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说的神医,或许只不过是个神棍而已

前两天有个患者来找我,这个患者是辽宁人,一家人都是知识分子。在其患肺癌后,经熟人介绍,认识了一个据说有藏传佛教上师身份的神秘的中医。在网上一查,也能查到这个人的信息,此人的个人描述很神奇——这年头,弄几个网页介绍自己实在是太容易了。

患者非常高兴的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高明的神医,神医也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能在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把患者的肺癌治好。患者听到这样的承诺很高兴,于是放弃了规范治疗,耐心的吃了三个月这位神医的药。

药费每个月约两万五(约等于我给十个同类患者用的药费,当然我每个月开两三千块钱的药也还有很多患者叫苦不迭,这个我能理解,毕竟中国穷人居多),神医说他的药非常名贵,疗效很好。

三个月后,花了小十万的药费,患者的病情加重,去医院复查发现病情迅速进展。这时才猛然醒悟,自己遇到的可能不是一个神医,而是一个神棍。只是为时已晚,她的肺癌已经转移到骨头上了。

于是患者到北京协和医院求诊,医生把她好一顿批评,批评她耽误了自己的治疗。给她用上了靶向药物,终于控制住了患者的临床症状,癌指标也开始往下降。

此患者有个病友是他们本地的一个医护人员,这个病友患晚期胆囊癌,术后经我治疗了两年余,生存状况尚算良好,所以介绍这个患者来找我。

患者于是开始关注我的公众号,阅读我写的各种文章。对中西医的认识也渐渐的理性起来了。进行靶向治疗后希望笔者在中医上也给予其帮助。

我遵循效不更的原则,要求患者继续以靶向药为主。在靶向药有效的阶段,中医药只作为辅助手段。等靶向药失效后,再以中医药为主。

患者接受了我的方案。吃一堑长一智,她再也不敢相信那些神乎其神的“神医”了,在如今的她的眼里,这些人是不折不扣的骗人的神棍。

昨天另一个患者来找我,这个患者是三阴乳腺癌终末期,已经出现骨转移、肺转移、脑转移、肝转移,并且有腹腔积液和盆腔积液,消瘦,纳差,眠差,问答无力,无法走路,靠家人用轮椅推着四处求诊。

患者的家人在使用我公开的我自己常用的消除积液的经验方后,病情有好转——据说在服药前患者已经奄奄一息,进入弥留状态。所以他们觉得我也许有办法给这个患者创造奇迹。

我看完后告诉患者家人,这个患者的情况极为严重,如果中国医学科学院附属肿瘤医院或者北京的另两家肿瘤医院那里还有适合该患者的西医方案的话,要与之结合起来。我坦承自己能力有限,对这样的患者是没有办法的,只是会尽量减轻一下她的痛苦。

但是患者的家人在交谈中告诉我,他们在网上看到某某神医说西医都是脓包和饭桶,没有中医治不好的病之类的鬼话。从交谈中我大致的了解到患者家人受这类言论影响后产生的过高的期望值,这个期望值是我达不到的。所以我认怂了,告诉他们我的能力有限,帮助不了他们。

咨询了两个小时后,患者家属要求付费——这一点必须给患者家属点赞,因为他们知道尊重医者的劳动,毕竟我耐心的给他们看了快两个小时,也给了他们很多的建议。

不过我拒绝收取他们的费用,这是我一直在坚持的原则,对那些严重到我没有丝毫信心的患者,我不会也不敢去收取他们的费用。

所以我自己一直坚持先看病后收费的原则,如果患者情况严重到我无能为力,我会坚持把诊疗工作完成,但是拒绝收费。人家慕名而来求我,我即便无能为力,总也要为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大老远的来找我,一顿折腾也花费不菲。

其实对那些看完病后不愿意付费的患者,我也是一概都不收取任何费用,并且礼貌的送出门的。只是我这么多年碰到的不愿意付费的患者并不多,应该肯定的是中国的医患纠纷虽然多(每年60多万起),但是多数患者和患者家属都是通情达理,懂得尊重医生的。

这是我这里几乎没有医疗纠纷的重要原因,也是中医师很少遇到医患纠纷的重要原因。客观地说,西医帮我们扛住了很多的压力。我也看患者们的检查报告,这些检查报告对我很有帮助,但是那些检查都是西医开的,患者花费的大笔检查费和我关系不大,所以我躲开了很多的医患纠纷。

我一直认为中西医不应该互相拆台,中医攻讦西医,西医攻讦中医,都是在加剧已经很紧张的医患关系。

对部分动辄把现代医学贬斥得一文不值,把中医的疗效吹嘘得无所不能的所谓中医神医,我本人是丝毫都不相信的。但是患者爱听他们的话,尤其是无法接受死亡的患者和患者家属们,特别容易着了他们的道儿。

其结局往往和我在本文开头所提及的那个患者一样,这些听信这类神棍式言论的患者和患者家属,最后也只有追悔莫及了。

盼望奇迹是每个受到死亡威胁的患者和他们的家人们的自然反应,很多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也把一些神医的医术吹嘘得像神仙一样,以至于大众们信以为真,相信世上真有那样的奇迹。

实际上真正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会清楚,医学对很多患者的病是无能为力的。每个医生手中都会有特别成功的案例,但是还是有大量的问题是医生解决不了的。

我的公众号和博客里经常有一些神医来踢馆式的发表他们的高论。曾经有一次有个“神医”留言号称世上根本没有癌症,所谓癌症,只不过是一群骗子在骗一群傻子而已,他治疗癌症就如治感冒,可以手到病除。

当然,这样的留言我一概都屏蔽掉了,这种大骗子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的,我是不会让他们在我的一亩三分地肆意猖狂的。

求医要理性,择医要谨慎。当医生也要理性和谨慎,要能控制得住自己的物欲,面对不理性的患者或者明知其结局会是人财两空的患者,要尽量避免让他们遭受重大的经济损失。否则的话,我们的职业生涯就有危险了。

医生吃点亏不要紧,美国医生Dennis A. Casciato编写的《临床肿瘤手册》中特别提到,临床中,大概有15%的患者属于棘手患者(闹事的患者在全球各地都广泛的存在),这些棘手患者很容易造成医患纠纷。在接诊这类患者时,医生应小心翼翼,谨慎以对,宁可吃亏,也不要给自己留后患。这就是我们选择的这个职业的天然特点,我们只有适应它才能当好医生。

我也非常的期望学医的同仁们无论是说话还是写文章,或者发表演讲,都不要夸大其词——患者们之所以会产生不切实际的期望,与一些“神医”爱浮夸是有关系的。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