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下的余生

在疫情肆虐了四个多月后,医学界对新冠肺炎的认识越来越清晰了,而新冠病毒这种新型的病原微生物也算是妥妥的在人类中站稳了脚跟。部分无症状感染者呈现了“伤寒玛丽”的特点——长期携带病毒且一直不发病,我国媒体对这类患者进行报道时用了个“常阳患者”的称谓,武汉已知的“常阳患者”有几十例。

二十世纪初,美国出现了一些感染源不明的伤寒患者,流行病学家对这些患者的追踪调查发现,一个为人做女佣和厨师的爱尔兰裔女子玛丽(1869年9月23日-1938年11月11日)携带了伤寒杆菌却始终不发病,她先后服务过的雇主的家人们陆陆续续都感染了伤寒杆菌,有一些死亡了。

后来卫生防疫部门发现了玛丽才是传染源,把她隔离了很多年,直到医生们认为玛丽应该没有传染性后才解除了对她的隔离。解除隔离后的玛丽在一家妇产医院工作,不久这家妇产医院开始出现大量的伤寒患者,最后追踪到的传染源仍然是玛丽,大家这才意识到玛丽仍然有传染性。玛丽被再次隔离,直至去世。

在玛丽生前,医生们给玛丽用尽了各种治疗伤寒的药物,但是玛丽身上携带的伤寒杆菌仍然顽固的存活着。刚开始被隔离在一座小岛上时玛丽很愤怒,但是当她被解除隔离并重新工作后又一次感染了很多人时,玛丽理解并接受了现实。

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Soumya Swaminathan前天在英国《金融时报》全球董事网络研讨会上表示,他认为在未来四到五年内,人类可能都会要考虑控制新冠肺炎流行这一局面。这几天世卫组织也对外称,新冠肺炎将长期存在。

在人类历史上,流行到新冠肺炎这种程度的传染病没有一种会自动消亡。疫苗所能发挥的作用是有限的,以结核病为例,人类已经有了对付结核病的疫苗——卡介苗,但是全球每年还是有大约300万人死于结核病。只是普罗大众是不会关心这些数据的,只有流行病学家才会关注。

用不了太长时间,一般百姓也不会再关心新冠肺炎,毕竟大家都要生活。人们善于遗忘,结核病和艾滋病等现在有大量患者的传染病也曾一度让人类很紧张,不过现在的人们早已经对它们熟视无睹了。

新冠病毒终将像艾滋病毒和结核杆菌一样,只会被一些特殊群体关注。我不确定我们这个世界还需要多长时间遗忘新冠肺炎,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多数人会遗忘它。

昨天晚上我走在北京街头,看到七八个年轻人在打群架,有几个不戴口罩,一个警察正在讯问他们。路上不戴口罩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路边的烧烤店里也已经人满为患,北京的菜市场里的卖菜小哥已经有些不再戴口罩了。我自己的家人在取快件时和快递小哥彼此都不戴口罩近距离交谈——这让我非常恐惧,并且立即在家里采取了隔离措施。

我如此小心翼翼是因为我儿子今年要中考,容不得半点疏忽,再加上我自己是一个学过医掌握了医学常识的慢阻肺患者,属于易被新冠肺炎致死的高危人群,所以我会比一般人警惕一些。

连续73天无新疫情报告的吉林舒兰市最近开始出现聚集性疫情,导致当地再次封城,初三和高三学生哭着回家。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对这些毕业班的学生来说,一点疏忽就足以毁掉他们的前程。

我在3月份的时候曾经写文章谈过,我认为三四月份都不可怕,但是五月份开始会有局部反弹的疫情,我这样判断是因为我当时认为四月份国内的民众会放松警惕,部分地区不再戴口罩,这些必然会导致疫情反弹。现在5月份了,就连北京也有大量的民众不戴口罩,“无症状患者”的流动肯定会导致另一些人中招。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星星点点的疫情反弹是避免不了的。

