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怂

五年前,我去见了某位出家的法师,那时的他已经剃发修行有几年的时间了,为人很谦和,已经成了一名修为很深的高僧。

二十年前我就认识他,那时候他还没有出家,既是个作家,又是个企业家,活得很风光。但是出家了几年后,他改变了很多。据说有人批评他时,他直接向人下跪(在佛家不叫下跪,叫顶礼)道歉和致谢,他向人道歉是因为自己的不足令人不快,向人致谢是因为别人能指出他的不足。

今年我四十周岁了,膝盖渐渐软下来了,不自觉的和他一样,在无法用语言沟通时,下跪向人道歉和致谢。生活改变了我,我不再像年轻时那样自以为是,也不复有那种自命不凡的勇气。

在那些盛气凌人的人面前,我服软了,认怂了。不是向一个人两个人认怂,而是向所有的人认怂。只要人家咄咄逼人的逼向我,我就自然而然的认错认怂​。宁可下跪和承认自己无能,不愿做好汉。听起来好像很丢人,我现在确实卑微到常常屈膝投降的地步,即便是向我自己的儿子,这膝盖也软得下去。天下人中,只有在他面前我可以理直气壮的逞老子,但是这个老子我现在也不愿意再逞了,在别人面前就更不用说了。

世上的人,大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想问题,总是能理直气壮,也总是都有一定的道理,所以当分歧产生时,​必得有一方屈服。以前我总是逞口舌之利,让人理屈词穷,自己​以当胜者为乐事。

如今,也许是因为年龄的缘故,也许是因为阅历所致,渐渐的再也不敢逞口舌之利,只愿意​自己屈服,让别人成为胜者。我有限的人生经验告诉我,世人是很难真正的靠口舌之争去战胜的​。

过去,我在自己的家庭中,在工作中,在网络上,也不乏与人争论之举。现在​回过头去看,没有一次争论真正的屈服过任何人,只不过是我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把人说服了而已。

如今撒尿作镜照自己,知道了自己的斤两,知道所有的争论均为徒劳,人绝大多数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说服是说服不了的,但是现实会改变一个人的认知。所以我愿意认怂,我错的时候固然要认怂,对的时候也要认怂,认怂后让时间去告诉别人是非对错吧,不再由我来下结论。

所以我无论对错,只要有争议,立即选择屈膝投降,把胜利让给别人,把空间也让给别人,把老子让别人去当,我认怂当龟孙子。

我认识的那位常常给人顶礼认错和致谢的法师,也是在我现在这个年龄段出家的。我那会儿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要出家,现在很理解,和他有强烈的共鸣。只是我自己选择了在俗世中完成自己的责任,而不是出家。不过虽然我没有出家,但也学习到了他的这种宁可顶礼也不顶撞他人的​处世方式。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