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炼心,我已释然

2012年5月3日凌晨,我的母亲与世长辞。2019年4月5日,时值清明节,我回到家乡,祭扫母亲之墓。

七年时间过去了,我这个厚着脸皮自诩为庄子门徒的人,终于把母亲去世这件事情放下了。

家乡的油菜花开得正好。春天来了,万物自然而又放肆的生长着。

母亲的坟墓,就在我家的自留地上。阳春季节,母亲坟墓旁鲜花环绕,百鸟争鸣。母亲葬此福地,也已无憾了。

天地毕竟比一间斗室更宽阔,离开书房,回家扫墓,心胸也一下开阔了很多。人在这种自然环境中,心旷神怡,我又能以儿时踏青的心态来对待清明扫墓这件事情了。

想起母亲,不再悲悲戚戚。倒是看到家乡这魅力无穷的春色,归隐故里,悬壶济世之心,愈加强烈。

只是乡亲们渐渐的都离开了家乡,再过十年,真要回来,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留在农村。说是悬壶济世,只怕那时没人让我去济。

村子里空荡荡的,只有逢年过节才会热闹一些。那个留在脑海深处的热闹非凡的村庄,已经不复存在。

我最喜欢去的药王庙,也冷冷清清。站在药王庙的山腰上,鸟瞰远山近水,阡陌纵横,风景如画,但是人烟稀少。

我这个人的适应能力很强,如果真能回归故里,只要半年时间,我会重新适应并热爱上这种新的生活状态的。

但是真要回归故里,对我来说,可能还需要十年时间。

我的儿子还没有成人,因为大量农村人口的外流,家乡的初中,已经荒废了,学校如今成了养猪场。

我总不能让我正上初中的儿子,不去念书,回家当猪倌。

母亲刚去世那会儿,我的一个长辈对我说:志远,活人管活人,死人管死人。你娘已经人死不能复生了,死了死了,一了百了,你尽心尽力为她治疗了这么多年,现在为你自己的生活打拼去吧。

这就是农村人,豁达,自然,对生死看得很淡。

就连我自己的母亲,临终前,亦已放下。那会儿她虽然也恋生,但是已经不再畏惧死亡。

我的母亲深信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结。她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一种文化中,她深信人死之后会有另一个世界,也深信自己还会投胎做人。

所以这一世的死亡,不过是下一世的开始。她若想再与自己所爱之人相聚,只需要耐心等待下一世的相遇就可以了。

​我母亲临终前,很乐观的谈论着自己的后事,看着为自己准备的寿材,还请她的大姐—我的大姨去评价一下自己的寿材好不好。

这是多么豁达的心态,这就是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的作用。

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我对有神论能够帮助我母亲战胜对死亡的恐惧,心存感激。

前几年我还曾批评过有神论,现在一想,这种行为既无聊又扯淡。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和信仰的自由,他人何必去干涉?这世上没有完全正确的生活方式和人生哲学,不因自己的信仰去挑剔他人是最好的。

我和母亲战胜对死亡的恐惧的方式不一样,但是结果是相同的。我不觉得一个无神论者,凭着自己彻悟生死,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比一个有神论者借助自己的信仰战胜对死亡的恐惧更高明。

千古艰难唯一死,但是万物有生必有殁,人都避不了一死。

对多数人来说,死亡是很可怕的事情。如能将这件最可怕的事情看淡,人生实在也没啥值得忧愁和畏惧的事情。

我们在这大自然中,也可以说从未有来,从未有去,只是存在的方式在不断的改变而已。今生为人,死后化为泥土,为其他生物提供营养,再变为其他生物的一部分,不断的循环,亘古至今,都是如此。

既然如此,又有何哀呢?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