我们是根除不掉新冠病毒的,最终人类能把新冠病毒对人类的影响降低到什么程度,尚需时间观察。但是第一波的高峰可能会在今年夏季结束,之后在人群中继续传播是必不可免的。大部分人会度过新冠肺炎危机,只是对我这样的有基础疾病的人来说,未来的日子可能就要小心翼翼的过了。

我不认为任何一个政府或者民族会有耐心一轮一轮的封锁城市和国家来对抗新冠肺炎,因为这会造成更多人的死亡。经济衰退会导致很多其他疾病的患者没钱治病而死亡,所以社会终究会有一天适应并接受新冠肺炎的存在,就像大家已经适应并接受了艾滋病的存在一样。像我这样的有基础疾病的人就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艾滋病流行后,避孕套被大力推广,在高危性行为中戴上避孕套可以大幅降低感染艾滋病的概率。新冠肺炎流行后,口罩会被大力推广,高危人群可能要戴一辈子的口罩了。

但是这种做法很难在社会和家庭中得到统一,就像我们永远无法保证自己的性伴侣不会有高危性行为一样,我们也无法保证我们的家人愿意把我们的生命当回事,他们会因为种种原因而疏忽大意,并最终因为他们的疏忽大意把我们送进鬼门关。

科学家们提倡每次性行为都全程戴好避孕套以预防艾滋病,但是在人群中实际上能做到这点的人不多。所以艾滋病的蔓延仍然在继续,每年有上百万的人因为艾滋病死亡,多数人对艾滋病经历了最初的恐慌后不再恐慌。

疫苗研发出来后(不管疫苗的效果如何),预防新冠肺炎最终会变成每个个人和每个家庭自己的事情,而不再是政府组织全民抗疫。疫苗是政府给民众的一个交代,但是正如美国CDC的福奇博士所言,姑且不去说人类最终是否能够研发出真正有效的疫苗,即便研发成功了,疫苗也可能会使病毒演化得更难对付——这对弱势群体来说会是更大的灾难。

病毒虽然是微生物,但是毕竟也是有演化能力的生物,而且其演化能力比人类强多了,速度也快多了。四十年过去了,艾滋病的疫苗到现在也没有研发成功(刚开始人类也曾雄心勃勃的认为艾滋病毒疫苗很快会研发出来),这与艾滋病毒(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经常变异有关。我们不知道新冠病毒会不会是下一个艾滋病毒。

人类在自然界生存,被很多种病毒折磨过。我们曾被天花折磨过,曾被鼠疫和霍乱折磨过,也被肺结核和艾滋病折磨过,最近这些年,埃博拉病毒等新发现的病毒也在威胁我们,新冠病毒只不过是人类病原体库中的一个新成员而已。我们从来都不是安全的,病毒一直在帮助我们人类演化,同时也在淘汰各种各样的体质孱弱或防护意识薄弱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应该感谢病毒对我们这个种群进行优胜劣汰,正是在病毒的帮助下,我们人类的生存能力才能不断的提升。

生存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我们的生命甚至与家人都无关,最后一道防线在我们自己手中。如果我们生而不幸是自然免疫力低下的人,我们就要自己保护好自己。病者有病者的生存策略,很多被疾病缠身的人比普通人的寿命长多了,原因就在于失去健康的人更加珍视健康,生活得更注意。

放下对新冠肺炎终将离去的侥幸心理,不要被违背科学常识的赞歌麻痹,适应余生要与口罩相伴随的生活吧!如果您和我一样属于有基础疾病的高危人群,那么这辈子在与人接触时都别再摘下口罩了。

因为艾滋病的流行而被推广的避孕套不但减少了艾滋病的传播,同时也减少了其他性病的传播。相信从此培养起戴口罩的习惯的人们不但降低了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也会降低感染其他的由呼吸道传播的疾病的风险。

我们的行为习惯也是在生存斗争中不断的演化的,人类的许多风俗习惯都不是无根之水,正是每次血的教训让我们学会了越来越智慧的生存。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