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伯文教授治愈三例鼻咽癌患者的医案赏析

钱伯文教授是我国中医抗癌领域的耆老,曾任上海中医研究所肿瘤研究室主任,是我国首届500位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研究班导师,从1992年起,就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医专家。钱老一生致力于中医抗癌研究,治愈了很多晚期癌症患者。

本文摘录钱老用中医(或中西医结合)治愈的三例鼻咽癌患者的医案,并对这些医案做一定的点评,以学习钱老治疗癌症的思路,供各位读者参考。

案例一:张某,男,42岁

主诉及病史:1972年在某医院诊断为晚期鼻咽癌,当时自觉头晕头痛较甚。

诊查:右侧眼球外斜,两腮胀痛有灼热感,张口和吞咽时常感困难,胃纳不佳,咽喉干燥,口干,舌红津少,脉细弦。

治法:治养阴生津,清热解毒。患者边服中药,边进行放化疗。

处方(主要药物):玄参、天冬、麦冬、天花粉、沙参、玉竹、石斛、蒲公英、野菊花、金银花、知母、生地、山豆根、板蓝根等。

放疗结束后,头痛,眼球外斜有所好转,口腔及牙龈溃烂等症状仍然存在。在原方基础上再加生甘草、桔梗、地骨皮、丹皮、瓜蒌皮、壁虎等。

坚持服上方药一年多,症状逐渐减轻乃至消失,检查鼻咽后部未见复发和可疑迹象。1978年10月随访,情况良好,并已恢复工作。

案例二:华某,男,47岁。

诊查:鼻咽癌出现颈部淋巴结转移,放疗后颈部淋巴结依然肿大,咽干口燥,咳嗽不畅,痰中带血,头晕头痛,视力减退,胃纳不佳,大便溏薄,四肢乏力。苔厚腻,质干,脉细弦。

治法:治清热利湿,化痰止咳。

处方(主要药物):茯苓、生熟薏苡仁、土茯苓、瓜蒌皮、石韦、蒲公英、佛耳草、桔梗、生甘草、陈皮、炒扁豆、泽泻、浙贝母、白茅根、石菖蒲等。

坚持服上方药2年左右,诸症逐渐减轻,至今相隔七年,局部复查,未见异常。并且早已恢复工作。

案例三:郁某,男,48岁。

主诉及病史:1974年5月在某医院诊断为晚期鼻咽癌,已无手术指征。来我处要求中医中药治疗。

诊查:当时自觉头痛,两腮部胀痛灼热,右侧眼球外斜,张口和吞咽常感困难,胃纳不佳,咽喉干燥,心烦失眠,口苦咽干,舌质红绛,脉细带数。

辩证:证为肾水不足,肺热灼津。

治法:治滋阴润燥生津。同时接受少量的放射治疗。

处方:生地24g,麦冬12g,玄参12g,知母12g,玉竹12g,石斛24g,南北沙参各24g,蒲公英30g,生米仁24g,昆布24g,金银花12g,山豆根6g

常用成药:六味地黄丸24g,分吞。

经治疗后,头痛、眼球外斜有所好转,但口干津少,张口和吞咽困难,咽喉干燥等依然存在。在原方基础上再加天花粉、炙鳖甲,炙龟板、生甘草、桔梗、丹皮、地骨皮、壁虎等药进行治疗。连续服药2年左右,上述症状逐渐减轻至消失。于1977年2月在某医院复查,鼻咽后部未见复发的可疑迹象。1985年8月随访,情况良好,并早已恢复工作。

钱老治疗的这三例鼻咽癌患者,无一例外的都是用甘寒或寒凉的养阴生津、清热解毒类的中药治疗的。这与鼻咽癌这种癌症,从中医辨证论治的角度来看多属肺阴枯竭、肺火上炎、肾水不足有关。所以从整体来说,治则基本相同,均是从滋肾阴、补肺阴、润肺燥着手。

钱老在用滋阴养阴、清热解毒的中药治疗的同时,也用到一些以毒攻毒、软坚散结的中药。辨证论治和辨病论治两相结合,且必要时,并不排斥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故能达到治愈的疗效。

钱老用药稳健、轻省,这也是他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