系。比如说很多精神科的疾病,在某些民族有根深蒂固的病耻感。

如我们中国人习惯性的把精神疾病患者称为“疯子”,一个人一旦被称为“疯子”,则不但影响到他本人,更会连累整个家族。

中国人在缔结婚姻时,会去了解未来的配偶家族成员的基本情况,当得悉某个家族中有“疯子”时,往往本来很被看好的婚姻就会泡汤。所以很多家族有精神疾病患者都会刻意隐瞒,也不愿意去医院就诊。甚至当患者死亡,家庭也会编织一个与他们的精神疾患无关的理由,掩饰患者的死因。

这本书以独特的人类学和医学相结合的视角,使我了解到一个医者在临床治病时,不能只是一个机械的医疗流水线上的工人。我们需要有灵巧的接诊艺术,才能够最大程度的帮助到患者。这种接诊艺术是需要建立在对人类社会的各种文化背景有深刻的认识的基础上的,不是空谈几句关爱患者就可以的。

我们有很多时候建议病人选择某种医疗方案,只是站在医者的立场上,自认为这些适合患者,没有考虑到患者要面对的经济、社会和心理因素。

我经常需要与患者进行交谈,指导他们认识疾病和选择治疗方案,有时会不可避免的建议患者怎么做,但这种建议有时候违背了患者自己的意愿。每当这种时候,我希望患者和患者家属从服从科学的角度出发,作出我所期望的选择,但实际上我更应该考虑的是患者自己的意见。

最近我的一个淋巴瘤患者被我动员去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去治疗她的淋巴瘤。患者从心底里其实只愿意接受中医治疗,因为之前她接受过我的三年纯中医治疗,患者自认为效果还算可以,她的生活质量也有保证,而且她还能照顾到她的女儿。

但是我从我的立场出发,建议她中西医结合。结果患者采用了西医治疗后,副作用巨大,严重影响了她的生活质量,这种痛苦令患者强烈的希望中止西医治疗。这就使我反思自己的建议过度的考虑所谓的科学性,忽视了患者自己的选择有其自身的合理性。

医生如果能够站在患者的立场上去理解患者,同时对疾病背后的社会因素有深刻的洞察,那么医生在接诊患者的过程中,就能与患者产生更多的共鸣。这样的医生,患者对他们的依从度也会高很多,治疗或曰安抚患者的效果也会好很多。

大多数医生把疾病只是当作一种病,没能考虑到患者患病后遭受的各种其他的痛苦。比如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梅毒患者或艾滋病患者经历的艰难的被歧视的心路历程,也很难想象一个乳腺癌患者在切除了乳房后承受的巨大的精神压力。

我们给出的治疗方案冷冰冰的,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我们强力的推荐某种治疗方案并且试图让患者改变其想法。这样的接诊当然算不上是一种艺术,它只能把患者引入更绝望的境地。我们应该学会倾听患者的诉说,学会站在患者的视角上去看待他们的治疗。

这本书使我认识到医生不是那么好当的。经常有女性乳腺癌患者希望我能为她们找到保住她们的乳房的治疗方法,她们对走进手术室充满了恐惧,对失去乳房后的人生也充满了恐惧。

有一个乳腺癌患者,我整整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才说服她接受乳腺手术——在那之前她甚至愿意尝试用刮痧的方法治疗乳腺癌也不愿意做手术,在刮痧疗法让她的乳腺肿瘤迅速增大并变多后,她才意识到这条路行不通。最终走进了手术室,术后接受了综合康复治疗。

我在读《疾痛的故事:苦难、治愈与人的境况》这本书时,就在想也许我可以有更好的沟通艺术,更有效的消除她对治疗的恐惧心理。我过去所采取的宣讲式的沟通显然是一种失败的沟通,未能有效的帮助她建立起一套抵抗恐惧的方法来。很多医生在这个问题上的能力甚至不如我,所以有很多患者因为在医生那里得不到合适的帮助而做出了令人遗憾的决定。

阿瑟 · 克莱曼博士将他的这本书的主要读者定位为那些为慢性病人提供治疗的医护人员,我相信多数治疗癌症、糖尿病、抑郁症、慢阻肺等慢性病患者能在这本书中学到一些东西。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