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会河教授治疗增生性疾病的经验方“疏肝散结方”

印会河教授研制过一张专门用于治疗各种增生性疾病的经验方“疏肝散结方”,用于治疗内、外、妇科增生性疾病,取得了良好的临床疗效。

老的方子以丹参、赤芍、生牡蛎活血通络;以柴胡疏肝解郁、和解透邪;以海藻、昆布、夏枯草清热化痰、散结消瘿;以玄参、海浮石、生牡蛎涤痰散结;前列腺增生者,加怀牛膝、冬葵子;乳腺增生者,加蒲公英、橘叶,严重者加三棱、莪术、山甲珠;甲状腺腺瘤,加生薏苡仁、山慈姑、山甲珠、白芥子、黄药子;慢性淋巴结肿大,加连翘、生薏苡仁、皂角刺、煅龙骨、猫爪草、山甲珠;骨质增生,去昆布、海藻、玄参、川贝母,加威灵仙、木瓜、透骨草、山楂、鹿衔草;颈部增生,加葛根;腰部增生,加独活;疼痛严重,加制马钱子。

印老的这张方子,实际上是在清代名医程国彭的名方“消瘰丸”(出自程国彭的《医学心悟》)的基础上加味而来的,消瘰丸是中医外科的一张经典名方,原方只有三味药:玄参、贝母、牡蛎。后人在其基础上加味了各种各样的药后,演变成各种消瘤散结的方子。最常见的是加味海藻、昆布、三棱、莪术、夏枯草,今人多以此方为基础方治疗各种良恶性肿瘤。

印老巧在加柴胡一味疏肝解郁,遂将此散结为主的方子,演变为疏肝散结的方剂。多数身上有各种增生性疾病的患者,都有情志郁结的现象,所以加上柴胡的确是一种对症下药的思路。且《神农本草经》记载柴胡这味药确实有消癥瘕和破积聚,祛腐生新的作用。

此方中的山甲珠即为穿山甲的甲珠,现已禁用。穿山甲列为濒危动物,中医师应自觉遵守法律,保护生物多样性。据笔者本人的经验,用于治疗各种良恶性增生性疾病,用蜈蚣、全蝎、壁虎、三七等代替穿山甲,效果较穿山甲更佳。

方中皂角刺有溶血的副作用,使用时须谨慎,血小板低下,凝血功能较差者,不可滥用,易出医疗事故。山慈姑和黄药子有一定的毒性,但是只要控制用量,毒副作用不会太大。若为追求迅速的疗效,滥用大剂量的黄药子和山慈姑,则易造成患者的肝肾功能损害。笔者曾见一患者,日服30克的黄药子,不到一周便出现急性肝损害,以至生命垂危。所以应在有经验的中医师的指导下使用。

印老的这张经验方,大多数时候是用于治疗良性肿瘤的,印老留下来的医案也是以治疗乳腺增生、甲状腺腺瘤、骨质增生、子宫肌瘤为主的。但是本方其实也可以用于治疗恶性肿瘤,治疗恶性肿瘤时,应在此方的基础上加有抗癌消肿的药,如半枝莲、白花蛇舌草、山豆根、重楼、漏芦等。

印老曾治疗一乳腺增生的患者,处方为:柴胡10g,丹参30g,赤芍30g,蒲公英30g,生牡蛎60g(先煎),海藻10g,昆布10g,玄参10g,川贝母10g,山甲珠10g,夏枯草15g,橘叶15g,海浮石15g(先煎),前后21付药,将患者的乳腺增生治好。

也曾治疗以甲状腺腺瘤患者,以丹参30g,赤芍30g,生薏苡仁30g,柴胡10g,海藻10g,昆布10g,半夏10g,山慈姑10g,黄药子10g,夏枯草15g,海浮石15g(先煎),川贝母15g,白芥子3g,玄参12g。先后服药50付,患者的甲状腺腺瘤消失。

也曾治疗一子宫肌瘤患者,以柴胡10g,丹参30g,赤芍30g,益母草30g,半枝莲30g,生牡蛎60g(先煎),夏枯草15g,海藻10g,昆布10g,当归10g,桃仁10g,青皮10g,黄药子10g。先后服药3月余,患者子宫肌瘤消失。

从印老的三则医案,我们大致可以看出印老一般用药量。其中黄药子和山慈姑的用量均不大,因其毒性大,患者长期服用,副作用较大。

张锡纯和门纯德等均曾在程国彭的消瘰汤的基础上加味相关药物,组成自己治疗良恶性肿瘤的经验方,张锡纯加三棱、莪术、海藻、昆布等;门纯德在张锡纯的基础上加两头尖等,门纯德教授记载了其用加味消瘰汤治疗恶性肿瘤的医案,有痊愈的病例,限于篇幅,本文不转载其医案。

程国彭的消瘰汤在历代医家的不断改进下,已经成为一张抗肿瘤名方,印老加味柴胡的用法,不见于前人著作,属印老别出心裁之作。值得借鉴。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