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能在四十岁之前知道自己真正要什么就不错了

孔夫子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一个人要达到不惑的状态,既需要大致认清世界,又需要大致认清自己。要做到这两点,殊不容易。要既能认清世界又能认清自我,需要非常丰富的人生阅历。

我们生活在社会之中,很难与社会和他人脱离关系。我们依靠与这个社会建立某种关系生存,我们所选择的生存方式是否符合我们自己的心意,不是我们一开始就知道的。只有去尝试过,去不断的试错,最后才知道真正符合自己性情的生活方式。也只有去实践过,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业。而这些尝试,是需要时间的。所以不到四十,一个人很难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自己的这一生,做过很多事情。我大学的时候学的是机械工程及其自动化,但是我不喜欢这个专业,我喜欢医学和哲学,于是选择了退学,到了北京,在国家图书馆附近租房住下。一边大部分时间泡在图书馆里,读我喜欢读的书,一边靠着写文章谋生。

这之后因为朋友的影响,我去做了国际电子商务,又因为做这个生意的需要,开始学习编程技术。十年前我母亲生病了,我又重新进图书馆,开始了自学中西医的生涯。学了五六年后,我渐渐的意识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能够帮助别人解决身心痛苦的医学和哲学,于是,四年前我开始着手办下一系列的法律手续,走上了考执业医师专职行医的路。

如今,我大致明白,我自己这一辈子真正喜欢做的工作是行医和写作。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的话,我可能会从一开始就坚定不移的走学医和写作之路,不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在其他事情上。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很浮躁,多数人在这个浮躁的时代里迷失了自我,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只不过在为改善生活条件而努力工作着,很少有人工作是愉悦的。前不久我看过一份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员工敬业率相当低,在全球几个重要国家中垫底。究其根源,跟很多人从事的工作不是自己所爱好的有关。

中国有个成语叫“安居乐业”,不过遗憾的是,在我们眼下所处的这个时代,安居和乐业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高企的房价很难让人有恒产,至于乐业,那就更加的困难了。现在很多人不是乐业,而是乐工资,只要收入足够高,乐不乐的并不重要。所以最后活得一身疲倦,这种状态导致很多人是在熬日子,生活就像中药,越熬越苦。所以多数人只能盼着早日退休,享受一下属于自己的生活。

这实在是对自己大好人生的最大辜负。这些年常常有人感叹,中国好多年出不了一个大师。无论是在自然科学领域还是在人文领域,我们现在的大师级的人物都凤毛麟角。这与大环境有关,我们所处的这个大环境,让很多人从事着自己根本不愿意做的工作。工作就像坐牢,奢谈出成果就是在开玩笑。

宋明理学大家朱熹说,做学问,要“玩索而可得”,这句话耐人寻味,什么叫“玩索”呢?玩索从字面上理解就是玩味和思索。一个人对自己做的事业,要能持一种“玩索”的态度是很不容易的。能玩索的前提是,一要热爱,二要肯钻研。热爱都谈不上,何来愿意钻研?

没有事业是不枯燥的。任何事情当业余爱好去做的时候,都有趣;当事业去做的时候,都枯燥。就拿学医来说,清代名医汪昂就曾说,看医书,看得人昏昏欲睡。汪昂是个老实人,说的是老实话,我看医书也经常看得昏昏欲睡。但是醒过来找书看时,还是会觉得除了医书之外,其余的书都索然寡味。放下书出去玩玩,玩个几个小时还可以,玩个两三天就会觉得多了,如果玩了好几天没看医书,就会浑身难受。

我现在学医有一段时间了,临床治病的疗效也还过得去。我这一辈子是打算学医、治病和写作到我自己不能动弹的那一刻的,我没有退休计划,因为我热爱我自己在做的这一摊子事儿。以前我做过很多我不热爱的工作,做得我浑身难受,很想早日结束工作。但是现在我热爱我自己所作的事情,我就不愿意退居二线,成为一个闲人。有为之生,何必做无为之闲人呢?我虽然希望早日远离喧嚣的大都市,但是却从未想过停下写作和行医的步伐。

有一段时间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自己活得那么痛苦,生活得很没有热情,我前些年经商,先后创业过五六次,我追求的目标就是三十岁前我能赚到足够的钱,然后退休掉。我从小到大都是个非常勤奋的人,但是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竟然那么迫切的希望在三十岁就退休掉,这只能说我从内心里十分厌恶自己当时从事的工作,想尽早从中摆脱。

很少有男性真正的愿意退居二线,我的岳父和我的父亲在退居二线时,都十分的不适应。我有种观点,男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天生就不是来享乐的,而是来为这个社会服务的。一旦真的不能为这个社会服务,很多男人会觉得自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我在过去所从事的各种工作中没能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我曾经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在高中时代各门功课都考第一名,写作和演讲才能也是出类拔萃的,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我的师长们和同学们都对我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我也曾希望自己能有所作为。

可是这漫长的无趣的生活让我丧失了对自己的信心,有那么几年,我很自卑,觉得自己纯粹就是一个窝囊废,一个十足的loser,一个典型的仲永式的“少时了了,大未必佳”的loser。就连我的妻子,一个曾经为我的博学多才而非常崇拜我的人,也转变为一个看我哪儿都觉得不顺眼的人,有一段时间她非常痛恨我堆积如山的藏书,她觉得是这些书让我变成了一个不通世故人情的书呆子,是知识让我成了穷人。

古有明训,百无一用是书生。在当下这个经济潮流决定一切的年代,一个人不去好好的经商赚大钱,不为豪宅和豪车奋斗,简直就是对自己的家庭犯罪。尤其是当身边的亲朋好友们一个个都发达起来,当初看起来是个潜力股的大好青年,今天反而活得不如人,那就更加的罪加一等。

但是,我很快乐,我在这种生活中收获了这个世上绝大多数人没有收获过的快乐和安宁。我的脸说明了一切,这是一张平和安宁的脸,在这张脸后,是一颗基本算得上是幸福的心。我渐渐的在自己喜欢的事业上越走越远,越走越深。如果有一天我快死了,我不会感到遗憾,因为我这一辈子为自己喜欢的事业奋斗过,努力过。我在这个过程中享受了无比的愉悦。

我可以不谦虚的说,对整个人生和世界,我已经达到了不惑的状态,我在四十岁之前,知道了我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真正值得我自豪的,不是我的早慧,而是我的生活充实,内心轻松。该去趟一趟的水,我也都去趟过。很多人直到命终,依然没有明白,自己来此世间,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所以那些很早就懂得自己要什么的人,是有福的人。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