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终于可以逐渐恢复正常了

北京本轮疫情持续了40多天,明天终于可以基本恢复正常生活了,尽管疫情是否会反弹还不好说。只是从此以后,北京市民也会像武汉和深圳市民一样,每72小时核酸检测一次,才能到社会面上活动。

28天可以养成一种新的习惯,40多天的居家工作改变了不少人的心态和生活、工作状态,这次疫情对北京市民的影响将会是三年来最深刻的一次。经历了这波疫情的北京城,与此前的北京城相比会不太一样,很多北京市民今后可能都会更小心地活着。

记得我去年10月份从北京回湖北老家,在武汉高铁站下车后,去阳春湖长途汽车站坐车。往日繁荣的长途汽车站里乘客寥寥无几,站内的小吃店也关门歇业了。看到家乡萧条至此,我不由得一阵心酸。一叶落而知天下秋,阳春湖汽车站萧条景象的背后,是很多失去生计的家庭,民生一定多艰。

在武汉的一些医院上班的朋友告诉我,武汉各大医院的患者数量大不如前。这有两个原因:一是人口流动受到疫情的影响,许多人不再到武汉这样的地方就医,而是选择了就近就医;二是大家的收入下降,没钱接受更好的医疗服务。在上海、广东和北京的医院工作的朋友告诉我的情况与武汉差不多。

虽然最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大家受到的心理冲击不小,信心很难迅速恢复。反倒是朋友圈里那些生活在地级市和县级市的朋友们还经常发一些烟火气息浓厚的照片,他们那里市井繁华的景象一如疫情前。真希望他们的日子能一直这么美好下去,也希望国内所有的一二线城市经历了这轮疫情后,都能尽快恢复到以前的繁荣状态。14亿人需要吃饭,饿肚子的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没有经济的繁荣,就很难有社会的长治久安。

孩儿妈在北京本轮疫情发生后对我说,很多事情我都像未卜先知似的,能提前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是不是活得很痛苦。我回答说没有,起码没有比普通人更痛苦。我也不是未卜先知,我只是遵循常识去思考问题,而非为社会情绪和政治因素所左右。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对社会形势的判断会准确些。

我知道大多数人做不到这一点,包括那些头衔显赫的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他们不具备我所具备的思考问题的习惯,也没有我无官无职的自由和便利,所以他们思考问题和公开讲话都受到了太多的束缚。而社会的发展水平是由大家的平均水平决定的,所以即便有一些人确实具有很好的预判能力,但是这些人也阻止不了社会发展的趋势。

我在高中时代就知道这一点,那时候我经常有忧国忧民之心,也为一些社会问题得不到纠正而很不开心。有一次我的恩师在教室外的长廊上和我长谈,他对我说,芸芸众生组成的社会就是这样的,你得接纳并适应它,不要用上帝视角去看待这一切。

他的这句话医治了我的心病,当时我虽然还不能完全理解,但我对我的恩师发自内心的信任和倾佩,在人生长河中经常咀嚼他对我说过的所有的话。久而久之就明白了他的深意,也把他的教诲内化到我自己的血液之中了。

在这样的时代,我的恩师当年教我的这些尤其有用。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化而又问题众多、矛盾尖锐的时代,有许多人可能会愤懑不平,对社会充满了抱怨。但是若能洞悉由芸芸众生组成的社会存在的天然的复杂性,心态就会平和许多。天地生万民,本身就是参差不齐的。就像有些人上学时能解压轴题,但是大多数人却非但解不了压轴题,就连听人讲解这些压轴题的解题思路都是一头雾水一样,我们不能因此而愤怒。如果不能认识到并接纳这一点,说明智慧还不够圆融,需要进一步地修炼。

未来还会有很多的困难,生活可能很难再像以前那样激情澎湃和丰富多彩,但我们内在的世界却可以不受此影响。这是一个大多数人需要向内生长的年代,灾难并非一无是处,起码它可以促进我们心智的成长。如果我们能在这种环境压力下,心智成长得更圆熟,那么我们的人生还会是幸福的。我们失去的只不过是一些外在的东西而已,它们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从2019年底发生疫情以来,我长期坚持这种炉边谈话式写作,有些朋友告诉我,我写作的这些文章对他们的帮助很大,让他们摆脱了焦虑和抑郁。甚至有一些读者告诉我,他们把我的每一篇文章都打印出来,装订成册经常阅读。​我为此而深感欣慰,我只是一介微不足道的升斗小民,我的文章能让另一些升斗小民离苦得乐,说明我的工作并非毫无价值,起码做到了佛教所说的“利乐有情”,这让我有坚持下去的动力。我也希望每个人都能寻找到新的价值感和快乐之源,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莫要在悲伤、愤怒和痛苦中虚度。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