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羟色胺对人的性格、事业和寿命的影响

5-羟色胺是一种吲哚衍生物,简称5-HT,化学式为C10H12N2O,是由色氨酸转化而来。5-羟色胺最早是从血清中发现的,所以又名血清素。5-羟色胺广泛存在于哺乳动物组织中,在大脑皮层质及神经突触内含量很高。5-羟色胺是一种单胺,也是一种抑制性神经递质,它能影响人和动物的性格。

大脑里5-羟色胺水平过高的人往往有强迫症倾向,他们喜欢整洁,性格小心谨慎,甚至有些神经质。大脑中5-羟色胺水平过低的人往往容易冲动和抑郁,那些冲动的暴力犯罪或自杀者,通常5-羟色胺水平较低。

抗抑郁药百忧解(又名氟西汀,Fluoxetine)就是通过5-羟色胺系统来发挥作用的。百忧解可选择性地抑制5-羟色胺转运体,阻断突触前膜对5-羟色胺的再摄取,延长和增加5-羟色胺的作用,从而产生抗抑郁作用。

百忧解常常被精神科医生用于治疗抑郁症及其伴随的焦虑,尤其适宜于老年抑郁症。也可以用于治疗强迫症(但是药物用量应相应加大)、神经性贪食症、惊恐和广泛性焦虑障碍。

5-羟色胺常常被人戏称为“快乐基因”,当大脑中的5-羟色胺水平较高(而非过高)时,人容易成为乐天派。相比普通人,5-羟色胺水平较高者不容易神经质,个性更随和——而且这种区别与性别、种族、受教育程度和收入状况无关。这种人就是俗话说的“开心果”型人,他们总是易于满足且感觉良好,总能给人带来快乐。历史上那些著名的乐天派如苏东坡、陶渊明、庄子等,可能均属于5-羟色胺水平较高者。

我们人类的17号染色体上有一个与5-羟色胺相关的基因,名叫5-羟色胺转运基因。在这个基因的上游有一个激活系列,这个激活系列是一段22个碱基的序列,重复14次(短序列)或16次(长序列)。大约1/3的人有2个拷贝的长序列,这让他们在关闭基因表达方面会略微差一些,这就意味着他们的5-羟色胺转运蛋白会更多,他们大脑中的5-羟色胺水平会较高。

所以有些幸运儿生下来就是乐天派,无论一个人出生于什么样的家庭,只要他具备这样的长序列,他们都比其他人更容易快乐和满足。这样的人真是上天赐福之人,他们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样奋斗,也能获得很高的幸福感。我本人可能属于这样的幸运儿之一,我的母亲和我都是天生的乐天派,即便一贫如洗仍然能够无忧无虑的活着,我可能从母亲那里继承了这种基因。

5-羟色胺能生成褪黑素,部分抑郁症患者嗜睡,与其体内的5-羟色胺被过多的转化为褪黑素有关。如果一个人不同寻常的嗜睡,是需要引起注意的。有意思的是,中医的少阴证的主要症状之一就是“但欲寐”(精神萎靡不振并嗜睡),这与抑郁症患者的症状很相似,笔者用中医治疗少阴证的麻黄附子甘草汤治疗过嗜睡乏力的有抑郁症状的癌症患者,有一定的效果。

另一些抑郁症患者可能因为5-羟色胺水平本来就过低,导致褪黑素生成之源匮乏,所以会烦躁不眠。笔者曾用中医治疗少阴阴虚导致的“心中烦,不得眠”的黄连阿胶鸡子黄汤治疗过这类失眠症,也有效。鸡子黄即蛋黄,属于高胆固醇食物,高胆固醇饮食能提高大脑中的5-羟色胺水平。

以上经验供大家参考,麻黄附子甘草汤和黄连阿胶鸡子黄汤的有关医理和药理仅为本人推测,尚需进一步的研究,也需要更强有力的数据证明。

很多人喜欢吃零食,部分原因或与5-羟色胺有关。吃一些含有碳水化合物的零食能够快速促使胰腺分泌胰岛素,胰岛素快速分泌会将更多的色氨酸输送到大脑,色氨酸再在大脑中转化成5-羟色胺,使人产生愉快的感觉。有些抑郁症患者会有暴食的倾向,因为暴食能够缓解抑郁情绪。

