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己,救人,救世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孟子

英国经济学家马歇尔先生说,一个经济人的动力来源,首先是来自于利己主义,但是最终这种利己主义基本都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发展出利他主义来。这种从利己发展到利他的过程,大概是正常社会里的多数人都会经历的。诚如孟子所说的另一句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人源之于天性的恻隐之心,让多数人在经济条件宽裕时,愿意帮助值得同情的人。

如果一个人再往前走一步,就会从救人发展到救世。人类最令人动容的莫过于救世情怀,这种情怀是一种美好的情感。今天我们所说的很多的概念,比如人道主义精神,人文关怀精神,宗教关怀精神,社会责任感云云,从本质上来说,都是救世情怀。

这种救世情怀,是人类精神世界中至善的部分。人类学家莫里斯认为,人的这种美好的精神,是从原始狩猎社会的部落人在狩猎过程中的互助精神发展而来的。单独的个人是无法战胜自然界的各种挑战,不容易在严酷的大自然中生存下来的,只有当大家团结互助时,才能够从大自然中获取食物,抵抗猛兽。这种精神,甚至在动物界都是广泛存在的。也就是说,人是要在与其他人的合作之中才能生存下来,而在合作中,互助精神是至关重要的。

客观来说,一个人在没有完成自救之前,首先要做的是救己,而不是救人和救世。就是佛陀这样的救世主,也是先要解决自己的精神困惑,之后才能出来给信徒指点迷津。而在经济上的施舍,也是要建立在自己有的基础之上的,诚如佛陀自己所言:“贫穷布施难”,一个人穷,要想在财物上给予他人帮助,是办不到的。一切高尚的慈善之举,都是建立在自己有的基础之上的。

救己固然重要,但是在今天这个分工很细的社会,如果缺乏救人和救世的精神,一个人想救己是很困难的。因为社会分工越细,也就意味着一个人要想维持基本生存,需要与其他人建立的互助关系就越多。在一个互助的世界里,自私自利者是会被社会淘汰出去的。所以,在教育理念先进的西方国家,父母从小就会教育自己的子女学会帮助其他人。

马歇尔还说了另一句话,人类社会中最重要的两件事莫过于发展经济和信仰宗教。但是二者之间,发展经济的重要性又要落后于信仰宗教。说这句话的马歇尔是生活在一个有着广泛的宗教信仰基础的国度,而且是生活在一个宗教信仰相对来说还较为淳朴的时代。如今时过境迁,即便是在一贯有宗教信仰传统的国家里,宗教信仰在新生代中的影响力也已经大大不如以前。

至于说在中国这样一个如梁漱溟先生所言的存在两个极为奇怪的现象——“一是历数千年而不变的封建社会制度,二是没有宗教信仰的人生”的国家里,宗教信仰所能发挥的作用就更是薄弱。更不用说华人世界存在另一个如严复先生所言的劣根性——“华风之弊,始于作伪,终于无耻”。在我们这样的一种文化土壤之中,宗教徒的信仰最终常常沦为他们诓人钱财的工具,这就更加的降低了宗教信仰在救济人心中的作用了。

宗教信仰,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以救世为主要价值观的精神哲学。今天,普世价值观的流行,逐渐代替了旧的宗教信仰。不过因为缺乏像传统宗教训练那样严酷的训练,所以,很多以所谓的普世价值观为个人信仰者,通常都会出现言行不一的现象,在利益的诱惑之下,很容易放弃自己的信仰。

传统宗教信仰有其不利的一面,就是过度的桎梏人性。人类最近几百年来,辛辛苦苦的开展的宗教解放运动,就是为了把宗教信仰中桎梏人性的部分,从人类的精神世界剔除出去。存在主义、人本主义哲学思想的出现,正是为了解决宗教信仰产生的这一流弊。但其自身却也产生了另一些流弊,比如性泛滥、家庭观念淡漠化、犯罪、吸毒、颓废等极端行为越来越多。这就导致人类社会一直在新思潮和传统理念之间不断的摇摆和挣扎。

帕斯卡说,人类是这样的一群动物,他们要通过证明自己的邻人是疯子的方式来证明自己是正常人。一个人总是很难深入到另一个人的精神世界中去,另一个人所有的在我们看来不能被理解的行为,我们都会本能的把它当作疯狂的行为。这是我们人类的一个劣根性。在一种极度的利己主义者看来,那些有救世情怀的人不是在装清高,就是在发神经。

而我们华人的以利己主义为基本特征的圆滑的、世俗的理智,绝对堪谓世界一绝。因为自小缺乏宗教信仰的熏陶,我们天生的喜欢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喜欢以恶度人。如孔子和墨子这样的利他主义者,总是遭遇许多“见识高明”的“世外高人”的嘲笑。

所以我们这个社会,整体的道德水平是令人悲哀的。我们常常出现集体的堕落,一个社会阶层一个社会阶层的堕落,乃至所有社会阶层都堕落。我们始终停留在救己的低级的社会发展阶段,很难提升到救人、救世的高级社会发展阶段,我们对崇高的情感,不是怀疑就是嘲讽。

我们的医院拼命的压榨病人,我们的病人追杀医生,我们的助人者常常要受到被自己帮助的对象的攀诬乃至于陷害,我们喜欢所谓的不装逼的痞子文化。种种令人心寒齿冷的社会现象,不一而足。

我们应该努力改造这个社会,使之从如此低级的阶段往更高级一点的阶段发展;应该教育我们的子弟,多一点救人救世的情怀,少一点自私自利,多一点良善,少一点丑恶。让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儿女活得有人格一点,让我们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一点。我个人认为,这个目标就是我们知识分子的使命。在我们为自己的使命努力的时候,无论要遭遇世俗社会怎样的嘲讽,我们都该坚持下去,而这,就是我们知识分子应该坚守的品行。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