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蝼蚁,死如尘埃,人生意义如狗屁

因为职业的原因,我堪谓见惯了生死。

每年,我都在见证大量的癌症患者从生到死的过程。

我有一个患者,生前也算是很出色的一个人,临终前饱受折磨,有一次我和她谈话时,她跟我说,她正在遭受的折磨,将她之前的人生中的所有美好都抵消了。

很少有人在临终前,能够真正的坦然无悔的与这个世界告别,我们总会有很多的不甘心。人生最可悲的一件事莫过于,死亡居然是不可避免的。

作家王蒙说过一句话:“谁的青春都不是吃素的。”人大概都会有年少轻狂的时候,有些人甚至一生都活在年少轻狂之中,不可一世的自以为自己了不起。但是在我们这些每天都要面对生死的医生眼里,人类的狂妄自大实在是人最可笑的品质,没有之一。

无论一个人多么了不起,无论他(她)在俗世中被认为有多大的成就,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之中,我们每个人都生如尘埃,死如蝼蚁,渺小而无助。

因为越来越发达的医疗条件,现代社会很少有人不是在病痛的折磨中走完自己人生的最后一程的。

我们总希望我们能够阻挡死亡,而死亡却是如此的铁面无情。很多人临终前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只因为他们的家人们希望出现奇迹,能够阻挡死亡。

实际上,这种幻想最终只不过让自己的亲人在冰冷和痛苦中,饱受折磨的度过人生的最后时光。每每面对这种残酷无情的局面,我都会替弥留者感到十分难过。

我不是一个天生的悲观主义者,也不是一个后天的悲观主义者。但是我现在看待世界,看待人生,在很多人看来,多少有些悲观。

其实我并不觉得自己对人生,对世界的看法悲观。

我只是在自己独特的人生阅历中,体会到了功名利禄的虚无缥缈,体会到了人的渺小和无奈,认识到了一个人还是要活得实事求是一点,别整天跟打了鸡血一样,为自己的那点可笑的自大情绪所驱使,傻不愣登的活着。

更不值得的是,为了各种扯淡的人生目标,极尽伪装之能事,憋屈得像个孙子一样的活着。一直要到临终前,饱受折磨之时,方才后悔自己这一辈子,活得不够舒展。

一个人活得疏狂一些,真实一些,舒展一些,少一些伪装,少一些负担,才对得住自己。别一辈子为了那些扯淡的人生理想和所谓的伟大的价值观,把自己折腾得没完没了。

所谓的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有多少不是人类自我麻痹的精神鸦片呢?又有多少战争狂人,不是在各种人生理想的刺激下,逐渐丧失人性的呢?

人这种长着两天腿一张嘴的动物,本来吃饱穿暖了就该满足,但是形成了人类社会后,便发展成了一种欲壑难填的独特的物种。为了莫名其妙的私欲,总喜欢装点门面,强颜欢笑,取悦众生,还美其名曰为理想奋斗,真是扯淡之极。

我现在把我自己,还原到最简单的一种原始动物的状态来对待,只要无害于他人,我爱怎么活就怎么活。因为我知道,我今天在病床前抢救的某个在痛苦中呻吟的患者所遭遇的一切,某一天也许同样会降临到我自己的头上。真的到了那时候,一切人生光环都会变得空洞无比。

如果一定要说我还想继续做点什么的话,我想我毕生所好,大概还是钻研医学。但在我的眼里,医学这个概念已经越来越泛化了,甚至渐渐泛化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以前我觉得,医学就是一门治病的学问,现在我不这样认为,广义的医学包罗万象,不仅仅只是治病那么简单,或者说广义的疾病包罗万象,不仅仅只是可以诊断得出的精神和皮肉之苦那么简单。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细微末节之处,所有的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地方,都有医学的影子存在。

而一个医者的最高境界,可以用“学究天人,识穷天下,达本归真”来形容,也就是说,一个真正合格的医者,是要有极为渊博的学问和见识的,不但如此,还需要知行合一,自己认识到生命之本质,回归到生命的本真的状态之中。

这是很不容易的。

所幸的是,每天都要面临的生离死别,时时刻刻都会像庙里的暮鼓晨钟一样,提醒着我们:生死迅速,我生渺小!

有此体验,也就不至于活得太扯淡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