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可被认识和分析

我是个无神论者,一直相信理性和实证可以帮助我认识这个世界。如果有什么事物暂时还不能被我认识和分析,那只能是因为我的知识还很欠缺,我会去学习。并且相信经过学习提高自我的认识水平后,我会认识到以前未知的事物。

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一直充满了质疑精神。这种质疑精神对我的帮助很大,它让我从未盲从过任何人。在我的眼里,这世界上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更没有神。所以我根本成不了一个宗教徒,也成不了一个充满了狭隘和偏见的科学狂人。

一切存在皆有其合理性,我喜欢探索事物的合理性。

孔子说自己十五而有志于学,我没有他老人家那么早慧。十五岁的时候,我还是更有志于玩一点。大概是到了十六七岁后,我才收敛了自己的贪玩之心,有志于学的。

我学习的方法有点独特,我喜欢动脑子分析问题,我对凡不是自己努力分析得出的结论都不予采信。但是自己努力分析得出的结论有时候也会有错,所以凡经实践证实为错的结论,我也肯积极的推翻。

窃以为这种态度能够把一个人的大脑训练得不那么的“差火”(“差火”是我们湖北土话,难以翻译,姑且不翻译),既不容易刚愎自用,亦不容易盲信盲从。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这样来认识和分析世界,所以有时候和人的交流就会变成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这是我不爱交友的根本原因。

很多人固执己见,根本不肯从数据和逻辑中去判断“己见”是对还是错,他们只要求一个“信”字,不容任何质疑。和这样的人谈话就是一种十足的折磨,他们其实只需要一个顺从的听众。他们发表自己的看法,我们唯唯诺诺的听着就是了。如果我们有反对意见,就会诱发他们强烈的不满。

我学中医,但是我最怕与中医同行争论,也怕与西医争论,还怕与普通的中医粉或中医黑争论。因为我从分析和实证中去更新自己对中医的认识,常常会得出与其他人不一样的结论。我也就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阐述一下自己的意见而已。但总会有人来告诉我,我必须和他们统一看法,以他们的认识为准——我真不知道这些家伙哪来的自信。

我偶尔也会参与到时局之中,对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发表自己的看法。以我一贯的风格,我还是重视数理逻辑,从证据中去认识和分析世界。有时候可能分析出来的结论与大家的期待大不一样,很多读者就对我高声叫骂,认为我妖言惑众。

不过通常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结论会被证实为很有前瞻性。只是并没有什么卵用,不好的事情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我能阻挡的不多。

久而久之,我就渐渐的喜欢躲起来了。躲在一个没有多少人打扰得到的地方,默默的读书和写作。也渐渐的冷静的认识到,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我们真正无法改变的是群体的从众思维。

那就尽力打救自己吧!人生就像在大海中行船时遇难,每个人只能救自己,也只救得了自己。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