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鼠疫的医学资料和历史文献有感

最近我看了大量的与鼠疫有关的医学资料和历史文献,鼠疫可能是历史上对人类影响最大的一种传染病,它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导致历史上几度人口锐减——有很多次曾导致疫情爆发地一半以上的人口死亡。

2019年,我国内蒙古还出现了鼠疫疫情,不过规模非常小,只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几个地方零星的出现了几例患者。我国北方草原地区是鼠疫的疫源地,所以出现几例零星的鼠疫患者并不奇怪。但这些患者之间没有什么联系,所以这其实还是值得警惕的一个信号。

在历史上,鼠疫曾经横扫欧亚大陆。欧洲的黑死病杀死了欧洲约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就是由黑鼠传播的鼠疫。到现在为止,诱发鼠疫疫情的鼠疫杆菌仍然没有从地球上消失。啮齿动物的窝是鼠疫杆菌的温床,鼠疫杆菌可以通过啮齿动物以及寄生在啮齿动物身上的跳蚤来传播。

人类与鼠疫作战的历史可能有两千年以上,有历史记载的鼠疫疫情就不计其数。蒙古人的铁蹄曾经横扫欧亚大陆,最终蒙古人节节败退。研究瘟疫的历史学家认为,真正打败蒙古人的是鼠疫。正是因为大量征战的士兵们感染了鼠疫——而且在那个时代鼠疫的死亡率非常高,所以才大大的削弱了蒙古人的战斗力。

金元时期,鼠疫在中国大地上横行,造成了某些地区超过一半的居民死亡。鼠疫不但带来了大量的伤亡,而且还对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我国金元时期爆发的大型鼠疫疫情和欧洲的黑死病,都曾导致经济瘫痪。欧洲黑死病后,甚至爆发了文艺复兴和大革命,结束了欧洲黑暗的中世纪时代。

所以这小小的微生物,是我们人类最大的威胁。

人类在与鼠疫斗争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有一些经验成了某些爆发过鼠疫的地区的人的禁忌,这些禁忌有效的保护了该地区的人类的生命。但是一些不熟悉本地风俗的外来入侵者根本不了解这些禁忌,他们会因为违背本地的禁忌而诱发鼠疫。

金元时期的鼠疫据说是从云南传出的,曾经惨遭鼠疫蹂躏的云南本地人有种禁忌,他们会从有老鼠死亡的屋子里搬出,另寻住处。虽然很多本地人不知道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这种生活习俗有什么作用,但是他们还是照做了。结果云南虽然也是鼠疫的疫源地,但是却能长期不爆发疫情。

北方游牧民族攻入云南时,这些骑兵并不知道云南本地的这些禁忌。结果引爆了鼠疫疫情,并通过军队的迁徙把鼠疫带到了全世界各地。

而1910年中国东北地区之所以爆发鼠疫,也与当年的“闯关东”有关。大量的关内灾民闯关东,他们也不懂得东北地区的一些民间禁忌。

东北地区因为历史上游牧民族的征战带回了鼠疫,鼠疫杆菌留在草原地区的啮齿动物的身上了,所以成了疫源地。这些草原部落人遭受了鼠疫的折磨后,也形成了自己的禁忌。他们在猎杀土拔鼠时,只采用射箭猎杀的方式,而不用笼子来捕获,而且他们还不捕猎不活泼的土拔鼠。这些习俗使他们有效的躲过了与病鼠的直接接触。

但是闯关东的山东人不知道这种禁忌,当年闯关东的山东人中,很多人做皮毛生意。土拔鼠的皮毛非常受欢迎,这些人采用一切手段来捕获土拔鼠,结果引爆了鼠疫疫情,关外地区每天因为鼠疫死亡的人数超过五千。

过去,鼠疫的传播主要是靠商旅和战争时期的军队。在交通不够发达的时代,鼠疫传播的速度并不快,而且一些天然的屏障,比如一条大河就能阻断疫情。但是今非昔比,现代都市如果爆发鼠疫疫情的话,36个小时内就可以传遍全球。某个城市的人口一旦超过了50万,细菌和病毒等微生物就足以在该地引爆一场瘟疫,并迅速传播到其他地区。