而那些降低血液中胆固醇的药物和饮食(低胆固醇饮食)则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它们会降低大脑中的5-羟色胺含量,导致人更容易冲动和抑郁,做出一些反社会的事情来。综合所有的研究结果,人们发现在降低胆固醇的治疗过程中,心脏病的发病风险降低了14%,可是因为暴力而死亡的风险却明显的增加了78%。

所以治疗高胆固醇患者是有一定的风险的,普通的胆固醇水平正常的人也并不适合采用低胆固醇饮食来减肥。胆固醇也并非越低越好,胆固醇低于正常值的人往往性格极端,容易冲动和抑郁,他们好斗,自杀和暴力犯罪的风险较高。胆固醇过低者自杀的可能性是胆固醇较高者的4倍。

5-羟色胺水平较高会让人看到事情积极的一面。作家卡夫卡有句经典名言——每个困难都能战胜我,这是典型的5-羟色胺水平过低者的语言,他们往往看到事情消极的一面。对那些5-羟色胺水平较高者来说,这句话通常会被改成:我命由我不由天,或者“我能战胜每一个困难”。

由于心态积极,5-羟色胺水平较高者的事业也往往更成功,寿命也更长。笔者多年来一直与各色各样的癌症患者打交道,发现在癌症患者群体中,那些协会组织中或网络上较活跃(而非极端)的人(他们往往是这些组织的领袖或精神领袖)的寿命更长,因为这类人都属于5-羟色胺水平较高者。遭遇癌症的打击,5-羟色胺水平较低者会迅速崩溃,但是5-羟色胺水平较高者则会乐观对待,积极应对。

5-羟色胺与人的社会关系和地位有关,动物实验显示,猴王的5-羟色胺水平较高,但是将它从猴王的位置上拉下来,让它受其他猴子控制时,它的5-羟色胺水平急剧下降。在大学生社团里做的一些实验显示,社团领导者拥有高水平的5-羟色胺,但是被免职后,他们的5-羟色胺就会随之下降。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人的权力欲如此之强,因为掌权确实能令人更快乐。一般而言,自尊心越强,社会地位越高者,5-羟色胺水平也会越高。

许多掌权者或学术精英退休后开始变得比以前更抑郁,最典型的案例是澳大利亚最年老的科学家——104岁的David Goodall教授,他因为太过年迈被学校解雇后,精神抑郁,最终选择了安乐死。如果他还能在学校里继续工作的话,他或许不会选择这条路,所以我常劝说癌症患者回归社会并工作。

社会行为可以改变5-羟色胺的研究颠覆了大多数人既有的生物观,当人们发现社会关系和社会地位可以改变5-羟色胺水平的时候,人们不再被“生物决定论”和“基因决定论”所控制,抑郁的人可以通过提高社会地位和改变社会关系来改善抑郁症状。实际上有很多情绪抑郁者在宗教团体和一些公益性社会组织中变得活泼开朗起来,这是因为他们在这样的团体里受到了承认。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被社会认可是获得快乐的重要途径。积极心理学之父塞利格曼教授研究发现,那些在公益事业中获得社会赞誉的人变得比以前更快乐,所以俗话所说的“助人为乐”符合生物学规律。除此之外,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与心仪之人相伴终身,均能让一个人大脑中的5-羟色胺水平升高,这样的人也容易获得幸福。

当然,5-羟色胺并非越高越好,如前所述,5-羟色胺过高者容易罹患强迫症。5-羟色胺过高会导致交感神经兴奋,而植物神经会受到抑制,从而出现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一系列症状,如心悸、胸闷、乏力、出汗、头晕、头痛、失眠、焦虑、烦躁、抑郁、腹痛、腹泻或便秘等。

近年来有些学者在肝癌和肝硬化患者的血清中也检测到过多的5-羟色胺,甚至有人建议将5-羟色胺作为肝癌的一种肿瘤标志物。肝癌患者的5-羟色胺水平过高或与胆固醇有关,不过相关研究尚未受到学术界的普遍重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