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们的孩子,从关心其心理健康做起

2021年11月初,我在老家,去岳母家探亲时,岳母告诉我,就在我去的前一天,她们村附近的一所学校里的一个16岁的孩子自杀身亡,据说自杀原因是因为手机被老师没收了。昨天晚上(2021年12月20日)我又听说她们附近村一个18岁的孩子前两天也自杀身亡,原因不明。

数里之乡,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接连两个孩子自杀身亡,真是让人痛心不已。疫情前,世卫组织曾根据流行病发展趋势,预测2030年抑郁症将会超过癌症,成为全球医疗负担排名第一的病种。现在看,疫情正在把这个时间点提前。青少年是抑郁症高发人群,因抑郁而自杀是青少年首要死亡原因。

做父母的尤其要注意疏导孩子的心理压力,不要让孩子的人生成了一场噩梦。在这个人口爆炸式增长的年代,人们的疾病与生存竞争带来的巨大压力有太大的关系。励志和鸡娃可以休矣!还是让我们的孩子好好的活着吧!

也就是在这两天,我的儿子有一次和我聊天时说到他们学校排名第一的学生最近考试名次掉下来了,老师都纷纷的劝慰他不要太有压力。这孩子和我的孩子都在学校强基班,交情较深,找他倾诉,颇有感触的对我儿子说,以后要按照自己的心愿去活,不再活在第一名的压力之中。

他的心情我是非常理解的,因为我和他有相同的人生经历。我也曾经是全校第一名,学校的光荣榜上老是有我戴着大红花的照片和简介,那可以说是我学生时代的虚荣与压力之源。我在17-21岁这四年,心理是很不健康的,徘徊在自杀的边缘。在大学读书时,我的身上常常带着一把匕首,随时想自杀。

所以如今我并不期待我儿子考全校第一。但是他是个热爱学习的孩子,学习成绩也已经很靠前了,有些单科已经是全校第一,而且在稳步前进。所以我非常重视对他的陪伴,经常开导他,让他别活得那么有压力。

我觉得自己在青少年时期是很危险的,当时之所以没有自杀,得益于我高中时代的语文老师。所有的老师之中,只有他重视我的心理健康问题,其他老师都只重视我的成绩。我高一打了一场架后转学了,转到一所新的高中,当时我们学校正初建,非常需要考出令人瞩目的成绩,我这样的所谓的好苗子正是老师们殷切希望为学校“放卫星”的对象,所以他们都希望我考入清华北大。按照我当时在全省统考中的排名,我也确实有希望考入清华北大。

只是最终这些期望都转变成我的压力,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是一个晚慧的学生,符合荷兰脑科学家斯瓦伯先生在《我即我脑》中所说的人在青春期后期智力才发育成熟的特征,在高中阶段出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爆发式进步。我得承认,我在这个年龄段,心理是脆弱的。所以这些巨大的压力,加上家庭贫困,身体不好等原因,导致我经常想自杀。我如今特别希望我过去的老师和同学们把我当作一个反面的教材而非正面的教材,去教育其他的学生们重视心理健康问题。不幸的是,他们大多不这样做。

在我心理压力过大时,我的语文老师非常及时的给了我一本流沙河先生写的《庄子现代版》,我顿时如获至宝,这本书也扭转了我的人生。庄子善思雄辩,流沙河饱经沧桑,二者都文采斐然,诙谐多才,他们共同为我打开了一扇不同于既往的精神之门,所以由流沙河先生注解的庄子深深的吸引了我。那是我高中时最好的精神食粮,我至今仍然不能忘怀,买了好几本《庄子现代版》收藏,偶尔也将之送给内心困惑的好友。当然,我现在这个年龄再来读这本书,不会有高中时代那种如饮甘露的感觉。但这本书对我来说,就像是救命恩人一样,它让我的内心变得异常强大,所以我终生铭记它。

如今我对名利总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一点也不羡慕高官达人、富商巨贾和学术权威,从不仰视和巴结他们,也不喜欢哗众取宠,选择了顺其自然的生活态度,以道家的处世哲学来教导孩子。我前些年看到我们湖北省的一个翘楚式学霸在北京龙泉寺出家了,他的名字叫柳智宇,出家后法名贤宇。他自己撰文时提到高中时代最爱读的书是《庄子》,看到他的文章时我是心有戚戚焉。贤宇法师现在热衷于心理咨询事业,我不用猜,就知道他和我有大致相同的心路历程。

我对贤宇法师出家没什么看法,出家也是一种合乎情理的选择。只是感到遗憾的是像他这么聪明的人竟看不出龙泉寺存在的问题,选择在那里出家。我在2015年曾短暂的去龙泉寺学习过一段时间,很快就看出了龙泉寺存在的问题,并写作了多篇文章质疑龙泉寺,遭到龙泉寺粉丝们的围攻。2018年龙泉寺身陷丑闻时,当初围攻我的许多人很奇怪我为什么能有那么准的预见。

其实预测一件事情的未来并不难,只要遵循事物基本的发展规律去做判断,而非人云亦云即可。那时龙泉寺正在进行声势浩大的造神运动,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个人崇拜的味道。众所周知,一切个人崇拜都是肮脏的,人造的神经不住时光的洗礼,迟早要露出贪婪和虚伪的真面目来。古往今来,无一例外。君不见袁世凯造神复辟的时候,梁启超一篇万字雄文就把他打回了原形?

我在北京龙泉寺认识了许多在各行各业中很优秀的人才,他们有从海外留学归来的,也有国内各大名校的精英,有不少人是清华和北大这样的顶级高校的博士。很多人最初接触佛教,都是因为身陷难以自拔的精神困境之中。佛教并不坏,只是经常有人利用它来欺骗和伤害别人而已。

马尔萨斯曾说,当一个物种过度繁殖的时候,便会出现恶性生存竞争,最后只有适应这种竞争者才能生存下来。达尔文在这一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进化论,提出了著名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理论,为现代生物学做出了奠基式的贡献。如今,我们人类这个物种存在的最大的问题便是过度繁殖(传染病流行的本质也是因为过度繁殖),所以人类陷入了各种各样的恶性竞争之中。许多人为了在这些竞争中获胜,罔顾伦理道德,也缺乏同情心,不择手段,肆意践踏其他人。所以很多人的内心都或多或少的受过伤害,有些脆弱者最后成了抑郁症患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抑郁症是一种社会性疾病。

精神自救是一件极为艰难和凶险的事情,因为自救成功者固然因此而升华了自己的人生,但是自救失败者往往会选择自杀。所以医学界最提倡的是预防心理疾病,而非在罹患心理疾病后再去治疗它。

不要逼迫孩子们成才,因为老实说,我们自己似乎也没成才(起码我没有)。自己没有做到的事情,还是不要强迫孩子们去做到吧。更何况,成才了又如何?难道会比别人多活一生?无论我们的孩子优秀还是不优秀,都接纳他们,爱他们,保护他们,在他们受伤时安慰他们,在他们失败时鼓励他们,这样才能给孩子们的一生营造出牢固的安全感来。那些望子成龙的人,我们如今只能说他们是泥古不化的老顽固了,他们真的与智慧沾不上边。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