古人是怎么战胜鼠疫疫情的呢?严格来说,多数时候是靠“自然免疫”。就像欧洲的黑死病,最终导致欧洲人口锐减,该感染的都感染了,该发病的都发病了,该死亡的也都死亡了,剩下的人身上有了抗体,鼠疫疫情才告一段落。

早期的人们发现了鼠疫的传播途径,所以古人也有自己的检疫手段。在爆发疫情时期,各地所有的商船都不让靠岸,需要在码头上停留四十日后才允许船员们下船,这种检疫方式有一定的效果。

不过更有效的是发现病例和隔离,加缪的小说《鼠疫》非常生动的描述了鼠疫疫情爆发后,全城隔离的真实场景。相信今天隔离在家的人们阅读这本小说时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今天我们来看一些爆发过鼠疫疫情的地区的禁忌和古人的检疫抗疫方法,会有很多感慨。我们人类生活在地球上,从来没有容易过。瘟疫和战争是人类最大的敌人,如果从历史大数据来看,瘟疫造成的死亡远多于战争。在历史上,瘟疫曾有效的控制了人口的过度增长,保护了地球的气候环境。

不过在近现代,感染全球多数地区的大瘟疫很少见,除100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曾经有过如此巨大的威力之外,就只有我们今天的新冠肺炎了。

通常造成一种大型瘟疫的病原体一旦在人群中广泛流传开来,就再也不会轻易从人间消失,而人类对某种病原体产生的抗体的有效性一般来说只能维持30-50年。人类与一种新的病原体互相磨合并适应它,需要120年左右。也就是说一旦有鼠疫这样的大型瘟疫发生,可能会有好几代人需要笼罩在它的影响下生活,绝非一两年终结得了。

鼠疫杆菌是一种人畜共染的病原体,人类和啮齿动物是鼠疫杆菌的主要宿主,跳蚤也能传播鼠疫杆菌。所以在当代,鼠疫被列为甲类传染病,在每个国家都是被严防死守的对象。

严格来说,我们人类没有能力消灭任何一种传染病。直到今天,被人类彻底灭绝的传染病或许只有天花,其余的曾经肆虐较广的传染病都仍然在威胁着人类的健康——当然这一说法存在争议,也有人认为天花病毒还存在于自然界,并没有被灭绝。

微生物一再教训人类,人类也在努力躲避微生物,人类社会的很多看起来令人费解的生活习俗,都可能是历史上的瘟疫流行留下的烙印。甚至有学者认为,宗教之兴起,也与瘟疫有很大的关系。因为瘟疫造成了太多的亲人死亡,人们需要某种仪式来抚慰心灵,所以才有了宗教。

现代公共卫生系统建立后,预防传染病有了更科学和更明确的方法,人类一直在努力与野生动物保持距离。不过这也得人人肯遵守这些规则才行,只要人类中有少数人不肯遵守,我们每个人便都会处在巨大的危险之中。这就像短板理论一样,人类的整体安全,取决于最危险分子而非普通人。

新冠肺炎会不会像鼠疫一样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折磨人类,我们很难在现在下结论。现在的一些研究已经发现新冠病毒出现了人畜共染的现象,猫和狗这种早已被驯化的家畜,也能被感染上新冠肺炎病毒。

最新的报道显示,就连动物园的老虎,也感染了新冠肺炎并出现了症状。其他的哺乳动物会不会也被传染上?跳蚤和蚊子等昆虫会不会传播新冠病毒?还有没有其他的传播途径?这都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才能知道。

对这些未知,我们不应掉以轻心,也不应为了安抚大家的情绪而轻率的否定,而应认真研究和小心防范,这是我们学医人的责任。

潘多拉魔盒被打开后,我们人类想摆脱新冠肺炎就没那么简单,这种强传染性和高致死率的病毒正在让人类的生存变得比以前更艰难。

要想回到从前,并非易事。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