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随着上海和北京的疫情得到了控制,我国今年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全民常态化核酸检测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可望有效地控制住新冠变种病毒在我国国内的大范围传播,尽管小的疫情会不断反复。诚然,也有许多人对这种防疫方式不满,但是我个人认为相对而言,我国目前的防疫政策仍然不失为一种好的防疫方式。

台湾疫情这几天开始进入高原期,5月28日,台湾因新冠死亡人数破百;5月29日,台湾因新冠死亡145人,死者年龄介于30多岁至90多岁,其中有70例未接种疫苗,另有75人接种疫苗了也死亡了,这个数字值得警惕。此外,迄今为止,这波疫情已经造成台湾多名儿童死亡。台湾疫情可能将在高原期维持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高原期日均死亡100多人。高原期之前和高原期之后虽然死亡人数会减少,但是还是会有人死亡,总死亡率或会与香港相似。

台湾的人口总数约为2400万,我们大陆人口总数是台湾的60倍左右。如果大陆疫情失控并进入高原期,死亡率可能与台湾差不多,甚至会更高一些,因为我们的医疗条件比不上台湾。也就是说在高原期,我们日均死亡人数可能是6000-10000,我们的高原期可能会持续20-50天,或更长一些。有些人举朝鲜的例子来说明奥密克戎的破坏力很小,这样算不对,因为朝鲜数据不反映真实情况。也不能用上海和吉林的死亡率来做对比,因为倾全国之力支援一两个地方抗疫和全国患者多到医疗系统崩溃的抗疫是没法比的。

如果我们放弃了动态清零政策,疫情对我们的经济和民生的冲击只会比现在大,不会比现在小。疫情肆虐期间,我们的经济和民生也会瘫痪,而且日均上万的死亡人数将会是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社会秩序会因此而陷入混乱,民间愤怒的声音会比现在多很多。所以虽然在目前的动态清零过程中,有诸多令人不满的现象发生,但是相比起疫情失控,还是好很多。

瘟疫对社会的冲击比战争大多了,在这种动荡的年代,能够保持现在的社会秩序已是很不容易。我一向对政府只批评不赞扬,但是今年我的态度发生了转变,赞扬比批评多。目前全球只有我国愿意探索一条可以通过公共卫生手段来遏制新冠疫情,保护国民生命的道路。作为一个学医人,我对政府此举充满了敬意,这就是最大的慈悲为怀,与医学奉行的人道主义精神高度一致。

北京此次探索了一个多月的新抗疫模式,顶住了压力,一直没有封城,这很不容易。但中间不能说没有败笔,有些漏洞是可以预先想到的。比如核酸检测机构数据造假的问题,我在之前曾经撰文提及过,突然全市大范围的每日检测一次,北京市没有这样的核酸检测能力,这道指令下得有些欠考虑。再比如说进入小区和公共场所要核查健康码和核酸检测结果,这样的措施从疫情发生的一开始就应该采取。

更为重要的是,上海发生疫情后,北京就应该学习武汉,要求到社会上活动的人员每2-3日核酸检测一次,或最少每周核酸检测一次。武汉正是这样做,2020年之后再没有发生大的疫情,也没封城。预防疫情胜过发生疫情后抗疫,如果北京市防疫工作做得更到位一些,这次的疫情是可以避免的,造成的经济损失也会小很多,这些教训值得其他城市汲取。

钱钟书先生说出国留洋就像出痘子(感染天花病毒),出过一次以后就对它免疫了。一座城市爆发一次这样的疫情也像出痘子,爆发过一次,后面就会对它免疫。今年上海、深圳、广州、北京、天津、西安、吉林、郑州、四川等地都爆发过奥密克戎疫情,爆发过了,后面也会对这样的疫情产生部分“免疫”效果。疫情冲击最能考验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的薄弱环节,受过冲击后,这些薄弱环节就会得到加强,以后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就会有效多了。

我不认为目前的代价是毫无意义的,我之前在《大历史观下的长瘟疫时代》《如果瘟疫持续百年怎么办》两文中提到过,因为地球人口太多,我们人类已经进入到一个长瘟疫时代(关于长瘟疫时代现象,可以从我整理的《中国瘟疫编年史》中查阅历代数据)。未来的百年时间里,我们可能需要与许多传染病短兵相接,每隔数年就会有一波瘟疫流行或会成为新常态。

我们既然已经进入到这样一个时代,我们的科学又发达到了今天的这种程度,如果我们不能用科学技术去控制传染病,最大程度减少残酷无情的伤亡,那是非常尴尬的一件事情。面对会造成大量死亡的传染病,我们不能连试都不试一下就直接投降,那对不住我们来之不易的生命。战而不胜,虽死犹荣,但对传染病不战而降会让我怀疑预防医学存在的价值。

所以虽然有许多人指责我们国家目前的防疫政策,但是从流行病学的角度来说,我国针对新冠的防疫措施很可能会成为将来全球各国医学教材中的一个典型的案例,用来说明公共卫生政策对传染病的遏制作用。这一宝贵的经验在接下来的长瘟疫时代中会发挥很大的作用,当下一种杀伤力更大的传染病大流行时,我们就有了对付它的经验。我们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才能看到眼下的这种尝试更大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不能只看眼前的得失。

跨过眼前的这段泥泞地,今年暑期我们的跨省旅行有望放开,很多多年未能回家探亲的人可以回家探亲了,我国的国门也有希望在摸索出更有效的防疫措施后打开。经济会在下半年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虽然经受疫情和俄乌战争的冲击(今年甚至可能还会有气候灾难的冲击)后,我们可能很难再达到预期的经济发展目标,但是最困难的日子是过去了,6月份开始经济会一步步好转,下半年会比现在好多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