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自内心的平等意识需要不急于否定他人

中元节这一天,我在恩师的家中,与恩师探讨众生平等这个话题,最后与恩师大致形成这样的共识:发自内心的平等意识需要我们不急于否定他人,也无需认定某种人生态度为好,某种人生态度为坏。所有人的人生信仰和选择只要无害于他人,都值得尊重,其意义和价值都是平等的,并无高下之分。人要接纳这个世界的多姿多态,认识到自己与这个大千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一样卑微和渺小,认识到自己与他人一样不能代表终极的真理,不去干涉和非议其他人的信仰和人生选择。这场谈话对我意义非凡,促发了我的一些思考,也改变了我的人生态度。

曾经有一个垂死的病人发了一段文字,大致意思如下:医生一面判我死刑,一面告诉我相信这也无济于事,相信那也无济于事,这是要我如何面对这残酷的人生?

在这个患者的这段话面前,我沉默了。作为一个理工科出身的,笃信科学的人,面对病人这样的一问,我也感到很惶恐。从医学的角度来说,他的疾病是已经无可救药了。我们告知患者这一残酷的现实的同时,否定患者自己的信仰,对患者来说,确实是残忍至极的事情。患者的信仰,姑且不论是对是错,但是起码对患者本人来说,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安慰。我们急于否定患者的信仰,这是在摧毁患者最后的精神支柱。

我因为这些经历,逐渐改变了自己过去的一些做法,对患者和患者家属所信仰的各种东西,均不再否定,仅从自己所知的一些专业知识的角度给患者提供一些建议,采纳与否,决定权在于患者和患者家属,自己不再去强力说服患者和患者家属相信什么和不相信什么。

推而广之,不仅仅在医学问题上,在各种人生主张面前,我现在也同样的保持这样的态度。我自己的认识仅仅只能代表我自己的认识,这种认识的局限性很强,并不具有普适性,完全不值得也不应该把它硬塞给别人,让其他人去接受。别人选择某种人生,必定有他们自己的原因,只要无害于人,我没有资格去干涉和评价其选择。

我过去否定过很多东西,现在在否定自己的过去。过去我的口才很好,现在跟人交流时,口才很一般,不是因为表达能力下降了,而是因为过去无知者无畏,什么话都敢讲,现在认识改变了,很多过去能说出口的话现在说不出口,所以逐渐就拙于言辞。

过去我总是喜欢以自我和自我的信仰为中心,以为自己的见识比别人正确,乐于向外界宣扬我的观点,推广我的信仰,现在我就没有这样的勇气。在这世上混迹多年,我逐渐也明白了,我们每个人都只是一个分子,分母是古往今来的芸芸众生。可以自说自话,但是切莫好为人师。

这种认识上的转变,让我逐渐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态度。真正的将自己过去所追求的”与世无争,与人无怨“的人生态度落到了实处,与人接触,沉默寡言了许多,内心再也不易有任何波动,听到的所有的话,无论在别人看来好听还是不好听,我都不会觉得刺耳。

我所肯定的,依然为我所肯定,除非我有新的收获让我改变过去的认知。但是我所否定的,不再为我所否定。我把自己的注意力逐渐集中在自己所关心的问题上,专心致志的研究自己所热爱的领域,心无旁骛,这种状态,起码在目前,我个人是很满意的,这就足够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